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出轨日志

1

北京走进公司的时候,大厅正放着融资会会议转播。

他把厚厚一摞的资料搬进瓷的书房,走出来的时候,秦和晋正哐哐嚼着山东带过来的煎饼卷大葱。

“来一口?“

秦向他发出邀请。

北京摇摇头,唯恐避之不及,道:“上次吃过了,太辣了,拉了好几天。“

“你那胃太娇嫩了!“

身高足足一米九几的鲁是个壮汉,此刻正用琼带来的小铁勺一勺一勺的抹着豆瓣酱。办公区满是食物的香气,鲁像是想到了什么,道:“要我说啊,老大都不至于天天盯着那个小日子过得不错的霓虹,喊他来吃一顿鲁菜就够!“

“霓虹轻油少盐的,去四川来顿火锅也够他拉个几天的。“

几个人在这自顾自的聊着天,公屏上正好出现了本公司帅气逼人玉树临风的大魔王的精致侧脸。琼深吸一口气,施施然道:“啊~老大的脸,在镜头下也是这么能打,好想让他出道做爱豆哦……“

云南伸手,早有预料的将犯花痴犯到昏厥的小姑娘搂了过来。

“你少来。大魔王去当爱豆,光唱歌就得唱倒一片。“

北京低下头把分发的资料整理好,想到了上次瓷喝醉高歌了一曲的场景。余音绕梁如雷贯耳,他摇摇头,后背起了一层疙瘩,转移话题道:“疫情防控,这个月的工作。上海和海南已经中招了。“

“我们在这里。“

公司最最最角落,两个难兄难弟穿着白色隔离服,身残志坚的坚守在电脑面前盯着公司股市。他们距离人群足足十几米之远,北京深吸一口气,晃了晃自己的右手臂关节,带着两个册子猛地发力抛掷而出!

“nice,十分!“

天津捧场的鼓鼓掌。

“大家都要注意哦。国外现在的情况也不好,我们要加强自身监督。“

“造啦造啦。“

粤点点头,视线落到他身后的直播屏幕上,大惊:“哎,老大和高冷哥呢?“

满是闪光灯的会场里,唯独瓷和Russia的位子空了。

演讲的公司代表正是霓虹,只听见实时报道的画外音道:“霓虹发言时,我们可以看到瓷和Russia相继离开了会场。最近海苔局势非常严峻,霓虹正是刚刚和AME当局进行了会谈,不难看出……“

几个人寻声望去,发现会场上的确已经没有了黑色长发的矜贵身影。苏皱眉,掏出手机刷了刷小眼,道:“应该有延迟,这里的新闻说他们两个人已经回去了,刚刚缺席是去……上了个洗手间。“

“关系再差,面子还是要做足的啊。“

川妹撇撇嘴,“也就大魔王能做到,要我去开会,小霓虹发言我桌子都能给他掀了。“

“不过……“

江苏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欲言又止。浙江凑过去看了看,也一同沉默了下来。

“怎么了?“

北京直觉不对。一时间众人安静了,连十几米开外的两个“大白“打键盘的声音都没有了。

“今晚的金边酒店午宴,老大他……拒绝出席了。“

 


 2

怎么可能拒绝出席。

瓷还是露了个脸,不过几分钟,进场子跟昨天晚上刚睡过一觉的好兄弟Russia喝了杯酒,接着也不顾其他公司媒体探究的目光,颇为神秘的离开了晚宴会场。

AME和霓虹家里好奇到娱乐小报记者跟着挤出来,看见对方上了一辆普通的轿车,一骑绝尘的消失在了来去匆匆的人流里。

你问我们老板去了哪?

江苏臭脸。

就不告诉你,管好你们自己吧!

蓝星市酒店颇多。各国美食数不胜数,什么米其林大厨,国宴大厨,哪一家酒店不都得备着几位留来了大人物好拿得出手。

刚刚下课的Serbia却骑着单车停在了一家素食坊面前。老板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看着来了一个淡蓝色头发的漂亮洋娃笑的合不拢嘴,上前道:“您是和一个高个子长头发的老板有约吧?”

Serbia懵懵懂懂的点头。他还背着书包,就被老板娘从简单朴素的一楼推上了去二楼的楼梯旁。

“老板在二楼右拐第一个房间等你,别走错了哈!”

小塞茫然,沾着颜料的右手去摸楼梯扶手。狭窄扭曲的阶梯仅能容一个人通过,他个子高瘦,时不时就会碰上头顶的天花板。

待到行到楼梯拐角,逼仄景象一变。普普通通的素食坊上面,竟然是一家空无一人的火锅点!

临街一面的橱窗全部拉上了窗帘,此刻整个二楼唯有右侧单间有一点灯光。Serbia走过黑暗推门进去,满屋子的饭菜香气。

长发男人背对着他窝在卡座里,嘴里叼了一根香烟,刚刚还在电视里穿的得体西装此刻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瀑布似的黑发被炸成了一个小丸子挂在脑后。他眉头蹙起,敲个二郎腿倒像是个地痞流氓的老大哥,下一秒就能去掀了谁的摊。

听见开门声,那双剑眉微微松了一点,瓷转身,道:“来了?”

