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

本子宣图大概下星期就能出了,欢迎进群蹲蹲


第二十九章.重逢


铁门缓缓拉开,露出其中煞白的灯光。这是一间和刚刚房间几乎差不多大小的方形房间,屋子四角也有一模一样的摄像头,静静的注视着来客。


瓷被这灯光照的不舒服,更何况瞳孔颜色更浅的美利坚。他脸上没有遮光的墨镜,整个人被强光照射的眉头紧皱,缓步走进房间。


大门在他们身后缓缓关上,一个完整的准备室也在他们面前渐渐呈现出来。这似乎是一个老旧的化学生物基地,漂浮在培养液中的老旧样本因为搁置时间太久而被微生物污染,早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模样。


在房间中央,心电仪器默默工作着,旁边的手术床上还躺着一个人形。破旧空荡的房间里,生锈的装置仪器,污染的废弃标本,和其中唯一一个尚有心跳的“活物”在一起直接将血压拉满,感觉下一秒就要搞出最新版的生化危机。


“我去看看那个人。”


瓷用手示意道,美利坚点头,二人方向相反分开,一个去勘探墙壁上黑暗的玻璃仓,另一个缓步靠近手术床。


瓷缓缓用匕首挑起白布,看到了一张沉睡的脸。这张脸总有些熟悉,他思索一会,突然想起了之前在报纸上看到的那个最新失踪的男人。


集体失踪,失踪的人年龄都在20到40岁之间,此刻却诡异的出现在这里。


他究竟要干什么?


意识需要躯体,他难道……


黑色的瞳孔猛然紧缩,瓷双手冰冷的将白布重新蒙了上去。是了,如果没有合适的容器,就只能自己着手去做。意识精神可以附着于任何一个机器,那个人本身的技能知识完全满足重新培养一个身体的需要,缺的只是“原材料”。


“甜心。”


美利坚唤他,声音有些失神,“……我觉得你需要来看看这个。”


他指向房间一侧的落地玻璃,另一个方向是浓稠粘腻的黑暗。想要看清其中的布置只能将脸靠近玻璃,瓷快步走过去,在看到其中景象几乎喘不上气。


这是一个几乎静音的机甲装配厂。


无数机械四肢,身体在距离他们一层加厚玻璃之隔的大型厂房被处理加工装配,正对面的墙上时钟还停留在半夜三时一刻,瓷几乎瞬间认出了这是哪里。


南部广场的半地下工厂,同盟的第一批机甲都从这里走出,瓷也是在这里亲手建造设计了自己的第一架小型机甲。机甲革新,诺肯达战役之后,半地下工厂被总部确定废弃,这个曾经走出无数辉煌荣耀的军用工厂一夜荒凉,却在数年之后重启生产线,产出枪口对准人类的钢铁恶魔。


“上一个房间里,我发现了大量的催化剂。剂量浓度很大,超过了一般未稀释液。”他的嘴唇因为缺水干裂出一个血口,几乎不愿意再面对眼前嘲讽的一切,“一般人体承受不了这样大的剂量,我猜想……那些催化剂应该是给怪兽用的。”


“我在之前昏睡过去的时候听到了同盟全球的战备警报……”


瓷哑声,原本强压下去的迷茫与愤怒终于再也忍受不了心里的痛苦哽咽出声,“……不惜重新利用这些……,可是我们曾经一起……一起的说过的,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背叛我!那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他迷茫,像是支撑着自己在风雨中苦熬过的最后一点依仗都失去了。曾经骄傲的,高尚的一切,都被再此别有用心的利用。信仰从基石开始崩塌,滚落的微粒都成了可以砸死人的凶器,嘲讽的是,那是曾经的同伴几乎放弃生命推上的高坡。


嘴角的鲜血慢慢凝成一个血滴,在几乎失色的嘴唇上慢慢的滑落下来,砸在冰冷的瓷砖上,开出一朵艳丽的血花。那些少年岁月陪伴在他身边的身影,在互通心意之后藏在公平公正之下的私心,最落魄的时候做出的一切挣扎全是徒劳,他的二十八年也成为了那人手上随时可以利用的一把刀,原本沉重的生命终究也变成了一文不值!


全都是假的,同盟为保护人类而立下的誓言,实现一个平等自由,人人幸福的世界,那些在战争中义无反顾冲向敌人的英魂,从小到大确立维护的一切,全都是假的!


“全都是假的……”


长发男人双眼赤红,压抑不住的嘶吼出声。在他的对面,玻璃的那一面,不知何时出现的高大身影默默的注视着他,默默的听着那些经过加厚玻璃阻隔而变得模糊的质问,“全都是他妈的谎话!全都是假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背叛你自己?!”


英雄得不到歌颂,正义得不到伸张。可为什么要打着为了“歌颂英雄,伸张正义”的幌子去伤害生命背叛自己的理想?瓷在那双赤色眸子里看到了太多太多,无论哪一种,都没有他想要的答案。他气急抓起房间里放着的破旧标本箱,狠狠的砸向那块透明的隔阂,却只留下了一点点的白色痕迹。美利坚也看清了那面突然出现的人形,猛地将红着眼的瓷从玻璃前拉开。


那个人似乎已经在那里站了千万年之久,唯一露出来的一双红色眼瞳像是黑暗中潜伏的狼。他的身形高大却枯瘦,大半张脸藏在高高拉起来的风衣领子之下,如雕像一般沉默的看着自己曾经的爱人。



“请代替我问候九月的莫斯科。”

“我该怎么呼唤你……”

“用我藏在黑暗里的痛苦……“

“用我深沉温热的骨血……”

“用我颠倒日月的思念……”

“我该将那颗土壤中还未萌发的种子挖出来。

“我的爱,我们终将相遇。”

“我将我自己作为火石,打出那短暂的生命之火。”

“逃跑不足以概括我的罪行……”

“我是地狱熊熊燃起的烈火……”



几千个分离的日夜,无知的意识在昏暗之地流浪。他是伟大的英雄痛苦的魂灵,死于阴谋,复生于诡计。


那双红色的眸子微微的眨了眨,男人抬手,揭下了自己遮挡脸部的面罩。那几乎不能称作一张脸,横跨整个面部的数条缝合线将一片一片的皮肤拼凑在一起,看上去像是一个可怕的怪物。那张脸下的脖颈隐隐露出一角,是冷色的钢铁做骨头,外面包裹着尚未愈合的肌肉组织。


这是一个他自己拼凑起来的躯体。像是一个从地狱带着仇恨难以安息的狰狞恶魔,再也不是瓷记忆里的模样。只那一眼就让他再也不忍看,瓷的心口快要爆裂开,却还是不愿意放过自己一般,明明闭上眼就能解决的事情,偏要死死的看着在玻璃背面的人。


“Любовь моя”瓷看懂了他的口型,那人眨了眨眼,背对着大片大片孤寂广阔的黑暗,“我很想你。”




评论 ( 19 )
热度 ( 508 )
  1. 共2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