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31

你好,欢迎你来看今天的更新。

请带好卫生纸,放下你手里的刀,作者保证会让他们在实体本的番外甜回来的。





第三十一章.永别


沉默,除了燃烧,只有沉默。


两个人维持着一前一后不到五米的距离,瓷闷声开口:“为什么要背叛?”


“背叛。”


苏默默的重复着,像是再用牙齿咀嚼过整个词语,“背叛。”


他冷笑一声,“是啊,对你们来说,是背叛。”


“我控制了前线的侦察机,在原本应该清理的深海区域打了大量的生长素。给你们带来不少麻烦吧?”


瘦削的身影在风中似乎下一秒就会被吹散,声音沉重而无力,“上次站在这里还是十年前。莫斯科的温度正好,你带了自己做好的午饭过来找我,那是我见过的最后一个晴天。”


他缓缓叹了一口气,佝偻着身体慢慢转过身来。瓷这才看清男人风衣下的躯体一大半都是肌肉与钢铁的强行拼凑,像是一只被人扒了皮的标本,除了脑袋。


“害怕吗?”


苏苦笑,向着怔愣的男人踏出几步。冰冷的金属骨架在火光的映照下变得如鲜血般鲜红,映在那双几乎难以平静的黑色眸子里。


“本来打算用那个银发小子的身体,”苏轻轻的伸手碰了碰瓷举起的枪口,“可是我在意识海里看见你冲他笑,就不想用他的了。”


他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心口,伸长手轻轻松松将瓷眼角流下里的眼泪抹掉:“哭什么?我不是没动他吗?”


“真的长高了。”他感慨,不轻不重的摸了把瓷的头顶,“头发也长了,我走到时候你还只到我的肩膀,现在都到我的鼻尖了。”


那双红色的眸子其中的流光胜过了一切,突然又想到什么,苏苦笑着开口:“当然,也可能是这具身体临时拼起来的身高不太对,但也能凑合着用……”


他的手被瓷突然握住。温热的还带着血汗的手掌覆住那双曾经在黑暗中指过路的,因为隔菌原因带着手套的大手。瓷克制住心里几乎崩溃的欲望,将人强行按压在地上,枪口直接对上了对方的后脑勺。


他的右手一直在颤抖,整个人跪压在苏的背上,用尽全身力气把自己已经断线的理智强行拉回来:“你要知道,我不会让你活着走出这里。”


他的话音也在颤。苏的精神力几乎堪称神迹,即使是曾经的元帅,曾经有意收敛就算了,如今这种能够让人死而复生的状况如果落入那些人手里,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他的理智不容得他在这里叙旧一诉相思,残酷的现实就摆在这里,外面越发靠近的炮火声就像是催促他的倒计时,逼得瓷发疯,抓狂。


苏反手抓住他满是冷汗的手腕,像是安抚似的不轻不重的捏了捏:“我当然知道。如果不是我现在实在不方便,我真想好好抱抱你。”


“我还记得你刚来莫斯科那几年,腼腆内向。经常在房子里失踪,让威廉姆太太急得团团转。她不知道,你就躲在家门口的向日葵花园那里,远远的看到我就跑了过来,用不熟练的俄语给我打招呼,一眨眼都快二十年了。”


向日葵已经没了,和他们曾经生活的家一起在爆炸中灰飞烟灭。那个会在向日葵中躲藏一直到不小心睡着的孩子也终究要与他殊途同归。思及此处,苏突然扬手掀翻了在他背上的男人,身形快速的将人反向压到了地上。


他们要来了。


那些早就已经变了质的叛徒,同盟里的蛀虫,在背后之人的指挥下,终于露出了这着急保全自己的马脚。赤红的眸子闪过一丝恨意,将瓷的枪口缓缓移到自己的太阳穴。


“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好孩子。”


他低低开口,“别害怕,你永远都是我的骄傲。”


苏俯下身子,克制又温柔的在几乎崩溃拿不住枪的瓷脸上蹭了蹭,留下一个轻飘飘的吻,“我为同盟鞠躬尽瘁了二十年,你和它都是我的心血,自然也舍不得他就这样被玷污。”


这是最好的方法。


黑色的眸子因为泪水几乎看不清面前的人,到处都是燃烧炉的烈火映照的赤红一切。苏的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背叛?延续?还是挣扎?


