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30

完结倒数第三章

第三十章.真相


九年前,泛太同盟的七号码头。


两个鬼鬼祟祟的地痞流氓从连通仓库的下水道爬了上来,背包里是满满一袋子的美元和几枚拆下来的热阻变温仪器。


“刚刚那老头子说的话你听清没有?三十万!这一袋子,整整三十万!”


他们兴奋异常,其中一个拍了拍自己鼓囊囊的背包,狞笑道:“三个月都不用开张了,那些人虽然讨厌,但至少言而有信,嘿嘿,我这小半年都能休息了!”


“别高兴的太早!”


其中一个年长沉稳一些,看着手里拆卸下来的零件微微有些不安,“那恒温管一看就是军用的,我们两个拆了这零件虽小,保不齐会毁了什么大东西。”


“毁了就毁了呗。战场上那么多机甲,又不缺他这一架。”


地痞的思维简单,嘴硬狡辩道:“有泛太同盟挡着呢,就算真的有什么东西毁了,人家家大业大的,也不可能怎么样的。”


回想起刚刚有钱人的装扮,这人心里一阵痒痒,脏兮兮油腻腻的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双眼放光道:“哎,你有没有看到那些人穿的衣服,我操了,真气派。那一头一金毛,一身西装,你说我要也搞一套,是不是也能这么气派?”


他沉浸在自己那些卑微可怜的幻想中。路旁高档的轿车里,穿着考究的老人看着两个人慢慢走回贫民区的方向,眸中不知是怜悯还是嘲笑。


“老爷,我们核实过了。热阻变温管的确已经拆掉了,应用机体的肌肉发动机在高强度频率之下会加快损耗,我们是不是应该……”


“不用。”


老人摆摆手,语气轻巧,“同盟需要鲜血。也让他们看看,他们拼死护着的人,都是什么货色。“


几个月之后,已经经过质量检验的发动机就这样送到了机械组装基地,阴差阳错的用在了当局最新研发的一款机甲之上。


正是在几个月后的诺肯达战役中自我爆炸的三代机,赤色风暴。


世人只知道赤色风暴是为了阻隔怪兽同归于尽,实际上,即使那场战役大获全胜,已经高度损毁的发动机也不会让他重新回到基地。诺肯达战役带走了同盟百年来最伟大的一任元帅,带来了地球时间最长的和平寒冬,暗流却早在之前就已经涌动。



爆炸,还是爆炸。


正在生产的流水线并未终止,几枚固定轨道的导弹之后,密密麻麻的新型机甲型蜘蛛和强行在地底培养出来的小型怪兽破土而出,在整个地下围成一个保护南部广场的包围圈,逐步往外吞噬。


整个地下因此发生大幅度的颤抖。瓷一个眨眼,玻璃那头的人影就不见了。他愣愣的看向那片黑暗,理智几乎碎成了十几块,被美利坚拉着往外躲开落下来的石板。


“这里要塌了!”


美利坚拉着人往前跑,走廊尽头的铁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割断了栏杆,此刻正有铁器顺着开口往外扒。英吉利风尘仆仆的脸出现在上面,看见这两个祖宗差点没跪下来,下意识的行了个耶稣的教礼喊了声我的老天。


那些怪物似乎有意识的忽略这只小队,瓷被人七手八脚的拽了上来,四肢使不上力气。他就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布娃娃,红着眼睛昏昏沉沉,什么在他耳朵里都成了忙音。


他的眼里是战友焦急的呼唤。大雨还在下,落在身上针扎似的疼。身上一开始苏醒时的伤口应该也是苏包扎好的,此刻伤口有的重新开裂,混进了灰尘,和冰冷的血肉塞在一起。


几个人连嚎带喊的叫医务兵,医务兵未到这人终于张了张嘴给了点反应。英吉利垂下头去听他嘴里的几个气音,最后听清楚了,是:“给我枪。”


又一个上来问他要枪的。


长发男人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狼狈的全是泥灰,一双黑眸亮的像是涅槃重生点起了火光。他左手被弯刀割破了手掌,和咳出一大口黑血一起滴了一地。


瓷跌跌撞撞的往前走,被人拉住也不回头。英吉利给了他一把M21,气急的骂道:“去吧去送死去吧!你跟着RUS两个人约好一起去送死吧!”


