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22

第二十二章.引航

”我的爱,我们终将相遇......“


好冷。


茫茫的雪地里,火光带来的温度都变得那么珍贵。


幼年的RUS往前踉跄几步,最后重重的摔倒在雪地。小孩子的嘴唇开始发紫,身体开始反噬性的发热麻木,再过几分钟就会开始快速失温。两手却还是挣扎着往前爬。


引擎的气流向后。大地的震颤越来越剧烈,他听到自己身后奇怪的声音,像是金属摩擦的沉闷声,或者是巨人的脚步。


从远处照过来的光束落在他眼前的迷雾中,像是一柄剑,坚定无疑的穿过阴霾或冰雹,照在无边的尽头。


不断有残雪落下来。RUS转头,十岁的孩子表情呆滞。紫色的眸子里全是震惊和不敢相信:一个红色的机甲巨人,在他身后慢慢的沉重的走过来,推开了一切暴风雪带来的雾气尘烟。胸口巨大的发动机引擎飞速运转,头部的探照灯照向前方的未知。


几乎钢铁的神迹。


银色头发的孩子呆呆的张口,在被迫咽下去两大口冷风和雪花之后孤注一掷的哭喊:“救救我!救救我!”


他能听到吗?


RUS几乎绝望。他双臂突然有了力气,又或者是生命临终的回光返照,“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RUS哭不出来。这种温度的室外,眼泪带出的温度都是弥足珍贵的。一点点的水汽也会在瞬间化成冰渣。他挣扎着爬起来,丝毫不惧怕会被踩踏误伤一般摇摇晃晃的朝那个红色的钢铁希望靠近:“救救我,不管你是谁,救救我……”


他只有十岁,他没有见过除了雨雪之外其他的景色。他要活着,活着,活下去。



控制仓里的瓷微微皱眉,他将图像放大,终于认出了趴在雪地里的那一块热成像异常的地方,是一个还在呼吸的人。


“老师。”他扭头询问苏的意见,“这里太冷了,我们要不要……”


“我们要去的是战场,不能带着他。”


瓷点点头:“那……那我向……”


他话音未落,统领这次活动的领导组已经将语音接了过来:“赤色风暴机组成员,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在。发生什么事了?”


“集中营出了内乱,负责人被杀。那些实验品跑了出来。接上级通知,要求你们无差别销毁。”


“我不同意。”


苏立刻回复道,“你们这是屠杀,哪个上级,让他亲自过来和我对线。”


“元帅,如果这些实验品存活下来,世界各国的政要都可能有被人顶替,暗杀的危险。其中很有可能也有针对您的实验品,统一销毁才是……”


“我已经见到他了。”


语音频道那边的人被这句话猛的一塞,顿住了。


“赤色风暴不会帮地面部队做所谓的清扫作业,那些实验品,也希望你们能供慎重对待。他们是被人类的野心和欲望催生出来的失败品,我们要为他们负责。”


语音频道关闭,右侧驾驶位的黑发青年早就不见了。


苏默默叹了口气,打开虚掩着的驾驶室舱门。刚刚从舱门爬出去,就看到了风雪之下穿着红色链接衣的身影,这人手上还带着偷偷摸摸爬上来时为了睡觉的毛毯。


雪原之中的青年人一脚深一脚浅,刺骨的寒风透过链接衣侵入皮肉。瓷呼吸不太稳,慢慢的靠近那个雪地里几乎要被风雪掩埋的瘦小身形。


他的头盔被雪花糊住了一片,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记得那双漂亮的紫色眸子惊恐的看着他,对方的四肢,躯干全是冷意,他甚至害怕将人给掰断了。


“你还好吗?”


瓷把人从地上扶起来,才发现这人只是一个到他胸口的小孩子。他手忙脚乱的把毛毯披到对方身上,也知道这样冷的天气仅仅一张毛毯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他连通链接衣里的通话装置,发了一个坐标给了医疗部。随后接通机甲内部的通话,听到苏不轻不重的一句“往北面走”。


红色巨人缓缓看向北方,探照灯重新照进另一个方向的未知尽头。模模糊糊的阴翳雾气里,一栋小房子的形状隐隐露出。


“十几年前用来地质勘探的废弃落脚点,屋外的油箱和地钩连着,应该还有些燃油。把人送到地方快点回来,我们的任务还没结束。”


“好。”


黑发青年点头。他横打抱起孩子,顺着机甲灯光的指引,大步向那栋风雪中的小屋走去。几分钟之后,泛太平洋的医疗部接到了赤色风暴机组的医疗请求。


定位在雪原上的战场附近,直升机从甲板上升空,朝向北方飞入宽广的云层……


那只是一个风雪中的眼神。


瓷甚至完全没有任何关于那个孩子的记忆。许多年后,又或者说是几天前,当他在泛太同盟的档案室为了调查人事档案,才在无意间看到了关于RUS的幼年照片。


他才终于意识到,或许从当年一气之下离开驾驶室开始,他与那个银发孩子的两条命运线就已经连到了一起。一个从风雪中顽强的生存下来,一个在波谲云诡的阴谋中挣扎而出,兜兜转转,无数次不被察觉的相遇,再无数次毫无声响的分离。

 



安静的一楼走廊里,完成所有工作而待机休整的小机器人发出一声异常的开机声。


屋外,带着泥渍的军靴缓缓踏上台阶。罗伯特轻巧灵活的将大门打开,微微垂下自己的铁皮脑袋。


“小先生已经上楼睡了。”


他让开路,低低道。那人的身影有些扭曲,五官甚至不清晰,高大的身躯包裹在厚厚的大衣里,只露出一双锋利漠然的眉眼。怀里抱着的培养箱还在往下滴水,正是刚刚瓷丢出去的那一个。


“他怎么样?”


声音有些模糊。罗伯特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一直走到了那个炸了灯管的洗手间。


机械手臂熟练的拆下面盆,陶瓷地板中间立刻出现了一块漏洞。冷气蔓延而上,吹开了大衣的一角,露出了其中奇怪的钢铁支架。


“小先生他很思念您,先生。”


看着男人的身影即将消失在漏洞中,罗伯特突然道,“他和他的友人们相处并不融洽,其中一个还与小先生打了一架。”


“我看到了。”


男人的身影顿了顿,“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罗伯特。我会尽快的将他接过来。”




——————

机苦蹲蹲唠嗑群:57.63.86.075


评论 ( 19 )
热度 ( 435 )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