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16

16.失窃




“罗伯特!我叫罗伯特!”


“小先生,我叫罗伯特。”


十七岁的瓷刚推门进来,就看到男人蹲坐在玄关里,埋头修理着身前的机器人。


“老师,你在……干嘛?”


“给它换个储存卡。”苏抬头,没有打理的头发垂在额前,露出了些在同盟里少见的温和气质,“你放学了?今天怎么样?”


“一般般。”


瓷歪了歪脑袋,“实际上,理论课还是不太适合我,我更喜欢……”


“下周跟我去工厂。”


“真的?!”


青年人的眼睛都要放出光来。他把背包往地上一扔,小跑过来蹲在男人身边,“真的吗老师?我上周画的图纸你有没有看?我觉得可以让我试试,发动机我做了一点改进……”


苏笑着用脸颊蹭了蹭突然来了精神的青年人,道:“知道了知道了,去洗个手,先把晚饭吃了,威廉姆太太做了你喜欢吃的鲜虾。”


青年人应声去了,临走时还不忘狠狠的抱了抱自己的老师。小机器人罗伯特转着他大大的脑袋,作为家用型机器人,它认识的人类也就这么几个。


“先生,小先生要去吃饭吗?”


“是的。”


男人的双手都是粘腻的机油,有力的臂膀将机器人一只手轻松的提了起来,“换了一个储存卡,罗伯特,可以试试现在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罗伯特是一次“偶然产物”,用瓷的语言来说,属于“无巧不成书”的一类。作为简单的同盟第一代家用机器人,元帅有责任先进行试用,并且随时发现机器人的问题和弊端。


它总是有很多形态,瓷不被允许随便离开莫斯科,因此许多想法实践都要在罗伯特身上实现,比如反粒子射线,热辐射侦察仪,还有行进速度极快的加速履带。


久而久之,罗伯特被这一大一小两个人折腾的成了一个四不像,既可以下的厨房扫的厅堂,又可以扛枪上岗随时备战,偏偏软件系统设定,是一个温柔安静的社恐。


好嘛,温柔安静。


“罗伯特没有做晚饭,先生。请让罗伯特先去准备晚饭。”


“不用了。”苏用手指轻轻敲了敲他的铁壳,“威廉姆太太已经做好了,你可以休息一下。”


“可是罗伯特不需要休息。”小机器人的虚拟表情很是沮丧,“罗伯特的工作就是为先生们服务,先生们不需要,罗伯特还能做什么呢?”


“你可以做很多事情。”男人眼神落到厨房里那个有些瘦弱的黑发身影上,声音都不自觉的变得舒缓起来,瓷此刻正在目标明确的去搜寻自己最爱的浓汤,“你不仅仅可以做晚饭,打扫卫生或者为我们服务。罗伯特,我刚刚给你换的储存卡可以让你更好的感知外界,你可以学习各种各样的技能,甚至情感。”


赤色的眸子重新回到这个小小的机器人身上,带了些独属于此刻的轻松。这是一个一切都在有序发展的新时代,什么都有迹可循,人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盼望,并且都愿意为了这个方向奉献自身。


“定义属于别人,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个体,为之付出的一切,那才属于你自己。”


“我希望你能保护好他们。”苏指了指它藏在身后收纳箱的小放电枪口,“别告诉瓷我知道这些事情,但相对的,我可不希望你伤到无辜的过路人。”


罗伯特察觉到了自己和小先生的秘密被发现了,立刻表情惊慌了起来。他吱吱呀呀的绕着苏转了两圈,头顶的两只钢铁耳朵——这是青年人某些恶趣味,晃了又晃,最后郑重的朝苏敬了个军礼。


“是的先生。”


“你们干嘛呢?”


瓷狐疑的往这里看了一眼,“老师,你又折腾它,我都说过了,我把之前安上去的东西都拆掉了。”


他脸颊鼓鼓,像个狡猾的小松鼠,手上剥虾的动作不停。墨色的眸子又紧张又要强装镇定的控制住自己不在意这里。苏轻轻笑了,他太了解这个从小养大的小狐狸,却也舍不得拆穿他,只道:“我在核实罗伯特的新菜单,看看里面有没有你讨厌吃的香菜。”


“香菜?!不吃香菜!我不要香菜!绝对不要,不要!”



