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春秋日志(苏\南→瓷)

本文为同合集完结瓷右文《机械苦痛》背景下的前篇故事



2.

“这是啥玩意?”


月黑风高夜,黑发青年眼神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南斯拉夫手里的一袋又一袋的坚果。


“南哥,我是要做蛋糕阿,你拿这么多硬东西来,是要崩坏老师的牙吗?”


“你老师的牙很健康。”南斯拉夫咧嘴笑了笑,自己雪白的牙齿在昏暗的实验室白的发光。他指了指背后偷偷开过来的二代机甲,“放心,做崩了咱俩就躲机甲里面,保证炸不着。”


直觉告诉瓷不太靠谱。


他背包里带着不少做蛋糕要用的东西,一份早上出去玩特意买的美食手册。基地食堂半夜被大妈锁上了门,被南斯拉夫撬开之后发现了一只留守的大黄狗,这人死活不愿意进去。


无奈,只能转移阵地,来了两个人最熟悉的实验室。


“你说,我拿马弗炉代替烤箱,只要控制好加热时间和温度,是不是也可以做出一个蛋糕胚?”


“我真的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至少我要是知道我的生日蛋糕是从马弗炉里出来的,我绝对不敢吃。”


“我们都到实验室了,你觉得这个蛋糕还差一个马弗炉吗?”


瓷抬头反问。


南斯拉夫眨眨眼,摸了摸自己乱糟糟的小揪揪,“好吧。”



半小时之后,整个基地被突然响起的爆炸惊醒。化学实验室里浓烟滚滚,闻讯赶来的苏台阶还没下完,就听见楼下人的惊呼:“拦住他们,拦住他们!”


橙色的二代机甲小巧灵活的在人群里穿梭。机甲肩头坐着一个蒙着脸的黑发青年,牢牢抱着机甲的脑袋,整个脸都要埋进钢板里。


实验室楼道中漂浮着一种蛋白质烤焦的糊味。马弗炉爆炸的碎片崩了一整扇门。元帅大人气急败坏的对着天花板开枪,青年人吓得一哆嗦,被机甲的铁手提着后脖颈的衣服藏到身后去了。


“嘿嘿,晚上好啊,大家。”


南斯拉夫打开控制仓,衣服上还有爆炸沾上的白色固体泡沫。苏咬牙叹气,尽可能的冷静道:“把你身后那小子给我放下来。”


“嗯?谁啊?”


橙色机甲和他的驾驶员装模做样的往后看了一眼,装蒜道:“没人啊,我就是晚上饿了…….”


“饿了就可以来实验室用马弗炉烤鸡蛋羹?!”


年轻有为的法兰西气冲冲的从人群后面冲过来,他这时候才刚到基地两年,胡茬都还没长出来,“这个月是第六次了!你吃鸡蛋羹还必须用浓硫酸做配菜吗?!”


黑皮酷哥尴尬的笑笑,“那啥,最近胃酸是不太行…..“


“瓷。“


苏打断他的话,“出来。“


“……“


“下周的零花钱。“


青年人立马从机甲身后窜了出来。


“别怪南哥了,是我要…..”


“唉唉唉,是我半夜饿了带着小家伙一起的。”


南斯拉夫突然从机甲上跳下来,一米九几的个子把小孩挡的干干净净,“那实验室还有满地的坚果呢,元帅,损失从我薪资里扣就行,就别再通报批评了吧?”


苏皱了皱眉。他向周围的战友打了个手势,人群渐渐散去,改去收拾实验室里的狼藉了。狭长的走廊上只剩下三个人一架机甲,元帅大人叹气——他已经不知道叹了几次气了:“你们俩,这几天,究竟在搞什么?”


小孩自然不说话。他们俩本来就因为某些可说不可说的事情开始逐渐冷淡,苏心里莫名有些急躁,尤其是看着他站在南斯拉夫身后。他解开两颗脖颈下的纽扣,道:“瓷,你才只有十七岁,许多体制指标都不能符合驾驶机甲的规定,如果你是因为前几天……”


“我没有和您生气,老师。”


青年人开口,眸子中看不出什么别的情感。如果疏远不是因为生气,那还能是因为什么?


元帅突然有些害怕。他甚至宁愿面前这个一贯懂事,听话的孩子是因为和他生气才选择疏远。


这几天同盟很忙,接连登岸的怪兽,蓝星各处开始逐步传播的邪教组织都需要人手和精力。不,甚至并不是从这几天开始,苏知道到十七八岁的年纪,青年人早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思想和秘密,可他始终想不通什么需要这个孩子不断的疏远他自己。


“总之,今天的事情,是我的错。”瓷闷闷道,梗着脖子弯腰鞠躬道歉,“我会赔偿这次的损失的,作为同盟外的研发人员,用新设计的机甲图纸来补偿。”


“先走了,老师。”


他满面都是愧疚的羞红,拉了拉身边南斯拉夫的手,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消失在实验楼外。



猜猜瓷为什么和老师疏远呢?

主页瓷右向实体本正在预售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在这里 

评论 ( 20 )
热度 ( 308 )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