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12

我爱亲亲和贴贴!

暗戳戳生气的强势🐻可爱丝了!




第十二章.坠落亲吻


逃生舱很挤。


斯拉夫人的块头本来就大,两个成年男人把一个小小的空间塞的满当当的。


温度还在不断上升。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俄那双漂亮深邃的蓝色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瓷被盯得有些变扭,偏偏嘴上还不留情,逞强道:“哎呀,同盟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你跟我一个逃生舱,估计他们是不会来救你了。”


这话还有几分气急败坏,像是对方毁了他什么计划一样。俄倒还是那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视线紧紧粘在男人有些绯红的侧脸上。头盔进仓后自动缩回链接衣中,此刻那层甲衣下遮盖的修长脖颈露出了半分,颈骨和血管因为侧头形成一个脆弱且精致的凹凸。


他们仍在下坠。大气中不平坦的气流波动对于这个拥挤的逃生舱似乎也影响不到什么。长发男人的视线在头侧游荡,就是死活不愿意转过头去,空气都随着温度变得有些暧昧。


“瓷,听到请回答,瓷!”


“赤色风暴自爆了,你和Russia怎么样?”


正此时,总部的通讯频道响起。瓷像是逃避一般,立刻回复道:“……都好。Russia的逃生舱按钮坏掉了,我们俩在一个逃生舱里。”


这话里还有些庆幸,法兰西有点搞不懂状况,但好歹人好好的,因此也没有多想什么:“谢天谢地,我们会定位你们的逃生舱位置,那我们总部见。”


“总部……呜……”


什么声音?


法兰西诧异的支起耳朵。通讯频道却在此刻被人从逃生舱那头手动切断了。


拥挤的空间里,话还没说完的瓷只觉的下巴上一凉,接着被人强势的把脑袋掰过来。


他视线里的Russia还没聚焦,就见放大的银色发丝逼近。面对面的男人头发上还有血和汗,胸腔呼吸粗重,一身上下带着冷冽的气味,丝毫不留余地的以唇封缄。


这人连嘴唇也是冰冷的。长期的战斗滴水未进,让这两片唇的触感并不算太好,带着一点低低的愤怒和不解。干燥的唇瓣抵上男人有些惊慌后退的嘴唇,瓷避无可避,他身后是逃生舱坚固的舱壁,身前是冷冽且不容抗拒的呼吸。


冰冷不会永久,长发男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鬼使神差的张开了嘴。他们太累了,长时间的体力消耗,命悬一线的精神状态紧绷,能够互相安慰的最好办法似乎也只剩下了这一种。


混在一起的温热的唾液把干硬的唇沁润。呼吸越来越错乱,艰难。从抗拒,到不知所措,到迎合放纵。不知道在混乱呼吸里度过多久,逃生舱还在往下坠落,似乎他们在天空的自由下坠永不会触底。两个人的吻越来越痴迷,逃生舱里的温度让他们身上都起了薄薄的汗。


随着舱体一个颠簸,理智回笼的瓷呼吸不稳的揽住身前男人的肩膀,闭着眼睛承受落在脖颈侧的亲吻,嘴唇嫣红,声音沙哑的开口讨饶:“够了。够了。”


他们的状态都不太对劲,瓷可不想在逃生舱里就被点上火。俄闷闷的听话,将头埋到了男人的颈侧。


两个人在狭小的空间里互相拥抱,再多的话都不足以填补此刻的寂静。他们落到了茫茫的大海中,漂浮在辽阔的海面上随波飘荡,不知道要多久,救援的人才能到来。


“瓷。”


“嗯?”


“回去之后,你……你……”


不善言辞的俄抬头想说什么,却又忽视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后脑勺重重撞到逃生舱的舱门。银发男人眼神里有了些少有的吃痛和羞恼,习惯性的“呜”了一声又蔫了下去,把头放在瓷的肩膀上。


挺好玩的,像头笨笨的小熊。


瓷的眼里有了些笑意,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好心的去摸摸怀中人可怜的后脑勺,开玩笑的拿出之前哄小孩子的招式:“痛痛飞飞~。痛痛飞飞~”


上一秒还拳打尾立鼠脚踢变色龙的机甲战士已经不存在了是吗?


俄也不知道是在配合他还是真的受用,竟然配合的放松下来。瓷从后腰里又摸到了什么,塞到沉默的小熊手里。


俄这才来得及看,是和驾驶室里一样的糖。


“你衣服口袋里掉出来的,我就顺手捡了起来。”瓷的声音柔和轻缓,吐出的呼吸打在俄的左耳边,“之前天天看你把手塞进口袋,我还以为那里面是防身用的东西之类,结果却是一口袋的糖。你是真喜欢吃糖啊。”


他小小的感慨,俄罗斯默不作声的剥开糖纸,塞了一块进了他的嘴。瓷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融化的微苦巧克力外皮之下还有一层坚果夹心,饱腹感还挺足。


“你决定自爆的时候,想到了什么?”


俄突然开口。美滋滋吃着糖的男人一愣,眼里有些无奈,玩笑道:“想没有把总部轰了,有点亏。”


撒谎。


俄罗斯心想。


那个瞬间,决定爆炸那个瞬间,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打算进逃生舱。


瓷按下了逃生按钮,也将他拉到自己的位置,如果不是自己临到关头把人拉进来,这人分明就是想去跟着机甲一同炸成烟花。


瓷察觉到了他的沉默,知道自己那点小九九都被看穿了。他也不打算解释,含糊的笑一笑,把手里的另外半块糖塞进了还要开口的男人嘴里。


“我不可能这么早就放下。”他像是在讲一个平平无奇的小事,“赤色风暴是我唯一用过的机甲,他陪了我近十年。他是……很多人的结晶,那些人现在可能不见了。”


瓷的眼眸中露出些怀念,语气沉重:“我是真的后悔,没有把同盟一起炸了。你知道吗?十年前,泛太同盟不是这样的。”


十年前,在元帅的领导下,同盟的思想理论开放先进,人人平等友好。没有人畏惧死亡,每个人都愿意为了人类的和平而奉献生命。


那些纯粹而热血的时光,都被功勋墙上的一副纪念照片封印。


“我知道的。”


“嗯?”瓷有些诧异,“你不是才刚到同盟三年吗?”


俄斟酌半响,沉声回道:“其实……我们俩曾经见过的。”




小熊其实和爹见过面的,只有一面。

28号要考试,所以下次更新就是28号了。

喜欢请多多留言,心心,推荐,谢谢!



评论 ( 12 )
热度 ( 683 )
  1. 共2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