……



男人的睡梦中呓语,俄轻轻叹了口气,将瓷的外套轻轻褪了下来。


美利坚在他身后接过去,他本来没有来的必要,但奈何骨子里是个喜欢挑事且乐于给自己加戏的大少爷脾气,唯恐RUSSIA趁人之危,当即充当起了人形摄像头。


俄被他看烦了,躺在床上的男人身上还有一件复杂的立领衬衫,穿着睡用脚趾头想想也会难受的要死。Russia看了眼身后脑袋上还缠着绷带的金头发,道:“这是我和瓷的宿舍,你看过了,可以出去了?”


“凭什么要我出去。”美利卡小嘴一撅,誓要将耍赖进行到底,“谁知道我出去之后你又要做什么。瓷现在醉成这个样子,万一你要对他图谋不轨,我有义务做好战友的人身安全保护。”


黑发男人在床上睡的不安分。揽着长发的金属发夹被取了下来,漆黑的长发从床头快要落到地下。他本来就是一种不太正常的白皙,亚洲人的肤色很少有这种不见天日的白,病态的肤色上是因为醉酒毛细血管张开而涌上来的一种诱人的红。


他侧卧在床上,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身旁即将爆发的争吵,闷哼一声,颇为笨拙的翻了个身。


一旁的两人也因为这个动作偃旗息鼓。美看了眼床上的人,大气不敢出一下。他拍了拍俄的后背,指了指床上背过身去的男人,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你抱着他,我来给他脱。


好吧,似乎两个人互相监督,彼此之间就能心安理得一样。Russia点点头,不大的宿舍里此刻只有紧张的呼吸声,给瓷脱间衣服都成了虎口拔牙。


俄的动作小心极了,年轻气盛的大少爷不解,以为这人是紧张,半嘲笑半嘚瑟的先伸手。


下一秒,宿舍内就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嚎。好不容易进入梦乡的男人一个跳起,美还没碰到男人肩膀的手就被重重拉扯到肩后,发出一声脱臼的关节错位声。RUSSIA早有预料的往后退,可还是被身体快于理智的室友狠狠的用了个利落的翻滚,双腿夹住脖子带着往下倒。


这一滚又拉扯到了美利坚的手臂,可怜又可悲的财阀小少爷这几天似乎是多灾多难的命。醉酒男人的理智如今才回笼,愣愣的看着自己身下被放倒的两个男人。


“你们这是?”


“我说过了,不要去惹睡着的人。”


RUSSIA开口,语气颇为庆幸,只可惜了胳膊快要断掉的美利坚。屋外突然又在此刻传来警报,敲门声急促的响起。


“怎么了?”


瓷连忙站起来,先拉着被自己压在地上俄站了起来,又去扶可怜的金发小子。美疼的流了眼泪,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整个人顺势往男人身上一靠。


“甜心,你把我的爱情右手卸掉了,你得对我负责。”


“回头再说。”


瓷道,头重脚轻的摇摇晃晃去开宿舍的门。来的人是穿着没来得及更换礼服的法兰西,面色不太好,看到开门的是瓷,整个人肉眼可见的愣了一下。


他似是没想好怎么说,眼神在宿舍里东倒西歪的三个人身上转了个圈,最后重新落到酒色还没来得及淡去的东方人身上。


“瓷。”法兰西有些犹豫的开口,“......事情发生突然,我们看到的监控在宴会刚刚开场。几个大人物进场的时候,安保重心也都因此转移了。”


“刚刚基地临时发的通知,精神力训练室遇到偷窃,‘向日葵’不见了。”

 

 

 

机械苦痛第一卷.赤色风暴.完

请期待第二卷.虚假繁荣



评论 ( 23 )
热度 ( 520 )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