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21

第二十一章.坏果


“我该将那颗在土壤中还未萌发的种子挖出来。“

”.......“


“前方大片浮冰,瓷,温度下降需要及时报告,不要硬撑。”


“了解。”


控制仓摇摇晃晃,黑发青年站在右侧驾驶位,抬手准备发动机喷火起飞事宜。


“二号油箱充足,预计点火时间三秒,破水面位置差距五米,倒计时,3,2,1。”


雪原寒风刺骨,大片的雪花带着两指宽的冰雹狠狠的砸在钢铁巨人的身上,鲜艳的红覆盖了一层白衣。肌肉发动机环环相扣互相牵拉,破水而出的每一步都狠狠抓住地下的平原,像是轻轻松松爬上山丘一样,逐步登上陆地。


“目标距离一千米,东南方向。长官,是否需要直升机引导。”


“不需要,气象环境复杂,且声音太大,得不偿失。”


左侧驾驶位的男人声音低沉冷静,黑发青年不轻不重的斜着眼看了他一眼,有做贼心虚的立刻目视前方,道:“赤色风暴就已经够打草惊蛇了,再加一个直升机也差不到哪里去。”


男人没有说话。十八岁刚过成年礼的瓷撅了撅嘴,自己专心致志去做自己工作去了。


赤色风暴的第一场战役,是在零下几十度的雪原,摧毁一个恐怖分子用于进行人体袭击的实验中心。


这里被称作“集中营”。恐怖分子会从各种渠道收集全世界各国政要的基因进行克隆,在生长激素和各类特效药的培养下,让其快速生长到适龄阶段,作为窃取机密或者自杀式袭击的载体。


本来轮不到他。青年人不受控制的看向身边的长官,男人的眼角下垂,说明心情并不好。


还在生气。


不就是偷偷摸摸和原驾驶换了个岗吗?至于吗?


青年人很不理解。他心猿意马的按下身旁的照明按钮,几百瓦的远光大灯立刻在雪原中射出一条长长的光线。


“……抱歉!”


瓷意识到自己按错了按钮,手忙脚乱的关上了灯。原本快速行进的红色巨人突然停了下来,指挥舱里,左侧驾驶位的苏咬咬牙倒抽一口气,语气冰冷道:“如果不能专心工作,你就给我滚下去。”


十八岁的青年人被这句重话一下子砸红了脸。他抿了抿嘴,有些无措的眨眨眼。下意识的又要站直身体。


可是他忘了身上的动作牵拉装置,后肘一下撞上了冰冷坚硬的钢板,整个人痛的低呼一声。


委屈和羞愧一阵一阵的涌上来。明明是最亲近的人,最崇拜的人。明明昨天还在一张床上你侬我侬的,怎么今天就翻脸骂人了?瓷心里嘀咕,可是身为军人的责任感知道自己的确做错了。机甲操作的实训必不可少,没有稳扎稳打的基本功,再高的精神匹配度都是浮云。


他忘了自己此刻处于共感状态,先是沉默着在心里胖揍了身边人一顿,又自己把自己训了一通。一直留意着他的男人默默叹了一口气,最后终于绷不住笑了出来,不轻不重的敲了敲他的脑袋瓜,“别乱想了小疯子,早点结束早点回家。”


青年人面红耳赤的想起来自己如今的意识是一个透明的玻璃房。他下意识的摸摸鼻尖,努力的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驾驶舱外的茫茫雪原。


“我们要毁这个基地吗?”


“在未对我们造成威胁的情况下,不使用火力。”


苏道。他的手指随意勾勒出漂浮着的建筑物投影,“建筑物大部分都埋在雪原下,我们的任务主要是协同地面部队做好重型机甲的防范。有钱人什么都能做出来,何况是这种想要毁灭世界的丧心病狂的有钱人。”


瓷点点头。赤色风暴头部的大灯重新亮起,拥有强穿透力的光线透过纷飞的鹅毛大雪,在雾蒙蒙的灰白天气里像是一盏指明灯。




几千米之外,先一步察觉到异常的基地负责人气急败坏的拉开紧急门栓,随时准备跑路。


藏在门后的银发孩子留意到了他的动作。他身形高瘦,因为长期窝在低矮的基地里显得有些颓废。紫色的眸子透过黑暗死死的盯住男人的动作。几个密码,先后次序。他默默蛰伏着,直到那人要去拉最顶层的毒气拉杆,他才像一头迅疾的狼一样,飞身扑了上去。


