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10

第十章.历史颂歌



该如何形容呢?



许多年之后,同盟的实战演示墙上都会反复播放这一段战斗。赤色的高大机甲隐没在深海中,在翻滚的波涛中准确的擒住怪兽的腰部,眨眼间将可怕的物种掀倒在海水中。



他身后是严阵以待的莫玉台基地,训练有素的直升运输机一批一批的将避难的工作人员带走。红色巨人屹立在一千米开外,几乎毫无退路。



莫玉台是泛太同盟的大半个心脏,人类机甲研究的结晶几乎都从这里走出。赤色风暴可以从无数个方向进攻,可他唯独不能面向自己身后。



怪兽在海中挑衅,嘲笑。嘶哑的嚎叫压抑着即将冲破封锁的初日,天空下了大雨,钢铁巨人的心口发动机轰隆作响,滴落其中的雨水被速度极快的旋转和极高的温度立刻气化,随着肌肉引擎的金属拉扯声,在一触即发的僵持局势中散开了一带烟雾。



地球上的裂口早已经关闭了。如今消灭的怪兽,大都在地球上孵化长大。相较于他们惨败的前辈,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沉寂在地球多年的模拟思维。 

              

                                             

模拟思维不包括他们与生俱来的贪婪和血腥。赤色巨人一次一次的反击回挡,尾立鼠的尾巴有锋利的肉刃,瓷对这该死的尾巴熟悉的很,当年赤色风暴的右臂就被这样一条尾巴轻松割断,导致前机尽失,开始落于被动。



战斗整整持续了一天。法兰西没有跟随大部分人撤离,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能搬走的。他和一小部分人留在了指挥室,其中包括驻扎在莫玉台研究进二十年的老教授,以及刚刚到港驻扎的新兵。



蓝星其他各处的基地也开始联合,在不远处的钢铁巨人打空左手炮弹的时候,海姆达尔终于有了讯息。



美和英的情况并不好。海姆达尔与他对战的四级怪兽近乎两败俱伤,后者遁逃无迹,前者的电力动力源空空如也,信号电路几乎彻底断裂。美利坚的肩头被机甲链接的通感直接烧掉一大块肉,半掉不掉的挂在露出来的骨头上。



英的面色也不好。兄弟两个毕竟在此刻通感相连,一个疼的咬牙,另一个也好不到哪去。在狼狈露顶的控制舱里恨不得互相锤上两拳。



“那东西快的很,叫啥来着?”



“变色龙?”



“变你个鬼!“



“那还不叫变色龙?”满脸冷汗的美丽卡翻了个白眼,“快的几乎看不见,还能变色,活像一条海蛇,又丑又恶心!”



这兄弟俩真的也有些福大命大的运气加成。英想起了什么,问道:“基地目前怎么样?”



“赤色风暴在拖时间,右手弹夹已经打空了,距离太远目前看不到严重的损伤。”



“瓷?”



“还有俄罗斯。”



一边默默听着的美利坚冷哼一声,被深知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老哥重重地踹了一脚。



“不管怎么说,你要拦着瓷。那家伙打起来不要命,更不要提这次地怪兽是那只尾立鼠。”



法点点头,把视线落到阴翳天色的那一头,语气不自主的露出些探究:“你说,为什么就这么巧呢?五年前杀死他的是赤色风暴,五年之后他还要来找,目标明确。这种低等动物,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呢?”



“他们并不低等。”英格兰打断道。他额头被打破了一个大裂口,藏在发丝之下,一边给自己上药一边反驳道:“只从这次攻势来看,你不觉得这些东西已经有了些‘人性’?”



从引开大部分战力,到打不过就逃,再到最后所谓的“报仇”,还有更早之前的侵入基地,怪兽的思考方式越来越复杂,或者说,更趋向于“人类”。



美利卡越想越慎得慌,不自主地哆嗦一下。他咬牙切齿地躺在驾驶舱里,卡特彼勒属于货运型机甲,稳定性没得说。把十几吨重的同盟新星抱在怀里轻轻松松的往距离最近的基地赶。



给他包扎的是随机甲出勤的女军医,听着通话手一抖就将缝合的针线扎错了地方。



麻药不够用,美全给了脑门破了大洞的英,好歹兄友弟恭了一回,换来了英丝毫不感激的两个白眼。现在疼的连骚话都说不出了,窝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可怜。



苦着脸的世界灯塔:“我……我能说一点遗言吗?”



英:“……”



法:“……请讲。”



灯塔:“让瓷活下来,不要管他那个便宜搭档,势头不好就赶紧按逃生舱跳出来,我还等着给他一个热吻。”



英:“我现在就让你下地狱!”



 

 

赤色风暴的整体情况并不乐观。在连天的雨幕之中,打空弹药的右手几乎只能依靠新装上去的链剑。


驾驶舱里的两个人没有任何沟通,动作却完全一致,精神链接指数在每一次攻击中一次又一次创下一个奇迹。


银色的链剑在机械运转声中出鞘,雨水顺着锋利的刀刃滴落下来。前设计师的美学几乎满分,宽肩窄腰的钢铁巨人此刻就像一个隐忍的江湖侠客,如果忽略他前方丑陋可怖的怪物,简直就是完美的写生素材。


他的枪口仍在预备。因为软件架构的时间原因,赤色风暴所有的目标都需要手动校准。驾驶舱里传来的断续图像只能看到背影,没人知道为什么两个人能在动作一致的同时,一心二用的将枪口重新调准。


几乎眨眼间,锋利的铁刃穿透怪兽的盔甲皮肉,擦着火花的枪口毫不犹豫地连击数发,破碎的血肉滴落在海中,一个漂亮的过肩摔之后,迷迷糊糊即将沉入梦乡的美听到一声嘶吼。


“身后!”


他瞬间清醒,恢复通讯的视频投影上,伤痕累累的红色巨人被突然出现的长蛇一口咬住肩膀,阴森的牙齿扯掉他肩膀上的一块铁皮,不断爆炸的火花闪电之后,奄奄一息的尾立鼠也紧跟上来,用剩下半个的尾巴狠狠的刺断了赤色风暴的胸口引擎。


那是他们在南岸放跑的那只“变色龙”。







五月底要准备考试,学校方面参加了些比赛,可能没办法保证两天一更了,但周更是一定会有的。

喝奶那篇的番外目前在愁尺度问题,我个人不喜欢写大鱼大肉,就喜欢写温温馨馨甜甜腻腻的小片段,不知道各位能否接受。

已经开始想五百fo的福利是什么了。

点梗通道开放,脑洞来点摩多摩多。



爹打完怪兽,打算再写写五大善人的日常吧,留点章节给孩子谈恋爱吧。

关于番外:

目前初步定下来的是一个苏的if线,另外再加最后结局的各个男主的单线,如果觉得少,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我酌情再加。

先去屯稿子了,大家母亲节快乐!


评论 ( 17 )
热度 ( 677 )
  1. 共2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