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

完结倒计时


建议搭配《T-KT (ThanksAT)》食用





“去建造一个能够让人类无忧无虑的世界。去建造一个没有苦难,没有黑暗的新世界。”



第九章.梦来


若要说起他现在还能记起什么?


瓷答不上来。他的前半段岁月,一直在大陆上来回奔波。从莫斯科再到自己的故乡,从海上到地球两极。


如果没有这些该死的,奇奇怪怪的战争,他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如果自己没有经历过这些伤痛,没有加入泛太同盟,没有见证过人类在危难中产生的,真正崇高的理想,没有爱过失去过,没有在香港的地下修理厂逃避过,他还会是现在这样吗?


他记得家门口那些漂亮的向日葵,每天推门一看,旁边院子里高高抬起上身的花朵就在朝着他挥手。瓷刚到莫斯科和老师一起生活的时候,就是这样几株向日葵让他度过了在陌生环境的局促。那时他还是个刚刚入伍不久的新兵。


苏教他一切,手把手的教。文化,训练,生活,他在那栋漂亮的房子里度过了自己大半的青春期,再到后来被自己的老师一手带进泛太同盟,他才知道,原来一直在自己身边照顾的自己的男人,是这个世界的英雄。


英雄总会陨落。可他万万不该作为政权利欲的陪葬。瓷在无数个深夜里痛哭,哀嚎,他们曾经那样真实的爱过,生活在一起过,可为什么到头来,自己仍然一无所有。


他想起两个人一同构造起的那个钢铁巨人,赤色风暴的胸口上被两个人一起刻下的印记在大海中被怪兽的撕扯消失斑驳殆尽,什么都没有。残缺的肢体和暴露在外的电线狼狈极了,没人说他能修好,就像医生在判下同盟最伟大的元帅的死亡一样,无能为力。


可他能做些什么?瓷无数次追问自己。他费尽心思地打听机甲废旧残骸的去向,横跨了几乎半个地球,最后重新回到香港。在地底建立了自己的工厂,偷来发动机,偷来电阻,偷来一切,他什么都是偷的?他能活到现在,不也是自己偷来的吗?


偷来的总是要偿还的。


男人没有想法,他没有足够的勇气向未来思考。从这里往前看,他看到的只是茫茫的空白,而向后……


他看到了高大沉稳的男人坐在长椅上,身上穿着之前经常穿的一件黑色风衣,挺拔的坐在满院的向日葵之前,在朝他笑。


什么都崩塌了,心底费尽希望筑起的一座高墙,在刮过的秋风里只受了一点点力气就全部崩溃。黑发少年面貌不过十几岁,双眼赤红的呆立在原地。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像是要去往远方的故乡。


瓷听见自己轻轻的呢喃:“……老师。”


他不自主的迈开脚步往前走,感觉那是一条长长的,永远触不到尽头的路。尚且年轻的苏就坐在那里,温和的朝他笑着,眼里装着莫斯科最后的春天。


老师。


老师。


老师。


您恨我吗?


如果当初死的是我,如果当初沉进深海里的是我,会不会我们的理想就早已经实现了?


如果能重来一次,您还会爱我吗?我们还会有恋人这层关系吗?我们……会不会不用再这般见面?


同盟把赤色风暴修好了,我也按照你的想法,将你的大脑捐献给了同盟的精神力训练室,这里每年都能走出驾驶机甲的精英。他们为你立了纪念像,就在历届元帅的那堵墙上,我刚回到基地,还不敢去看。


我有了新的好朋友,他们帮了我很多很多。我的室友也是个斯拉夫人,他们都说和你很像,可是我觉得一点都不。


你……


你……


你为什么不来我的梦里了?


