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出轨日志

老美被揍预警



美利坚不是个喜欢吃回头草的性子。


他是圈子里有名的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分了就分了,大少爷还会特意给对方一笔价值不菲的赔偿做青春费。男女不忌,人长得又好看,不少人愿意跟他。


他跟瓷明面上从来没有官宣过。就算同居,消息也只是在彼此的生活圈里小范围的流传,谁都没想到这个身边一点不差人的纨绔能搞出半夜醉酒跑到前任家里死缠烂打的壮举,云躲在沙发下,目瞪口呆的骂了一句:“贱不贱啊?”


当初把老大逼走的是你,现在又来搞这套,追妻火葬场?


银发高冷哥瞬间就变了脸色。他长腿一迈,提起花衬衫的衣领。美利坚被推搡着往后退,他喝醉了酒,力气调不起来,嘴皮子倒是利索:“你个大狐狸精,跑我家里来干什么?我告诉你,这房子写的是我的名字,我要报警,让警察把你们全部请出去!”


他骂完RUS,又开始哭着嚎了。这人是真不要脸了,撒酒疯撒的尽兴:“瓷!瓷!你个渣男,你个负心汉,你伤我的心!你为什么要让他们来家里,为什么要离开我!我哪里做错了!啊?!”


大墨镜噼啪一声掉下来摔碎了,露出两个痛哭红肿的眼泡。这小子没少哭啊,躲在客厅的众人面色复杂牙根发酸,看着另一头面色阴沉的老大眼神里都带了三分惋惜。


“又不是我把他害死的!那是他自己要跟我斗,是他自己太弱……”


天津支起耳朵,面朝琼张了张嘴,示意:“瓜?”


琼一脸懵逼的回了个“我不知道”的口型。


瓷身后的塞尔维亚身形突然僵硬,瓷回头看,那只刘海下唯一的蓝色眼眸里有些无措和迷茫。他轻轻拍了拍青年人的肩膀,小白花抬头朝他笑笑,面色却不好。


这一边,集体吃瓜的众人却恨不得跳出去狠狠的揍老美一顿,片刻沉默之后,北京突然开口。


“我一直没告诉你们。之前的酷哥,他失踪了。”


“哈?!”


琼低呼,眼神瞪了瞪老美,道:“是他嘴里那个?”


“嗯。”


深藏不漏的北京点点头。他留在大魔王身边五六年,许多事情也都明白个三三两两,“公司刚刚上市的一年,酷哥的公司比我们要富裕不少,处处帮衬的地方也挺多。他和大魔王是好朋友,两个人经常一起出去玩。”


“后来有一天,经济危机突然来了。那时候我跟老板忙的不可开交,走出公司大楼的时候看到的报纸,酷哥,也就是小塞的父亲,公司破产了。”


“有人说看到他在江边自杀了,可是下游没有找到尸体。那时候小塞才十一二岁,大魔王一直挺自责的,就把小孩接过来自己养……”


“哭,哭什么啊?”


北京傻了眼,围着他听故事的一群人眼圈通红,连自称直男的天津都醒了三张鼻涕纸,川妹的妆全花了,一个黑眼圈两个黑眼圈移位快到嘴边了。


“更想揍人了呜呜呜……完蛋了,又觉得酷哥和老大也好嗑,可是我不是一个善变的女人啊……”


“得了吧您嘞。”


北京大为震撼,他伸手抽纸给贵擦鼻涕,突然听身后的战场“噼啪”一声,吓得一个激灵。


“我日,敢拿花瓶砸老大!”


小塞把瓷往后拽,半个碎玻璃渣溅了他一后背。他怀里的大魔王显然也发了狠,咬着牙红着眼就要抄家伙揍人。


可惜小孩力气挺大,护着他不让他冲动。RUS跟老美势均力敌的僵持在门口玄关。就在这个时候,一双八厘米的恨天高破空袭来,川妹顶着那一脸花了的“错位熊猫妆”光着脚就从下沉式的客厅跳了出去,手里还有另一只鞋。


“打我老大!你敢打我老大!”


女人的尖叫声像索命的恶鬼,一起惊住了事发中心的四个人。大魔王惊讶的张着嘴往这边看,正好看见紧跟着川出去揍老美的琼粤贵云,还有一个满脸眼泪都没擦干净就拿着桌子上遥控器冲出去的天津。


“我让你打我老大!你个洋鬼子,死金毛,臭资本主义,搅屎棒!我们公司楼底下那只台子上的青蛙因为你撺掇的天天的不让人安生,你还来祸害我们老大!胆子肥了哈!”


北京也愣住了,他咽了咽口水,开始思考这帮子人被开除后是去楼下卖螺蛳粉集体就业好,还是开一个义乌批发大市场才能带动经济。


半秒钟后,平日斯文做事妥帖,年轻有为且是大妈们眼里的金龟婿的北京同学也憋不住了,脱了自己刚刚换的皮鞋在自己顶头上司的注视下加入战场。


楼底下那只台子上的青蛙哈哈哈哈.....

佩老妖婆快来迎接你的东风快递!!



瓷右向《机械苦痛》同人本正在预售中(详情置顶这里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无二贩啦

评论 ( 36 )
热度 ( 585 )
  1. 共2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