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俄塞X瓷】喝奶•番外

前篇在→这里 


共八节,后续五节24号晚八点会放在正文处礼物解锁的老地方

八节预计一万二千字,内容包括SL,微强制,南苏回顾预警。

不要送礼物,去上面正文送礼物解锁微博地址


感谢您的支持。




1.

瓷回到北京好长一段时间,待到朋友打电话过来,他才想起自己尚未完成的课业。


他去莫斯科那年才二十岁,一晃十年过去,兜兜转转。他想把自己没来得及上完的大学读完,却又有些怯于年岁。


附近的邻居因为他的突然回来,连眼神里都带着浓浓的好奇。瓷装作若无其事,安排了多年未见的朋友到家里吃饭。那日晨光刚从厚重的床帘外露出一丝,长发男人便要爬起来去准备买菜。


床上睡着懒觉的青年一把勾住了他的腰:“去哪?”


“家里来人,要去买菜。”


“让他去。”


瓷知道这只充满了困意的小熊嘴里的“他”说的是谁。他哭笑不得,“塞去上课了,他学业重。别说小塞,你也一样。两个连厨房都没进过的小少爷,真让你去买,恐怕菠菜青菜都分不清楚。”


“能分清。”俄嘴硬,手臂迟迟不愿意收回来,闷着头埋进穿着睡袍的男人的胸膛,“吃一口就能分清了。”


“是是是。”


瓷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两个崽子跟着他回到北京之后,一个去上了当地的艺术大学,令一个则收拾起了家里的事业,将重心往东迁移。小塞每天都要早起,瓷会再早半个小时起床给他做好早饭带上,等到送走了小的,再回到床上来哄这个大的。


谁让他还是他们的“小妈”。




2.


俄短短二十年从来没到过这样热闹拥挤的地方。


空气是被划分成块的。靠近大门的是泥土的冷腥,往里飘着的淡淡的肉腥,再深入就是水沟里蓄积打氧的水腥。


他亦步亦趋的跟着长发男人往里走。天正冷 ,瓷穿了件深灰色的大袖长衣,幸好他高瘦,还能将宽宽大大的厚衣服撑起来。


此刻的男人正低头筛捡着晚上做饭要用的青椒。俄看着身前人发红的耳朵,快步从身后赶上去,将帽子盖在了他头上。


男人一愣,微微侧身靠过来:“无聊了?”


他摇摇头,注意到了摊主大妈好奇的目光。来北京这些时日,俄遇见过很多次。这里的人纯朴热情,对什么都有无限的好奇,视线直白到让人感到冒犯。他轻轻揽住男人的腰,注意到另一头藏在花花绿绿的蔬菜之后的店老板发出一声倒抽气的叹息。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中年妇女头发有些花白,支着头八卦的冒出来,整个表情都是一个目瞪口呆啧啧称奇。瓷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小时候马戏团里的那只小猴子,不清不重的拍了拍青年人骨节分明有力的大手,往旁边撤了一步,道:“蔬菜不会买,水果会挑吧,去那边买两个苹果。”


银发小子嘴里嘟囔了一句俄语,瓷没听清,他在莫斯科生活了不少年,却还是对于语言不太上道。青年人垂头丧气的乖乖去了,带着一路菜市场摊贩好奇的视线,最后停到了其中一家水果店门口。


小熊似的高大男人吓得老板大气不敢喘,双脚跑到店门口随时准备跑路。俄指指摊上的苹果,面无表情的伸出两个手指。


这年头照相刚刚兴起,照相的人基本也是小资家庭,店老板愣了一愣,也跟着比了个二。


“……耶?”


耶个腿腿啊!


时刻留意着人的瓷哭笑不得,付了钱拿了菜一路小跑到水果摊门口,说了句不好意思就把小熊崽子薅着衣领子拽走了。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苹果都没买,怎么就走了?


“苹果,苹果还没买。”


“我不吃苹果了,回去给你做别的。”


快步走在前面的男人耳朵脖颈红成一片,也不知道是憋笑憋的还是看人犯傻丢脸丢的。两个人一路走到菜市场门口,两个人骑了一辆三八大杠,瓷二话不说的把菜全扔俄罗斯怀里,长腿一跨上了车。


“我带你。”


他说这话耳朵的红还没退下去。青年人眯了眯眼,嘴角上扬,像看好戏似的沉默且听话的上了车。


两个人体重加起来要二百五六十斤,自行车压根骑不动,黑发男人挣扎半响,顺利骑了几十米,他一身汗尚能坚持,自行车没有汗毛孔所以不能,咔哒一声,掉链子了。






3.

塞尔维亚走到楼下的时候,就听见家里传出的方言嘹亮。他刚敲门,瓷带着满屋子的饭菜香气微笑着站打开了门。


“小妈。”


塞尔维亚对于这两个字有种近乎疯狂的执着。他从小没有母亲,性子表面上是温和春日的流水,实际流水下是全部冻住的万丈冷冰。瓷弯腰给他找鞋子,大嗓门的来源——瓷许多年之前的老同学,一个满面络腮胡的胖子从客厅冒出头来。


“这谁啊?”


“我……我弟弟。”


瓷略微一愣,下意识开口道。络腮胡点点头,道:“又捡了一个?你弟弟真多啊。”


他大步走过来,带着一身酒气,身形一移顺带露出了客厅里显然已经喝迷糊的银发青年,“哈喽!买奶木一字京!”


“……”


“您好。我会中文,您叫我小塞就成。”


俄罗斯喝多了酒,听见那蹩脚的英语开始耍酒疯似的低低的笑。瓷在旁边不知道该说什么,听见京开始迷惑的嘀咕:“这老外中文讲的真不错,我啥时候英语也能这么溜就好了……”


塞尔维亚进屋把画板放下,顺带着将房间里打量了一遍。床上一早叠好的被子显然被动过,房子小,只有两个卧室,一间给了俄一间给了塞,瓷单独在书法又搭了个小床,不过他也不需要就是了。


带着眼罩的青年看着那动过的被子显然有些吃味。他一抬手,不小心碰倒了床边的花瓶。瓷在屋外问怎么了,他有些抱歉的回了句没事,开始弯腰收拾一地的碎玻璃。


白瓷地板砖干净的能用来当做镜子。刚蹲下来,床底一个巨大的木箱就映入青年人的眼帘,带着里面零零散散的一堆陈旧笔记本。




4

苏和南的军火生意做的很大。

评论 ( 21 )
热度 ( 543 )
  1. 共2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