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耀】王哥也想谈恋爱于是小号2

露子的设定是在中国长大的。



吃完饭伊万要送他回去。


他们俩四五年没见,上司们有意要撮合这一对,几个人就全都打着哈哈,自觉给这两个年轻人留空间。


王耀哪有心思想这些啊。他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小号活了,甚至还看了两三遍自己在公交车上有没有发错人。


没有,对话框上面是他几天前亲自打上去的“X先生”,可是这个号是自己旧手机的小号,还有谁能知道?


一定是整蛊。


伊万看他面色惊疑不定,问道:“耀耀你怎么啦?”


一声耀耀把他唤了回来。王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尽量让自己先暂时冷静下来。


安的安的。


那个号里就只有他给自己发红包剩下的488块钱,对方说不定也猜不出支付密码。小号里啥都没有,除了他自己和自己给自己发的那些聊天记录罢了。


淡定淡定。


王耀直到现在才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蠢的事情。万一是被身边人发现了,发现他王耀想谈恋爱想疯了自己跟自己谈,他还要不要活了啦?!


“小耀……你没事吗?”


伊万又问了一遍,“五年没见了,你连坐车的一点时间都不愿意分给伊利亚吗?”


比他高了一头的男人像被主人忽视的小狗狗。


“啊……”王耀心神不宁的笑了笑。他与伊万也有这么多年没见,先挑了个话题问:“你在国外,学的什么啊?”


“学的管理学哦。跟着室友开了个公司,伊利亚下周还要去西伯利亚。”


上周刚扛着水管把北欧“管理”了一遍的伊万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些羞涩的笑道:“我这没换衣服,刚跟朋友谈案子要穿正装,出公司就被抓过来了。”


到底是谁呢?


谁能登上他的小号呢?


他一路都心不在焉。伊万送他回家之后也没多留,仗着自己现在长高了,摸了摸他的脑袋就回家去了。


王耀这才忙从口袋里找出自己的手机。


“你是谁?”


先搞清敌人身份,王耀需要判断一下自己社死或者即将社死的范围面有多大。


“我是你的X先生啊。”


该死,这货还看了他的朋友圈!


“你是不是认识我?”


“是的(’可爱狗狗眼。jpg‘)。”


王小耀都要崩溃了。


对方即使知道他的名字,那也可能仅仅只是知道而已。


可是能搞到他小号的人怎么可能只知道他的名字嘛!


王耀细细的一思索,决定先从基底打探起:“你是男是女?为什么要偷我的小号?想要什么?!”


账号已经登不上去了,对方一定是改了密码。手机卡他现在又找不到了,小号还是几年前他搞着玩注册的。结果现在一失足成千古恨!


如果被其他人知道……


阿尔那嚣张的狗狼批发厂不得直接砸他头上!


还有亚瑟,看上去不声不响,实际上对他的私生活感兴趣到可怕好不好!


还有还有,楼下刚搬过来那个留着小胡子的闷骚法国男人……


“男的,不是偷,想要王耀当我男朋友(娇羞.jpg)。”


“你少来!”


王耀一想对面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就开始心里发麻。还要自己当他男朋友?整蛊还好,对面要真是个色咪咪的大叔,那岂不是自己脑子秀逗了!


“我给你讲哦!我发小有朋友是黑客很厉害的!我现在就让他去查你的地址!”


王耀连忙手忙脚乱的去通讯录找刚走的伊万的号码,打出之前又顿了一下。自己该怎么跟他说?说自己的小号被人盗了?小号对自己很重要,是他的假男朋友,必须要找回来?


还要不要面子了啊?


要不然做缩头乌龟?真的被身边人发现了就打死说是真的男朋友?


那岂不是让那个偷他小号的人得逞了!


抱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王耀还是给伊万打了个电话。


“伊利亚。”王耀不太好意思的开口,“我想问问你哦,你有没有什么搞计算机的朋友啊?“


“有哦!“


“那……那他们搞计算机的,知不知道号被盗了怎么办啊?”


伊万那边不知道在干什么,声音里还带了点笑意:“耀耀的号被盗了吗?”


“是啊。”他心虚的摸摸鼻子,“OO上很早的一个小号,对我挺重要的。结果用了还没几天就被盗了。”


“这样吧耀耀,你周末跟我一起出来吃饭,如果能找到手机卡的话,就把手机卡带上,我们当面聊,可以吗?”


王耀忙不迭的应下了。


他又开始翻箱倒柜找自己当年的旧手机。王耀工作之后就把自己房间里的东西全部搬了出来,连个自己喜欢的小贴画都没放过。


他曾经还因为小贴画和小屁孩伊万起了争执。


哪儿呢?


他从卧室找到书房,柜子里的小玩意全都被他放到了地板。一圈寻找无果之后,王耀在地上蹲的双腿麻木,一起身迈步,就实打实的被地上的什么东西拌了一下。


“嗯?”


他低头看,发现是一个棕色皮的笔记本。


“今天是9.10号,是中国的教师节。上司给我的零花钱被我拿去买游戏机了。幸好在楼下见到了王耀哥哥,他给了我一束喷了香水的假花。哥哥人真好,我好喜欢他。”


“耀耀哥哥的香水里有什么呢?我竟然过敏了。厨师叔叔给我炖了好吃的可乐鸡翅,虽然在医院里医生不让吃,但我还是偷偷吃了几块。”



王耀看的好笑。这应该是伊万小时候的日记本,不知道怎么就跑他手上了。他给伊万拍了照片发过去,写道:“你的日记在我这。我没看哦。”


伊万看着手机里的照片,陈旧的笔记本上面还有当年他自己写的名字,歪歪扭扭的伊利亚布拉金斯基。


他手边还放着一个破旧的小灵通,雪白的屏幕照亮了黑暗里的一小片。



评论 ( 8 )
热度 ( 226 )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