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23

23.打火


“我将我自己作为火石,打出那短暂的生命之火。”



仅仅一个活着的大脑是没有五感的。


但通过无数次不同对象的链接,他几乎完美的赶上了这个世界如今的进度。


许多秘密,许多情感,在那个曾经属于他的大脑里扭曲混杂。不甘和仇恨支撑他慢慢爬起来,慢慢的侵蚀。


本来最合适的容器应该是那个银发小子。他想,当年在雪原救下他的时候还仅仅是个奄奄一息的小豆芽。后来在训练室重遇的时候,他经由那个孩子的意识又一次见到了自己青涩的爱人。


刚开始他的能力根本做不了什么。每次共感都是痛苦的窥探,唯一能够得到的甜头就在这个银发小子的意识里。后来不知道哪一天,他突然看到了此刻的瓷。


是与他离开时完全不同的瓷在朝“他”笑。


大脑开始缓慢的分泌麻木自己的神经液。原本的计划是控制这个本就由自己产生的躯体,也因为那样一个笑不得不重新盘算。他那可爱的伴侣,那命运的阿芙洛蒂特一个笑容就让他难以平静。


嫉妒的情绪慢慢发酵。人类的大脑是玄妙的,正常人一辈子能够用到的神经细胞也不过万分之一。他在众人兴高采烈的庆贺中实施了这场“越狱”。


不用遗憾。


他想,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像现在,昏暗的节能灯管之下,那个用金属支架“搭”起来的人形慢慢打开已经腐坏的培养箱。在他头顶不过十米的卧室里,藏在暗处的摄像头尽职尽责的记录下卧室里发生的一切。



……



阴云在缓缓酝酿,次日凌晨,一场说下就下的大雨笼罩了整座城。


RUS还在睡。白鸟奇涅卡就趴在床头的书架上,豆豆眼因为连续涌上来的困倦一眨一眨,最后放弃治疗的掉到鼓鼓的被子上。


瓷轻手轻脚的关门出去,一转身就看到了靠在门边的美。


他手里拿了一份电报,表情似笑非笑,大半张脸都藏在一副崭新的墨镜下。瓷下意识的紧了紧领口,道:“今天起来的倒是早。”


“毕竟一晚上没睡着嘛。”这话奇奇怪怪,后来又慢悠悠的飘了半句,“我认床,这的床太硬了。”


瓷懒得搭理他,转身下楼去做早饭。罗伯特还待在昨晚待机的位置,这会许是到了设定时间,“咔嚓”两声动了动,在原地转了个圈。


一楼与昨晚没什么不同。瓷下楼和小机器人问了个好,余光看到了餐桌上刚刚拿进来的一封新的报纸。


“你出去买的?”


瓷抬眼看了看在他身后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的金发男人,后者伸出一根食指晃了晃,“今天早上送过来的,你看看,我们这附近可不太平。”


上面记载了这几天发生的几起失踪案,失踪的都是年轻男子,年龄二十到四十岁不等。反面印着某机甲制造公司与集体民众纠纷的官司今天开庭处理,相关人士点评:“如果胜诉,这会是机甲发展迎来的一个新的历史性转折!”


一群疯子。


“这官司闹得很大。”见瓷的注意力放在了报纸背面,躺在沙发上的懒散男人道,“泛太同盟背后的老头子们被那群天天抗议的民众集体搅的好几个进了医院,不停的给英吉利洗脑,要他派机甲过去武装镇压。”


“机甲的炮口永远不会对着人类。这是联盟手册上的第一条。”瓷淡淡道,语气有些复杂,“关键在于死了无辜的人。放在十年前,科技和资本分开,民用和军用界限严明,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可谁都知道不可能,发展的趋势就是这样:想要发展,就必须要与金钱挂钩。就像那天美利坚说的:“金钱就是资本,资本推动科技,科技筑牢政权”。只有流血才能让他们后知后觉的醒来,只有天平倾斜到底,横杆折断银盘倾倒,自己的虚无和对面的富足才能逼出他们的绝望和血性。少数人赚的盆满钵满,多数人活得战战兢兢,剩下的只能落在臭水沟里,任别人路过随意的踩上一脚,临到生命尽头回光返照之后才会大喊出声:“不公平!我们要平等!”


这就是人。


瓷把报纸放下,回头看到带着小围裙在厨房忙来忙去的罗伯特。黑色的眸子里似是有波涛翻滚,他皱了皱眉,突然道:“罗伯特,医药箱在哪?我要换药了。”


被动躺枪的美利坚“嘎”了一声,张着嘴从沙发上一个躺尸爬了起来。瓷没有看他,视线还是落在厨房那个小铁皮身上。


罗伯特的动作有一点滞涩,他将手里的鸡蛋下锅,头部显示屏的颜色由绿到红的闪了一下:“就在您手边的柜子里,放在抽屉第一层。”


瓷抬手提了出来。他走到分不清情况的美利坚身前,后者纳闷,明明昨天晚上换完绷带和药了,还要再换一次?


“你自己换吧。”


瓷冷淡的将药箱一推,手指在盒子上轻轻的敲了敲。美利坚会意,装模做样的“切”了一声打开药箱。客厅的摄像头缓慢转向他们的方向,瓷斜着眼打量了一下,发现药箱里少了三盒青霉素。


他自从进屋就开始留意这些东西,此刻更是无比确定,药箱里昨天晚上之前好好放着的三盒青霉素,现在却不翼而飞。


有人昨晚进来过这栋房子?


从脚底升起的冷意慢慢爬上瓷的脊背。罗伯特是个机器人,他哪里需要抗生素?家庭管家AI的系统规范第一条就是不得瞒报主人,如果有人进来,罗伯特为什么不说?


除非有人给他下了隐瞒的指令。


他的主人,除了瓷自己,就只剩下一个苏。


一直悬在心头的大石此刻终于拖拽不住落了下来,像是将要把他整个人砸懵。长发男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美利坚在拿药清点之后也反应过来什么,左手缓缓放在了腰后。


“我去楼上拿些东西。”


瓷道。美利坚点头,将药箱重新盖了起来。恶寒和后怕使得他忍不住的心悸,昨晚没人入睡,可这栋房子依旧闯进来一个未知的“人”。


他仍然以为来人与偷窃“向日葵”的幕后黑手为一伙,殊不知来的就是“向日葵”本人。另一边的瓷浑浑噩噩的踏上二楼,一转身就埋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刚刚洗漱完的RUS的脸上还带着水汽,看到瓷面色恍惚,直接将人抱住,问道:“怎么了?”


他脸上未擦干净的一滴水落在男人锁骨之上,黑色眸子里的迷茫转瞬即逝。瓷狠狠的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尖,血气带着理智终于掀翻了自己的猜疑和无措。


他知道自己等不起了。那人的进展远远比他想的要快,昨天晚上只是抗生素, 还要几晚就要对RUS动手?


“你得走。”他眨眨眼,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急切的低语道,“任务结束了,你和美今天就走。”


RUS没搞清楚,他看着面前男人突然有些惊慌的表情,伸出手安抚捏了捏对方的肩膀: “任务结束了?你要逮捕谁?”


“不是。”瓷摇摇头,双手紧紧捏住RUS的手腕。他语气陡然一变,每一张不同的面孔与眼神几乎独立,像是在讲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不用逮捕谁,因为我就是小偷。



------、

美丽卡的戏份也会有的,在最后。

结局有三个,lofter可能只会发俄瓷的HE

剩下的会收录在实体本里当作番外。



机苦蹲蹲群:57.63.86.075


评论 ( 18 )
热度 ( 468 )
  1. 共2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