未开始融化的冰棱没有失去他的锋利,颈部动脉的鲜血快速的奔涌出来,银白色的头发被鲜血打湿。作恶多端的男人挣扎着喊叫着,最后因为失血过多昏死过去。藏在角落里的小身影们终于瑟瑟发抖的走了出来。


“他……他死了吗?”


“死了。”


银发孩子丢掉了手里因为鲜血融化的“凶器”。他快速的走到大门口输入刚刚看到的几个按钮,厚重的防爆门缓缓拉开,屋外几乎可以淹没一切的暴风雪挤了进来。


“走吗?!”


他大喊,身上仅有一件单薄的冬衣。瘦弱的身影像是随时会被暴风雪吹飞一般,紧紧抓住门把手的指尖已经冻的发紫。见有人脸上露出怯意,他在暴风雪中大喊:“这里很快就会有人过来,到时候,我们这些实验品都要被销毁!”


实验品。


这些外形类人的“实验品”又一次迷茫了。他们最大年龄的只有八岁,因为激素过度植入现在看起来像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银发孩子是他们其中最冷静,最完美的一个。负责人总说要用他进行一次最完美的刺杀,却在今天死在了他手里。


“我们不可能走出去的。”


有孩子道,“外面风雪那么大,我们会被吹走,会迷路,会体力不支……”


“但在这一定会死!”


银发孩子道。


“我们都是实验品,除了战争,除了阴谋,我们没有别的用处!没有战争,没有阴谋,你觉得他们会放任一个实验品存在吗?!”


那些达官显贵,那些政府高官。他们会放任一个和自己这么相似的人存在吗?更何况他们的存在本意就不是为了和平。


阴谋的种子种下结出的就是阴谋,没有阴谋,他毫无作用。


他们有什么错?生下来就在白塔之中,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力。所谓的人权,自由,平等都离这些发育不完善的孩子甚远。激素和药物带来的过度使用让他们像一颗从里向外逐步腐坏的果实,很多人甚至坚持不到看到外界的这一刻就已经死去。


他们动摇,恐惧,哭泣。异常的身体和与普通孩子看起来相差无几的表情让他们看起来可笑极了。大雪狠狠的砸下来,带着不远处渐渐靠近的引擎。

他们等不下去了。


“走还是不走?!”


银发孩子大吼。他消瘦的身体在这种魄力之下似乎有些不够用,“不走只有死路一条,你们想在这里结束吗?!”


结束吗?外面的景色,哪怕是这样大的风雪,他们都没有感受过。那样一轮太阳,到他们这里,只剩下栏杆之后,从狭窄的墙缝之中施舍进来的几缕光。


一生就这样短暂的无声的度过,就像是地上被人随便踩死的蝼蚁。


紫色的眸子突然充满了无尽的愤怒和希望。他的双手仍有恶人的鲜血,不远处的尸体尚且温热。背后疯狂的暴风雪中,混乱的引擎声带着大地的颤抖。他不要当蝼蚁!他想,他要逃出去,他要在这冰天雪地里逃出去,无论何种代价!他要见到初生的太阳,他不是实验品,不是道具,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大地又一次发出悲鸣。孩子们终于意识到,战争,开始了。他们慌不择路的挤到大门口,跟着银发孩子一起奔跑进了茫茫雪原。没有方向,到处都是白色的雪,到处都是无形的笼。


体质弱一些的孩子直接在低温中丧命,慌不择路的迷失在风雪中,运气好的藏在石头背后瑟瑟发抖的祈祷。枪击声爆炸声陆陆续续的传来,哀嚎声和哭声几乎埋葬了整个雪原。


坏果没有活路。


可坏果也能在冰天雪地里萌芽。







—————

《机苦》实体本蹲蹲群:57,63,86,075

欢迎进群蹲蹲唠嗑



评论 ( 7 )
热度 ( 490 )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