他似是先喝了几杯酒,面前咕嘟咕嘟冒着泡的火锅旁放了开了封的白酒,空气里除了火锅香气之外还有一股醉人的酒香。

“……哥?”

小塞反手关上了门。他下意识的看了整个包厢的内部环境,最后选择了较为妥帖的坐到瓷的对面。对方沉默的给他倒了杯酒,将要端给他的时候又微微一愣,道:“按照我们这的规矩,你还有两个月才成年。不能喝酒,喝饮料吧。”

Serbia没说话,反而在他即将收回去的时候伸手抢了过来,毫不顾忌的一饮而尽。

白酒烈的很,那双白皙精致的皮囊很快浮上一层酒红。·青年人生涩的喝酒,不受控制的咳嗽几声,声音低沉而强硬道:“按照我们那儿的说法,我早就不是个孩子了。”

他像是一朵一直生活在温室里的花,生长出的荆棘欲要刺破那层薄薄的保护层,倔强且毫无畏惧。瓷哑然失笑,只觉得心里不太美妙的心情都有了发泄口:“你的确长大了。”

他20岁孤立无援的时候把人带回来,那时候Serbia才11岁,白白瘦瘦的一个小孩听话的很,站在院子里,又害怕又无措的被狂风吹得摇摇晃晃。

那年太黑暗了,一个一个故人接着倒下,一步一步走的都战战兢兢。哪怕是到彻底不再需要忍耐的今天,在一切都向好,无人敢在他面前跳脚的今天,瓷也时常会想起那些被动的,无路可退的时候。

他自知盛极必衰乃千古规律。可私心总在问他,现在是否是盛极?若不是,如何才能更好?如何能将所谓的必衰消除掉?下一步该往哪走?如何去应对界外乱七八糟的局面?

还有,如何能让那些远去的故人,用另外一种方式传承下去。

瓷不知道。他在谣言漫天的局势中用十年杀开一条血路,在各种道路上尝试过挣扎过。可直到今天在会议上重新审视那些纠缠久矣的伙伴敌人时,突然升起一些迷茫。

他只知道,他的路还很长,很长。如何避免“盛极必衰”,就只能让自己无限度的“盛”下去,没有极点。唯有将那些怀疑的,不屑的议论远远抛在身后,他和周围的许多人,才能不受到任何伤害。

“今天约你吃午饭,其实没什么大事。”

瓷轻轻笑着开口,“李教授告诉我,你最近在学校功课很不错?”

“啊?哦……嗯。”

Serbia有些羞涩的点点头,“上周的慈善画展,我的一幅画拍了高价。”

“哦?我的小画家马上就要变成大画家了?”

“嗯,是哥的。“

重点完全偏移的青年人耳朵绯红,颇为赞同的点点头。瓷忍耐不住笑出声来,目光微微有些怅然,“你是你自己的,小塞。”

“我再如何,艺术界的事情是分毫不通。你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我不过是个见证。”

男人微微抬起下巴,又道:“吃菜。肉都下进去好一会儿了。”

锅底没要太辣的,浓白的汤底吃起来略微发麻。瓷盯着锅里翻滚的泡泡,突觉口中发干,默默的喝下了一大口凉水。

手机突然响起来,瓷伸手去摸,亮着的显示屏上却是RUSSIA。他看了眼对面低头吃饭的青年人,起身去了包厢外接了电话。

“怎么了?”

“AME那边叫了人,去你们吃饭的地方了。”

“呵,‘奸夫’都已经在他面前了,他还紧咬着不松口?”

瓷走到外面的橱窗外,轻轻掀开窗帘一脚,果然看到不远处的街道上几家媒体的宣传车正往这边开。那头的Russia冷冷的回了一句:“光明正大调情的不叫‘奸夫’,叫p友。

“藏起来的也不是他妈的‘奸夫’啊。“

瓷咬牙道,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在吃什么味。

“我知道了。AMEA还在宴会上?“

“在。“

“帮我拖住他。“

他挂了电话,大步进了包厢门。Serbia似乎意识到了不对,还没开口询问,瓷就已经走到他身边的窗户,猛地拉开了半扇玻璃。

飒飒的秋风卷起了他的衣角,男人外套下宽肩窄腰的好身材被一层黑衬衫衬得更加神秘。瓷回头揽住尚且反应不过来的小塞的腰,另一手顺便拎起了他放在卡座里的背包,一边皱眉向外张望一边道:“明儿陪你在家吃一天。今天先跟哥走次小道!“



”奸夫“小塞:谢谢各位捧场。我暂时还不是,但是......但是我会努力的!!

”捉奸“阿丑:抛弃和我的宴会去和别人一起吃午饭你完了!!


评论 ( 11 )
热度 ( 486 )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