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24

第二十四章.越狱

”逃跑不足以概括我的罪行.....“



泛太同盟今早突然召开紧急会议。


英格兰到场的时候,整个圆形会议室气氛低沉。环绕型巨幅玻璃窗外是连天的海色,景观水流从众人脚下的地面往外倾倒而下,使得中间那块地面像是一个人造的透明孤岛。


法坐在其中,身上的实验服都没来得及脱。眼底的青黑一圈一圈,一看就是又在实验室修仙了一段时间。


见到人陆续来齐了,他才起身,在会议桌上开口:“既然都来,今天的会议就开始了。英格兰,总部问,元帅大脑失窃的案子,他们三个人查的怎么样了?”


同盟背后的资本大都贪生怕死极了,不愿意有任何情况脱离他们自己掌控。向日葵失踪这件事在总部掀起了很大的波澜,被追问的不只英吉利,还有一个无辜的三代驾驶员,同盟如今的老前辈,法兰西。


“他们回了元帅曾经的家。”


英吉利打开投影,虚拟影像上,精神训练室控制门的玻璃中倒影出来的一个奇怪的影子,被特意画了出来,“十几年前自制的一款人工AI,是元帅家里的家用型机器人。”


法兰西的眉头紧了紧,下意识的开始摸自己光秃秃的下巴:“可他既然在莫斯科,他是怎么过来的呢?即使当晚警卫的确有所松懈,但进入基地依旧是个不容易的事情。”


“当晚有两个新上岗的新兵缺岗了。”


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的Italy出声,“我查过相关人员在职情况,当天晚上十一点左右,有两个新兵的信号断掉了。”


“同盟新兵在岗时为了警备会统一佩戴持续的信号发射器。两个新兵后来也单独讯问过,当晚十一点左右,他们的确没有任何站岗的印象。”

可监控显示他们例行来回巡查,甚至面部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


“人在这里,信号却断掉,时间段里的意识却没有了。”


精神力训练室里的安全锁是连通每个受训士兵的意识海的。即使人不去,只要意识脱离本体靠近,安全锁其实也能通过。


而罗伯特通过一路上大大小小的监控录像,却只在最后一个摄像头里露出了一点点避无可避的身影。如果说全靠自己走的话,怎么可能会一点痕迹不留?


英吉利抬头,问:“元帅之前在役的时候,有带过那个家用型机器人来过基地吗?”


法兰西和英吉利是如今在役少有的与苏共事过的人,可后者没有多少相关的印象了。他摇摇头,道:“他不喜欢把自己私人的事情带到同盟,应该没有。”


除了某个人。


“有人给他指引,这个人还能侵蚀进别人的意识海。他了解基地的巡防布置,甚至对于我们的时间都了如指掌。”英吉利喃喃道,放在桌子上的右手无意识的敲了两下,“基地出了个内鬼?”


“不一定。”


法兰西摇摇头,刚想开口说什么,整个会议室突然摇晃了一下。


一桌子的人立刻东倒西歪。会议室外,原本平静的海面也涌起几个大的浪花,气势汹汹的砸在会议室的环形玻璃上。


“我给建工部说过很多次,开放型的会议室不安全。”


离落地窗位置最近的德心有余悸的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拉了旁边的战友一把。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通讯兵面色惊慌,一路快跑到了英格兰身边,俯下身子耳语了什么。


英吉利的眸色变了变,他看了眼外面性格大变的海面,冷声道:“各位,短暂的和平又要结束了。”




 

短短几分钟前,莫玉台基地南侧几十海里的陆地断层峡谷里,突然传来一阵异常的信号。


侦察飞机传来的信号采样很奇怪,像是一种奇怪的,有规律的电码。几千种运算演变之后,这些信号汇聚成了一个短短的电码:NOKANDA。


法收到这些破解信号是在战争开局的几小时之后了。大批大批的伤员往基地送,上一秒还坐在一张会议桌上的战友,下一秒就满身鲜血和钢铁碎片的送了进来。他忙的头秃,却还是在脑子里留下了一小块位置给这个奇怪的信号。


上一代的怪兽在陆地上学会了繁殖,那些恶心的,该死的卵遍布海底任何一个角落,随时孵化出一批难缠的怪兽幼崽。其中不乏有生长机能已经完善的成年体,好运气的躲开了大幅搜索,到现在才冒头。


美瓷俄的三人小队的离开几乎是一个送羊入虎口的损失。赤色风暴再去匹配新的驾驶员需要检测,英吉利离开了自己那个便宜弟弟也难以支撑起一个巨大的“海姆达尔”。其他基地支援需要时间,一瞬间的战争局势就又变成了早些年的单纯热武器时代。


莫玉台基地开启了三级战备,甲板上此刻又落下一批伤员,带着一起飞回来的还有一只击伤了小脑动弹不得的怪兽尸体。


“博士!这是逮捕回来的怪兽标本。”


运输兵的头盔里似乎有伤口,张嘴跟法兰西报告的时候,红色的鲜血越流越凶,染红了半张脸。法兰西点点头,伸手扔给他一瓶止血喷雾。


怪兽仍然在呼吸,丑陋的背甲一起一伏。法兰西戴上手套,一只手拽住怪兽的后腿往侧边一翻,发现了藏在胸甲里的一枚带着液体仓的信号接受装置。


“这是你们打进去的吗?”


他皱眉问道,将那个小小的圆盘状物体拔了下来。怪兽身体立刻萎缩,就像漏了气的气球,只剩下一个丑陋的皮囊。


运输兵摇摇头,“基地的确用上了麻醉剂,可是这……”


法兰西缓缓翻看那枚信号发射器,因为埋在海水里,并没有多少锈痕。银白色的金属材质光滑的很,底部甚至还留有制造编号。


“军用?”


“应该是老一代的信号发射器。”


通讯兵说,“我们家有好几个这种模型,泛太同盟十年前的配置吧,现在的信号发射器哪里还有这么大的。”


看到法兰西面色突然一变,他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忙敬礼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殊不知此刻对方的大脑里几乎是被这一句话打出了一个火花。


NOKANDA。


“有人给他指引,这个人还能侵蚀进别人的意识海。他了解基地的巡防布置,甚至对于我们的时间都了如指掌。”


“人在这里,信号却断掉,时间段里的意识却没有了。”


能随意进入别人意识海,属于那个时代。


“我们家有好几个这种模型,泛太同盟十年前的配置吧,现在的信号发射器哪里还有这么大的。”


法兰西几乎全身不可控制的打了个寒战。他快步穿过人群回到化验室,将液体仓里剩余的液体稀释,放进化验舱。


基地几十年出过的药品都有记录,几乎是关上仪器的瞬间,电脑屏幕上的结果就已经判断出来。


一种十年前的器官催化剂。


法兰西控制不住的跌坐在屏幕前面的椅子里,基地外又传来一阵一阵的爆炸和破碎声。他嘴唇煞白,抖着手去摸桌子上的通讯电话。一切都变了,他们对抗的对手,保护的人类,就像是一张美妙的正义的画布,被这一个轻飘飘的化验结果全部戳穿。


“怎么了?!”


英格兰那边的枪声和爆炸声不断,连通话声音都是断断续续的。


“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法兰西嘴里发苦,眼眶里几乎忍不住滚烫的泪。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克制不住的哽咽道:“向日葵不是被偷窃的,而是自己逃跑的。”



评论 ( 4 )
热度 ( 140 )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