❤️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出轨日志9

1

“上周娱乐小报刚刚报道过老美跟大魔王疑似分手的情况,这周就开始怀疑我们老大先劈腿找小三?“

“北京呢?“

“被老大一通电话叫走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安徽道,“他要我们自己看情况出手,注意舆论,任何娱乐报道都不要信。”

“所以老大找的所谓‘小三’到底是谁阿?高冷哥?”

“不是他。”

黑龙江抖了抖手里刚刚买到的报纸,“不管是谁,让老美发现,就算大魔王能出面拦着,这‘小三‘也绝不好过。这种情况下,老大越藏老美越疯,只能是恶性循环。“

“可是不对啊,老大不是跟AME早就分手了吗?“

“在一起官宣,分手又没有官宣。老美的样子明显就是要报复拉跨我们老大名声。“

吉林愤愤不平,“本来就分手了,哪里来的出轨?这报纸真敢写!“

“嚯,这还有知情人士爆料。“

辽宁眼神利落,一秒看到了报纸右下角的边框,“好一个‘知情人士’,让我看看他都爆料了啥?“

报纸右下角,本社记者采访“知情人士”。其中瓷的“大学同学”详细的阐述了大魔王在青涩的大学时期艰难曲折的爱情故事,其中包含了三角恋师生恋牛头人等一系列以暧昧卖点为诱饵的低俗用词,看的人面上流汗黄豆。

“全他妈放屁,老大20岁那年我都进公司了,哪里见过他身边有除了北京的第二个人?”

“20岁,20岁那年……”

琼略微怔愣,“20岁那年,是不是有个人失踪了?”

“老大和苏北辰分开是两年前的事情。这报纸上也讲了,最先和老大交往的其实不是苏先生,而是苏先生的同组队员。”

“那个酷哥?小塞的爹!”

“叫做南!”

天津被四川临头打了一巴掌,前者惧于淫威撅着嘴缩了缩脖子,四川却因为这一巴掌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等等等等,官方上老大也只是扒出来他和苏前辈交往过吧?后来苏前辈……反正,南之前来过公司。如果他真的和老大交往过,两个人又为什么要隐瞒呢?小塞又是怎么来的?上次京哥说南失踪,是因为公司出现问题自杀了,可是没找到尸体,所以他现在到底是死是活?”

众人被她一连串的问题绕的头晕,浙江咽了咽口水,道:“你们难道忘了,京哥临走时候说了,小报上的东西不能信。”

“不能信是一说,可是人家真的很想知道老大的感情史啊……”

“那你就去自己问他啦,看他会不会说。“

“大魔王那个脾气,不得当场把我赶出公司。“

北京的助理位子上突然想起了公司内部的电话铃声。天津几步迈过去接了:“喂,您好。“

“老大?他去参加会议了,暂时不在公司。“

电话那头的前排招待不知道说了什么,天津眉头一皱,道:“老大现在不在,北京也出去了,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我说。“

“什么?!“

天津一时没控制住音量。他捂住通话口,面色惶惶不知所措,看了一眼几步开外聚在一起的同事。几个人也被吓了一跳,茫然的看了过来。

“警察,来找老大。“

 



2

素食坊老板娘认识瓷好多年,后巷头一直帮他藏了一辆H2r也在今天派上了用场。二楼距离地面本来也不算太高,又有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放在这里的垃圾桶做垫底,两个人很轻松的就跳下了窗户。

Serbia听到前门的喧闹声。他被瓷拉着手腕一路小跑进巷子深处,木着脑袋被男人扣上头盔塞上机车车后座,临到一脚油门把他吵醒的时候,他才突然想起来,现在这样,特别像那些肥皂剧里的男女主角一起私奔。

他张了张嘴,喊了一声“哥“。拉扯起来的空气呼嚎而过,头盔挡住了大部分的声音,前面的男人侧了侧头,回了句:“怎么了?!“

“哥,我……我……“

Serbia的手臂搂着前面男人的窄腰。他突然多了许多危机感,情不自禁的使了些力气。瓷被勒的有些喘不过气,左手拍了拍腰间的手,大声道:“干嘛呢?!“

他们冲出小巷,机车的引擎声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可当他们投注视线之后只剩下一抹黑色的残影。Serbia的小心思被发现,有些紧张,抖着手给男人把敞着怀的西装扣上扣子。

若是公司的女同志在场,穿着西装皮鞋开机车的总裁大人此刻怕是能帅倒一片。紧张到手脚不利索的小白花随便扯了个理由:“怕你着凉。”

不仅如此,他还把摸索着把瓷衬衫上解开的两个扣子也给扣上了。

瓷:“……”

二人上了大路,RUS的电话此刻又突兀的打了过来。瓷接通蓝牙,道:“又怎么了?“

“你在哪?“

对面人声音还是含着怒气。瓷看了眼附近的环境,道:“快要出A城了。你那怎么了?“

“警察打电话到处找你。AME走了,应该是去你家。“

“警察?我可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北京四处找不到你,现在在我这。“

Russia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拘谨的北京,朝电话那头问道:“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

“没有。”

对面人回答的很干脆。飒飒的风声从开了免提的话筒中传出来,“按照我们说好的,今天晚上,给AME再加一把火。帮我跟公司的人说一声,这几天带薪放假,没事别打我电话。”

淡紫色的眸子微微一紧。北京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Russia关了免提,有些强硬道:“那我呢?对我有什么话吗?”

“你?”

瓷笑了两声,“我的好‘奸夫’,这段时间承蒙你照顾了。下次见面,希望你的床上功夫再好一点。”




小塞:哥,衣服扣好,小心拉肚子。

瓷:......老子穿西装开机车这么帅你就担心我拉不拉肚子?

评论 ( 32 )
热度 ( 327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