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筑梦公馆趣意童真24h/19:30】魂断爱丽丝

病娇闵蘅预警

男房东




“您好老师,我是闵蘅。”

“我喜欢爱丽丝梦游仙境,您喜欢吗?”




1

房东恋爱的第一天,公馆外面就出现了一只断了头的兔子。

毛色雪白无辜的兔子失去了头颅,旁边丢了一把美工刀。

彼时房东刚刚睡醒,第一次留宿在袁天一房间里,属于小情侣的羞涩还没过去。前台的小姑娘匆匆跑过来,只一句就让温和的男人变了脸色。

“我知道了。”房东点点头,下意识地撩了一把额前的碎发,“这几天多照顾着闵蘅,看第二天怎么样,如果还有,我们就报警。”

这根本不是意外。

兔子死相凄惨,旁边还放着闵蘅的美工刀。

死了还要把凶器丢在这里,只怕目标有问题。房东缓缓吐出一口气,身后的袁天一皱着眉头,思索到:“先调监控吧,看看昨天晚上谁来过。”

房东点头。

第二天,公馆外又死了一只兔子。

 


2

房东晚上端着夜宵去敲闵蘅的房门。

“老师。”

年轻人眼眸中有些久违的惊喜,“老师,您来找我吗?”

他语气有些天真热切,像只被主人残忍抛弃的大狗。房东突然心底一紧,难言的怪异涌上心头,道:“有些晚了,还在赶稿子吗?”

“嗯。”

闵蘅点点头,嘴角右下的一颗小痣在房东眨眼间有些暗红的颜色。后者眨眨眼睛,闵蘅问道:“老师眼睛不舒服吗?”

“没有。”房东摆摆手,笑着将手里的夜宵递过去,“今天六一儿童节,给你的礼物。”

青年人眸色微动,似乎不敢相信,抬头看了眼笑着的男人,又缓缓低下头去看着餐盘上的夜宵,“给我的…….六一儿童节礼物吗?“

“嗯。“

房东将餐盘放到闵蘅手上,看了眼青年身后昏暗凌乱的房间。他现在不方便进去,大晚上的,落到袁天一耳朵里只怕会吃闷醋,然后又被好一顿折腾,“你吃完记得收拾收拾房间,早点睡觉,爱惜身体,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我说,好吗?“

有些落寞的青年人乖巧的站在房间门口点头,他的肩膀还侧出一个身位,看来是特意给谁留的。房东拍拍他的肩膀,转身欲走。

“老师!“闵蘅突然开口,”你喜欢爱丽丝仙境吗?“

“嗯?“

房东有些诧异,随即意识到这或许是年轻人新开的漫画世界观。他摸了摸脑袋,开始回想起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小故事。时间太久了,大体故事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那个地方很神奇吧?要是没有坏人,我还挺喜欢神奇的地方的。“

“但是漫画故事里,怎么都要有一个反派吧?“

“不会的。“闵蘅突然有些激动,”不会有坏人的,老师,什么都不会变的。“

什么都不会变的。

 



3

袁天一最近越发喜欢睡懒觉。

房东从公馆外跑步回来,键盘上挥斥方遒的袁组竟然还在睡。两个人在一起一周了,袁天一的精神竟然一天不如一天。

“你最近怎么了?“

房东有些诧异,轻轻推了推昏睡男人的肩膀。袁天一迷迷蒙蒙的醒过来,“跑完步了?“

“嗯。“

房东随口答了一声,“你最近怎么了?要怀也该是我啊?“

“去你妈的。“

他骂人都没有多少力气,房东得逞的笑笑,眸底还是有些挥之不去的担忧,“你最近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说真的,感觉你最近越来越喜欢睡觉了。“

“难不成是我把你榨干了?“
袁天一见惯了他说骚话,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把人按到床上,”最近兔子的事,怎么样了?”

“前天又来了一只,这星期三只了。“

房东有点头秃,下意识的叹了口气。闵蘅最近一直和他们疏远,从袁天一和他承认关系后,这小孩就不怎么再和他们一起玩了。

崆峒吗?

房东不是个爱干涉别人生活的人,形形色色的人也见过不少。虽然还有些遗憾,但也什么都没有说,尽可能地不怎么出现在闵蘅面前,直到这次的兔子恐吓事件。

他窝在男人怀里,突然有些迟来的睡意,十月底的温度已经不算温和了,晨跑之后重新换上的毛衣料子轻轻的戳着他的下巴。

“我有点困了。

“困了就睡。”袁天一道,“我也困,一起吧。”




4

他一觉睡到第二天的中午,管家过来敲响了房门。

闵蘅坐在客厅中央。一向社恐的青年人此刻竟然安静的低头坐着,身上还有大片的猩红血迹。

“怎么回事?”

房东被吓住了,小跑着过去看。闵蘅表情有些呆傻,看见他来,颇为勉强的笑一笑:“老师。”

“这是怎么了?”

房东半蹲在他面前,看着一身的血无处下手,连理智都要丢到天灵盖外面去了。

“别激动,他没受伤。”袁天一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一旁的警察,“你先去跟警察去录口供,他们有事情要问你。”

于是就问到了监控视频的问题。房东带着他们往外走,一边道:“最近总是有人来公馆恐吓,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第四只了。”

“监控之前没查过吗?”

房东有些诧异,突然想起来监控这回事。他在记忆力曾经想起似乎有人提醒他查监控,似乎有人要求他查监控,甚至有房客因为恐吓要退房搬走。自己是怎么做来着?

他摇摇头,突然发现自己缺失了一些边边角角的记忆。

他一路带着两个警察来到了监控室,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安保处的人不知道哪里偷懒了,他心里默默想着自己一定要狠狠的扣今晚值班人员的工资,另一边自己打开电脑,开始调这一周的监控。

正此刻,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
监控调度屏上开始缓慢的播放只有一盏路灯的黑夜。浓稠的昏黄像是过期即将发霉的果酱,袁天一那边似乎信号不好,断断续续的。

“喂?”

房东又喊了一声,终于听到袁天一的声音,“待在……不要动……闵蘅…….幻境…….”

他没想通什么意思,突然发现自己身后的两个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监控室里的音响放着晚风呼吸的心跳,整个房间安静到可怕。

兔子的尖叫划破了空间的沉静。呆立的房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地看向其中。黑影穿着普普通通的雨衣,将整个人都包裹住,手上尖利的美工刀一下又一下刺进地上躺着的无辜兔子的身体中。

然后,在兔子的尖叫声中,割下了那颗小巧的头颅。

一眨眼,人影又不见了。

房东本能冲到电脑前方开始往后调时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手刚碰到鼠标,虚弱苍白的人脸就出现在了宽大的屏幕中。空空的眼睛死死盯住屏幕另一侧,时间另一端的人,表情还有些刚刚虐杀过后的狰狞,嘴下的痣被鲜艳的兔子血盖住。

一星期前的闵蘅看着摄像头呆呆开口:“老师,我的爱丽丝……“


评论 ( 3 )
热度 ( 77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