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出轨日志

ame啊,收手吧!


总裁执行办公室很安静。


经历过荒唐的一晚上,就算撕破脸,依然算作公司股东的AME穿着件酒红色西装人模狗样的躺在高档沙发上,他引以为傲的脸破了相,鼻梁被不知道谁一拳打断了,敷着厚厚的冰袋。眼角也戴不了墨镜,面骨正中青了一片。


“我不管。”他疼得哼哼,仗着自己一脸伤开始对男人耍赖,“我好好的去喝酒,醒过来就破了相,我不找你找谁?”



瓷白他一眼,旁边助理京同学心里哆哆嗦嗦的推门进来送文件。他一抬眼正好看到没拉的百叶窗之外几个鬼鬼祟祟头盔的身影,当即皱眉让他们滚蛋。


“我知道你恨我,我这么抢手,被人抢走很正常。你这样报复我,是因为你心里还有我。”


“要点脸。”


长发男人冷声道,“别逼我再给你一拳。”


“切,我被你打的次数还少吗?”大少爷金发一甩,越发觉得自己就算负伤也光彩照人,“咱俩以前上床,那次不是打着打着滚上去的?你那个时候……”


“我跟别人上*从来不这样,比如RUS。”


美利坚闭了嘴。


瓷把手里的文件放下,摆摆手让北京出去。办公室的门轻轻关上,像是最后一点体面都没了。美利坚那双与他自己几乎大相径庭的海蓝色眸子里有了些嘲讽,“你跟RUS?你跟他之间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吧?”


“和你有关系吗?“


瓷皱眉起身,“人这一辈子能处理的事情是一个固定数字,别乱管闲事,AME。你的手伸得太长了,小心别人忍受不了直接砍断。“


美低低的笑起来。长发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种藏在阴影里的不耐和桀骜像是一柄出了鞘的利剑。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在翻腾,他把对方胸口那个系的漂亮雅致的领带抬手拽了下来。瓷顺着他的力道微微俯下身,手撑在沙发背上,两个人的距离瞬间拉近。


“领带是谁系的?塞?“


“关,你,屁,事。“


手指缓缓附上一丝不苟的西装领口,瓷里面穿了件和他眼眸一样的黑色衬衫。身上冷冷的白檀香扑面而来,香如其人,凌冽,独立,藏锋。


“我们俩第一次遇见还是七年前。你年轻有为,是不少人拉拢的新星。递来的名片你全部收下,可从来没看过一眼,只跟在苏身边安安静静,不争不抢。“


“我那个时候就注意到你了,可惜你的好老师把你藏得太好。你好像天生就生在我的临界线上,总是跟我不喜欢的人来往。我试探着找你合作,没想到你竟然一口就答应下来,你敢说,你没想过今天?“


海蓝色的眸子微微上抬,二人视线相撞的那一瞬仿佛互相剖白,室内的空气都要凝聚成互相施压的实体。


“我们俩是一样的疯子,不过生在天平两端。所以何必争抢呢?互相融为一体不好吗?“


“你知道吗宝贝儿。”见瓷不答复,美利坚手也不老实了。中指食指微微一动,对方衬衫领口的一颗扣子应声而解,他若无其事的拉住瓷的手放在自己腿上,厚颜无耻道:“我*了。”


瓷笑笑,眼尾的泪痣晃的人心颤。那双微微上挑的丹凤里情绪一转,仿佛戏台上善变的戏子,突然来的柔情似水。他低下头,右手缓慢的顺着美利坚的大腿往上摸,上身则慢慢的靠近美利坚的唇……




“啊啊啊啊啊啊啊!“


办公区的众人吓得集体一颤。


他们本来安安静静的听着老大办公室里的动静,随时准备破窗去进行“失业式武力支援“,没成想竟然传来老美的哀嚎声。


“什么情况?“


浙抬头,嘴里还叼着午饭剩下来的半个能量棒。江苏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一饮而尽,“不知道,但我单方面猜测老大用太极拳把那小老外揍了一顿。“


“太极八卦掌?不是,你咖啡给我留点我能量棒吃的噎得慌。“


“没了!哈哈哈。“


江嘚瑟的扭扭腰,朝身边人晃了晃空空的杯底。


办公室的大门猛地被拉开,长发男人容光焕发,显然是在这场隐藏的战役获得了胜利。他身后的美利坚两腿颤颤脸色铁青,走路姿势都不对劲起来。


“要我帮你叫车吗?“


瓷笑着给他理了理衣领,左手惹火的放到美利坚的胯上,挑了挑眉,轻描淡写道:“是不是瞬间就见效了?说不定还可以永诀后患。“



太极八卦掌!断子绝孙拳!

ame你该!!

来猜猜省市人cp?

评论 ( 22 )
热度 ( 480 )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