从我回到基地,你就再也不来找我了。你生气了吗?老师。


我只是想把我们之前未完成的事情做完,泛太同盟需要我。


少年泪流满面,看着不远处的男人轻声道:“你会认同我吗?老师。“


“联盟的机甲更新换代,变得比之前更厉害了。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一起画的那些图纸,海姆达尔,主神奥汀,都被制造出来,成为了前线最利的刀锋。“


秋风缓缓地吹动向日葵地,金黄色地花朵站在男人身后,簌簌作响,像是在朝他挥手回应。瓷在瞬间看到了自己的脚下,那是个更真实的空间。他看到了总控室里皱眉等待的众人,看到了不断起伏的连接指数,看到了赤色风暴驾驶舱里和他一起沉进意识海的俄。


他看到海面上失联的海姆达尔,巨大贪婪的怪兽大张着嘴一口咬住蓝色战士的手臂,呲呲冒出的火花像是海面上升起的悲壮初日,在地平线处挣扎,随时都会被深邃海底的危险一口吞下。


少年的身体不断长大,逐渐变成了成年男子的模样。他的声音从清脆到低沉,从清晰到哽咽。


“我们都要注定被遗忘了,老师。“他笑得有几分无奈,眼泪留下来到了嘴角,苦涩的味道传遍四肢百骸,“遗忘是注定的,赤色风暴被拉进回收厂,同盟上下对你避而不谈,除了那些虚名,你又真正得到了什么?”


资本开始渐渐腐蚀,曾经是人类希望的机甲科技被外售,能当上领导者的人大部分要借助财阀世家,人们似乎都忘了,曾经那个人人平等,人人热血,人人奉献的时代。


“我们会向光明而去吗?老师,我们走的路,是对的吗?是你当初交给我们的吗?”


他耳边突然传来异常艰难的电子声,法的呼唤声失真模糊的穿过来。


瓷看着不远处的男人,满是泪水的眼底除了不舍还有一种破茧而生的坚决。他不再追求,不再奔跑,停驻在原地,像是已经知道了命定结局一样。


“走吧。”他听到秋风里传来飘渺的声音。坐在长椅上的苏眸色熟悉而温柔,瓷诧异的看向那双眸子,他终于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声音。


“走吧。”


像是在两人第一次见面,一个大雪天,还只有七八岁的瓷站在被怪兽袭击过的城镇废墟上,满脸泪尘的仰头看着穿着链接衣的苏。


“哥哥,我们要去哪?”


“去建造一个能够让人类无忧无虑的世界。去建造一个没有苦难,没有黑暗的新世界。”


年轻的元帅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走吧。”


那是满世界的废墟灰尘,懵懂的孩子点点头,踉踉跄跄的小跑而来。那声音跨越了无数残忍的时间岁月,跨越了生离死别,跨越了几乎十几年,终于又一次出现在他耳边。


“走吧。”


走吧,我的太阳。


红日将照常升起,星辰亘古不变,与人类永存。


我愿将我的生命,奉献给人类永恒的崇高信仰和勇气。




 

 

“通感指数回升,连接正常,百分之六十,六十四,,七十二……”


“海岸线外五千米发现怪兽,为立尾鼠单体繁殖个体,重十四吨,体长四百米。”


“瓷!能听到吗?瓷……”


男人的双眼缓缓睁开,头盔里的空气温热而酸涩。眼泪在不知觉中打湿了下颌。俄比他先一步清醒,侧头安静的注视着他。


“你……”


他在通感中看到了对方的大半记忆,能够感受到瓷心里的痛苦。男人将视线转向他,满脸泪痕的朝他笑笑,掀开头盔自己揉了把脸,接通了频道通讯。


“我在。赤色风暴链接良好,可以正常出仓。”


他注意到了投影上两个人不断升高的契合度,百分之九十六左右小幅度的上下。


红色的巨人像是缓缓苏醒一样,在准备仓里抬起了那颗沉重的头颅,两手和腿部关节也开始工作,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赤色风暴缓缓抬手,光洁漂亮的钢铁大手做了一个拱手礼。


该走了。



哭死我了哭死我了哭死我了啊啊啊啊啊

评论 ( 28 )
热度 ( 947 )
  1. 共6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