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

下章开始谈恋爱!

快要完结了家人们



第十一章.绝处逢生


机甲驾驶员连接大脑通感的时候,为了让他们能更好的战斗,链接衣同时也设立了机甲通感。


忍受疼痛,是每个人训练的第一课。


怪兽的每一次撞击,撕扯,都会等比例的给驾驶员带来痛感。瓷被刚刚穿过心口那一下打的眼前花白,张开嘴大口吸了几口气才缓缓回神,第一时间就是去看身边搭档的情况。


俄显然比他更能忍,如果能忽略他几乎充血的眼底。瓷恍然想起来,四代机甲驾驶员很少能持续近乎24小时的战斗,更何况是在身体本来就已经受伤的情况下。


三代驾驶员的早期机甲大都是单人驾驶,所以接受的精神力训练远比如今要高。


“你……你还好?”


瓷熟练的从腿部的储存格上拿了只舒缓剂扎进身边人的手腕皮肤下。俄点点头,银色的头发已经完全汗湿了。剧烈的疼痛让他嘴唇苍白,“……我可以。”


他没有断开机甲链接,昏昏沉沉的疲惫被凌冽的抑制素强力镇压下去的感觉从身边人的大脑同步传到自己的感官上。俄压抑着痛哼出声,驾驶舱位于机甲头部,此刻二人失重,炮弹重新预备装填,在摇晃颠簸的瞬间,他的手里突然多了一颗硬硬的糖。


赤色风暴被那条新冒出来的“变色龙”扫进海水中,长发男人牵动动作跟随器,似乎只是一个顺手,顺手擦过他因为痛苦紧紧攒成拳头的手,指尖用了一个巧劲,将那块捂的温热的糖塞进他的掌心。


“二号引擎完整。准备重启。”


频道内传来指挥室的提问,男人不在意的轻声回道,手指间的虚拟成像不断变换。俄罗斯紧紧握着手里的那块糖,不知怎得,心口突然想说好多好多的话。


他本就不是一个多言的人。在同盟的边缘化,迫使自己的性子变得冷漠寡淡。


深邃的海底,赤色风暴脚下熄火的发动机重新打出火花,在他身后,黑云压城,灰暗的天光露出些淡淡的白。


“Russia的状态不好,他太疲劳了,预备三分钟后逃生舱撤离。”


银发男人身形一顿。


“不。”他立刻反驳道,“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你这是在小看我。”


“我没有。”瓷侧过头,将屏幕上不断下降的链接指数轻扫过去,“你身体指标已经下降道阈值以下,大脑负担太重。”


这人说话冷冰冰的,一点都不像刚刚往他手里塞糖的偏心样子。俄当然不会就这么服从命令,只沉默着开始准备手上设定的预备轨道。


接着,瓷只听见在机械运行的轰鸣声中,一个清脆,利落的“啵”声。


俄竟然一声不吭的将逃生舱的发射按钮给拔了下来!


机甲逃生舱只有两个启动按钮,一个在机甲上,另一个在总部的远程控制中心。瓷被这粗暴直接的做法开了眼界,眉尾控制不住的翘起来:“你这又是搞什么?”


他话音未落,缠绕着机甲的怪兽就张开了遍布尖牙的大嘴。牙齿一口扣住赤色风暴的大脑驾驶舱,坚韧的铁皮发出顽强抵抗的咯吱声。刚刚预热好的链剑拦腰一斩,长长的蛇尾瞬间一分为二。


与此同时,法的提醒也在频道内响起:“变色龙没有痛觉,攻击他的后脑时是唯一方法。瓷,他的咬合力还在上升,很快就会超过机甲的最高承受力。”


超过之后,就是驾驶舱破了个大洞,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可能会被海水淹死,也可能会被怪兽喷出来的浓酸烧死。


瓷心下一紧。


怪兽在不停的往前推进战线,尾立鼠一击得手,毁掉了一个引擎后便消失不见。赤色风暴在消耗中已经弹药空空,这场战役打的太长了。红色巨人一掌擒住蛇头,俄趁机打开右手的发射器,三发粒子炮弹打出去飞进怪兽的大嘴,除了爆炸声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尾立鼠的目标在你,瓷。雷达显示它一直在你附近运动,务必小心。”


“我知道。”


男人轻声应下,长腿一抬。红色巨人的腿部结构随之而动,几十台肌肉引擎蓄力而出,一个漂亮的膝踢,将一直缠在赤色风暴上的狗皮膏药一脚踢了出去。


不知怎得,此刻半死不活躺在卡特彼勒运输仓的美利坚裆下一痛。



 

 

通感相连,每一次喘息,疼痛,大脑里的每一次挣扎,设想,俄罗斯瞬间就知道了身边搭档的计划。他下意识地往右手边看去,看见地只是东方男人带着汗水地半个侧脸。


等不了了。


两个人都已经体力告急。这两只怪兽也见不得好到哪里去,用尽了法子来打“持久战”,本意就是像让他们疯狂消耗精力和体力。


脑袋上的护甲太厚,需要足够的冲击力才能打破。与其用链剑苦耗,倒不如顺了他们的意。


四分钟之后,站在大海中击杀两只怪兽的赤色风暴突然不动了。


疯狂翻滚的波涛拍打在坚硬的钢铁上,蠢蠢欲动的白色变色龙与海水融为了一体。天地间一时安静下来,安静的诡异。


一丝凌晨破晓的曙光从海面上缓缓浮起,洒在红色鲜血一般伤痕累累的机甲上。轰鸣的巡回飞机缓缓靠近沉寂下来的巨人,空气在眨眼间撕裂。


那只只剩下半个头的尾立鼠终于伸出了他长长的尾巴,得逞一般的再一次向着巨人的心口而去。


赤色风暴的眼中闪了闪一道黄色的启动光。铁手顺势一揽拉住粗糙的尾巴跟,在右臂被割断之前,另一只手抓向空气里的透明,任由两只怪兽缠住双臂动弹不得。


核动力发动机开始自杀一般的轰鸣作响,不远处在总控室指挥的法兰西吃惊的缓缓站起来,意识到什么,开始手忙脚乱的指挥逃生舱。


空气被撕裂成最小的碎块,赤色风暴驾驶舱里的温度由于超负荷工作开始迅速上升。红色的警告灯不停闪烁。


黑发男人因为疼痛开始耳鸣,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颠簸摇晃中,头顶上的铁皮大片大片的开始掉落。


“还有最后一步。”


俄右手打开机甲脚下的飞行引擎。最后一点动力源,灼热的火焰冲开层层海水,将赤色风暴缓缓带上大洋中心的上空。


两只无所依靠的怪兽察觉到了局势不妙,开始奋力想要逃离,却被赤色风暴紧紧夹住。


“这个角度再飞三千米,残骸就会坠落到陆地上。”


瓷提醒道。身边沉默的Russia点头,伤痕累累的手指快速设定好预备秒数。

短短几秒之后。


红色巨人终于变成了天上的烟花,带着往下快速坠落燃烧起的小颗粒,最后全部挥洒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海面另一端的旭日东升,颜色与消失在天际的机甲几乎一样。一个简简单单的椭圆形逃生舱以每秒一千多米的速度随着那些火烧起来的残骸快速坠落,最后悄无声息的一头栽进了海洋的正中。


天亮了。




评论 ( 11 )
热度 ( 578 )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