他话音刚落,小队落脚的地方又丢下来一枚导弹。英吉利被炸的耳朵发聋,崩溃的喊道:“谁打的?!手不想要可以砍下来!”


“恐怕不是我们的人。”


法兰西皱眉道。阴暗的天空里突兀的飞来几架轻型侦察机,“大部队都被我们留在包围圈外,这些人恐怕是总部派过来的。”


英格兰咬咬牙,余光看到不远处高低外缓缓飞过来的巨大阴影。他低低的又骂了一句,目瞪口呆的打开通讯器。


“谁允许你们动用机甲?!”


他低声怒吼,“机甲带来大范围的伤害不可避免,你们要做什么?!”


那边的解释似乎触及了英吉利的逆鳞。他沉默半响,最后沉默的关上了通讯器。他看向皱着眉头的法兰西,目光复杂,道:“总部调来的隶属部队,要求……活抓通缉犯。”


“他们不会放过他的。”


美利坚突然开口,他望向走向机械厂的身影,“不管是瓷,还是苏。那些老头子都不会容忍他们活下去。”


他的话音刚落,新一批的怪物又从地下航道倾泻而出。通体乌黑的高强度小型机甲有布置的往外扩张,像是一只训练有素的机甲军队。


高强度的精神力可以实现机甲体外操控。承担如此负荷还能够抗住前线大范围攻击的人,的确是要“活捉”。


英格兰眸色深沉,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重新按下了通讯器……



地下一层的仓库从正门进其实很容易。


瓷来过许多次,它幼年经常亦步亦趋的跟在苏身后,少年老成的学着男人在流水线上观察指导。那人挺拔修长的身影似乎就在面前,可屋外连天的枪炮声又告诉他,一切都是过去式,再也难以挽回了。


他的目标并不是围栏下的集体流水线,那样太慢了。所有的意识必须要有一个发源地,他只要找到当时在玻璃之后的那个人,只要杀了他,一切就结束了……


只要杀了他。


他踉跄的顺着台阶往下走,在一次次爆炸中必须要扶着墙才能站稳。从一个房间查看到另一个房间,远程攻击的导弹不断地轰炸,被那些怪物拖延的时间现在对于瓷反倒是有利的机会。直到推开最后一扇门,半露天的原料处理室大门打开,那个身影才背对着他站在栏杆旁,似乎已经等待很久。


瓷几乎说不了话。他嘴里全是克制的血,怎么咽回肚子怎么涌上来。那人身前终于不是黑暗,而是连天的火光,巨大的焚烧炉此刻正在烧毁的竟然是刚从战场上拉下来的废旧机器人躯体,发出低沉的“噼啪”声响。


“小疯子。”


男人没有回身,穿着一件宽大的风衣,厚重的衣角和他银白色的发丝在滚烫的火气中微微摆动,“你长高了。”


瓷举枪上膛,冷声道:“你闭嘴。”


“比之前还瘦了些。”


“你闭嘴。”


“我这几天很少睡觉,就算睡觉也经常梦到你……”


“你闭嘴!”


长发男人撕心裂肺的怒吼,忍无可忍的朝天空开枪,“你给我闭嘴!”


苏低低的笑了一声,伸手摸了摸鼻尖,轻轻点了点头:“好,我闭嘴。”


他看不到身后瓷的样子,也能想象到此刻那人双眼通红一身狼狈的模样。苏说不上多少后悔,他的人生甚至都没有徘徊和迷茫。


活在精神海里太痛苦了,比死了还痛苦,他宁愿当起这样一个坏人来给自己争得一丝生机,或者当时就死在海里,苏想。可他总有些放不下的小东西,比如当时即使危险也要拼命和自己保持通感的瓷,比如那个当年在硝烟里救回来的小狼崽,现在都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军人了。


他有些骄傲,又有些愧疚。苏听见身后人的沉重呼吸和外面越发嘈杂的人声,抬起眼再次看了看巨大燃烧炉上阴沉的天空。


就算暂时停雨,老天爷也不愿意给他这许久未见的故人一个晴天。




正式开虐。


评论 ( 13 )
热度 ( 485 )
  1. 共2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