似乎都有吧。瓷突然有这样一种错觉,眼前人在此刻选择了同归于尽,似乎已经在脑海里预想过无数次。


同盟这颗大树下的蛆虫已经埋藏了太久太久,没有足够的诱饵根本不可能出巢,而一个死而复生的意识,一个能让人无线存续的奇迹,无疑是最好的诱饵。


意识海里是一片荒芜,只有在训练之中接入其他人的大脑,苏才能看到外界的时间。他已经没有日月时间的概念,喜怒哀乐都是被动的承受着别人的侵蚀,最终也会失去自我。


脚步声从二人身下的钢板传导过来,燃烧室的大门被粗暴的推开,装备精良的另一只部队正在缓步靠近这里。苏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冰冷的手抓住瓷的手掌,和他的食指一起放在了扳机上。


“我说过了,‘去建造一个能够让人类无忧无虑的世界。去建造一个没有苦难,没有黑暗的新世界。’”


去建造一个能够让人类无忧无虑的世界。去建造一个没有苦难,没有黑暗的新世界。


那个懵懂的孩子终于学会了面对世界的谎言,可他也失去了许多东西。最痛不过失而复得,最痛不过要由自己亲手来扼杀。


“他们在这……”


最先登上二层的士兵话还没说完,被西南方向突然射过来的一枚子弹直接射穿了脑袋。SVD的高精准度和高冲击力震得RUS虎口发麻,他趴伏在通风管道口紧抿着唇,一个子弹一个子弹的狙击掉将要爬上二层的士兵。


苏看了眼身后的人群,在看到混杂在其中的一架重型机甲时难以克制的笑出声。他的笑容预告着胜利,预告着一切的结束,低语道:“大鱼上钩了。”


瓷被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强硬的按到燃烧炉破旧的栏杆上。红色的眸子被一种疯狂和遗憾包裹,大声道:“开枪!”


瓷咬牙,他的左手紧紧的抓在身后的废旧栏杆上,将本就缺少维修的钢管捏瘪了一块。


“开枪!”


苏大声命令,像是当年站在同盟讲台上做战前动员,声音嘹亮而又低沉,“这是我的命令,士兵!你要违抗命令吗?!”


我做不到……


瓷低声哀求,满面都是克制的汗与泪。他摇头拒绝,双眼也被眼前赤红的一片染的通红:“我做不到,老师,我做不到……”


他的手僵硬的像块铁板,原本下按的食指像是为了抵抗另一根手指的使力用尽一切的定在原地。苏猛地捧住他的脸,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你是我的骄傲,好孩子。你可以的,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过去。”


就像十几年前他把在战争中丧失亲人的瓷接回来一样,在无数个被梦魇纠缠难以平静的夜晚,他在孩子身边轻哄低语一般。一切都会过去,一切苦痛,一切意难平,都会在时间里被冲淡忘却,都会被他们无畏的克服,最终坚定的前进。


“红日将照常升起,星辰亘古不变,与人类永存。

我愿将我的生命,奉献给人类永恒的崇高信仰和勇气。“


扳机扣下,子弹穿过太阳穴,带出的鲜血溅了怔愣的瓷一脸。那个人的眼睛还充满了不舍和骄傲,此刻渐渐失去漂亮的光芒,缓缓的,缓缓的,缓缓的低落在他的肩膀上。


多么沉重啊。


他们还有许多话未说,爱的恨的,痛苦悲喜都在这一枚子弹里作为了结。男人沉重的身躯缓缓倒在他身上,包括那句飘散在风中碎的连拼都拼不出来的,“я люблю тебя.…”




工厂外,剩下的怪兽和装配机械突然开始集体自杀性爆炸,小范围的爆炸带来的震颤像是一浪一浪的海潮,另一支负责逮捕的部队已经全部入场,大门像是有剩余意志一般,缓缓的向中间闭合。


从一楼逐渐传来枪声,众人面面相觑,为首的队长看着二楼尽头的二人,开口道:“同盟的叛徒,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我们将以‘背叛同盟’罪名将你们逮捕。”


长发男人恍若未闻。


好一个叛徒。


在前线为了人类作战的英雄成为叛徒,人类安全最稳固的奠基人成为叛徒,叛徒永远只有一张纸的定罪,恶人却还在暗中叫嚣,用满是金钱臭味的双手数数,看看谁才是下一个任他折磨的羔羊!


他面无表情的缓缓抬起头,半张脸上都是猩红的鲜血。已经冰冷僵硬的金属尸体被他抱了起来。男人伸手砸去尸体面上的血滴,眼神麻木又哀伤,最后在一片众目睽睽之下转身。


“举起你的手!背叛者!”


有人抬高枪口喝令道。黑发男人恍若未闻,他缓缓松手,那具见证了人类奇迹的尸体最终无声无息的融进了火热的风中,最后落进了下面还在工作的熔炉大火中。


和那些战死的废弃产物一起,在灰烬中湮灭,换一种方式奔赴新生。


队伍之后的机甲中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叹,黑瞳直视着队伍最后的目标,缓缓的裂开嘴笑了。


瓷这才发现自己的眼睛早已经流不出泪了,他笑的有些可怕。没有一块完好皮肤的右手缓缓举起枪,朝着在十几米之外的严阵以待的人群站定,歪了歪头道:“是啊,我是叛徒。”




本宣今晚00:00发,欢迎蹲蹲!!


已经做好了一百本书卖不完自己亏钱拿回家糊墙的准备了(捂脸)


评论 ( 68 )
热度 ( 697 )
  1. 共4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