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美瓷】探戈

sz粮,一些26号的联想。


和很多人做过的爹爹,不喜请避雷。

因为本质是美瓷,所以就不打俄瓷tag了。






这周的例行记者会,美丽卡的精神状态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好。


长枪短炮,时局敏感多变,记者们都恨不得住在这“三大恶人“的身边。戴着墨镜的老美虽然面色怏怏,但嘴角一贯自信的笑容还是不变的。


“好吧,你们要问一些太空合作计划。”


他点点头,嘴角带了些无奈,“实际上,我们很早就跟瓷通过短讯,在整个人类探索的大计划中,只有北京方面的一些技术手段,我们几乎没有得到任何透明度。”


这话说的像是遭殃的是他自己,科技共享的大善人没有得到同伴应给的待遇似的,委屈道:“我上周还约了他跳探戈,瓷一点消息都没回我。”


闪光灯下狡猾的狐狸摆摆手,风流倜傥的一张脸上就差把:我很无辜去问瓷都是他的错摆在脸上了。


“跳探戈需要两个人。瓷家当年发射空间站的时候,也是一声招呼都不打,在印度洋上下了一个好大的火箭助推器残骸。我的老天,当时我正在别墅里度假,看见天上掉下来的东西都傻了眼!”


美手舞足蹈,说着说着就开始满嘴跑火车,越发离谱。


从新买的马桶套到早上洒了一地的牛奶,丝毫不在乎自己的生活隐私,还格外享受。


记者们大都见怪不怪,抢过话筒打断道:“可是,据议员先生所说,中美之间航天科技合作的最大壁垒是几年前的沃尔夫条款。其中明确禁止了美方面与中开展任何的与美国航天技术有关的联合科研活动,甚至包括禁止接待中的访问学者。请问先生,我们现在是要推翻沃尔夫条款,争取新的发展和机遇吗?”


“另外,关于俄罗斯方面。中早已经2021年与俄落实了探月合作计划。包括几分钟前,俄航天公司也已经决定退出国际空间站并且向政府提交文件。那么,人们是否可以认为,之后的太空局势,将会形成由中和俄主导的东方技术,以及由我们主导的西方技术之间的对抗呢?”


狐狸的嘴角慢慢的放了下去,无人看到他墨镜下面的眼神。仿佛只是一眨眼,这个性格多变的狡猾就重新带上他一贯轻浮的面具,漂亮的打了个响指:“好吧,让我们把视线放到天上。云朵一层压着一层,黑暗即将来临,是要下雨,为了大家能够早点回家,今天的记者会就到这里吧。”


谁信啊喂!


一无所获被拉了一圈的粉丝皆咬牙切齿看着这脚底抹油的男人眨眼间消失在讲台下。助理手忙加乱的上台给自己老板收拾烂摊子,心里早就骂起了娘。


可惜了大清早新换的西装。


房间里还乱着,早早跑路回来的美丝毫不意外,打开门顺手拿起桌子上修剪好的玫瑰花,一路无声的划上了二楼。卧室里,长发男人还在裸着上身抱着枕头安睡,正是半个小时之前被抱怨没有一起跳探戈的瓷。


“……我亲爱的甜甜小懒猪,午饭时间要到了。你是要吃我亲手做的三层牛肉芝士汉堡,还是香喷喷的披萨呢?”


美穿着西服踮脚一跳扑在床上,语气黏黏糊糊的凑近床上的人。


他上一秒还在记者口中苦口婆心针锋相对的男人,此刻就躺在自己床上睡着事后眠。


这离谱程度,怕是记者看到了都不敢写了。


“我想吃面条。番茄鸡蛋的。“


瓷闷声道,不赖床的习惯让他在几秒之后乱着头发坐起来,上身满是疯狂一夜留下来的痕迹。他眯着眼睛皱着眉头看了某个西装革履的神经病一眼,又道:“开完记者会了?“


“开完了。“美丽卡把花递过去,瓷想也不想直接在手里揉碎扔掉,”记者先生们都非常期待地球上可以有一次我们俩一起跳双人探戈的机会。我看不如就今晚,礼服我都给你备好了。“


“亲爱的美国先生,”东方人冷笑着提醒他,丝毫意识不到自己现在一身凌乱黑发披肩靠在床头的样子有多迷人,“我,不,跳,女,步。”


他从床上起身,立刻感受到了大腿上缓缓留下来的异样。瓷皱着眉头往后看去,用手指在身后沾了一点点,骂了句不太美好的脏话。


“昨天晚上没给我清理?”


这疯子喜欢不带那层套。瓷也不在乎,他身体素质摆在那里,怎么折腾都不会坏,也就无所谓了。结果昨天迷迷糊糊之间明明洗了澡,里面的美丽卡这孙子竟然没给他清理!


离了大谱!


狐狸趴在床上狡猾的笑着,丝毫不惧怕男人阴沉的脸色。若他真有尾巴,此刻估计都要晃成飞机的螺旋桨,飞上天去。


瓷懒得理他那关于事后的诡异想法,裸着身子大大咧咧的进了浴室,道:“如果我洗完澡没有饭吃,你就等着你们家门口那条大白狗被我杀了带着肉当作白宫特产飞回北京分给我家兔子吃吧!”


“叶莉是我最爱的狗狗,宝贝你不能这样对他!”


“把你那恶心的称呼给我改掉。”


美趴在床上没有动身。他看向浴室紧闭的玻璃门,手里是被男人揉碎幸存的一朵花瓣。墨镜被他放在床头,蓝色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些阴狠和冷色。


探戈当然还是没跳成,因为某些男人不远万里来一趟只是为了找他打一炮,回去还有无数个文件要看。


俄乌的事情闹得整个蓝星不安生,人是群居动物,总喜欢靠边站或者看别人靠边站。美端着碗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瓷刚刚好洗完澡擦着头,像个大爷遛弯似的绕着客厅转了一圈。


美穿着围裙有些近乎离谱的家庭主妇的贤惠样子。瓷看着桌子上热情腾腾的一碗番茄鸡蛋……意大利面,咂舌到:“你连意大利面都会煮,为什么就不能换成挂面呢?”


“因为唐人街太远。”


这理由给的理直气壮,似乎炮友就不该自己指名饭菜似的。瓷为了自己的健康一向选择性忽视对方的解释,沉默着坐下来干饭。吃了几口觉得味道怪怪的,看着里面红艳艳的一摊:“你们家的番茄,这么甜?”


“因为那是番茄酱亲爱的。”


美正吃着半块披萨,闻言笑着把披萨伤痕累累的正面给他看,“家里没有番茄酱了,我还特意从披萨上拿刀割下来的番茄酱呢!你说不定还能吃到芝士,披萨的一点点外壳,胡萝卜碎,洋葱碎……”


他说完,一口把那块罪恶的披萨吞了进去,优雅的拿起餐巾纸擦了擦手。对面的东方男人面色苍白,看着碗里的一坨面条,决定还是先把鸡蛋吃了果腹。


“真的不和我一起?”


“什么?”


美把脏了的餐巾纸扔进垃圾桶,抱着臂坐在椅子上。他的表情是罕见的认真,上次见到这货认真还在二战被偷家了。


“跳,探,戈。”


瓷低笑一声,互联网的发达让他瞬间领会对方的意思。他低头塞进一块鸡蛋,嘲讽道:“2011年弗兰克那家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把他裁了?”


男人咽下一口面,将旁边准备好的温热的水几口喝尽:“黄色电影阻拦的航天技术,和因为我不跳女步而无法进行的探戈,显然是后者更合理。”


“我在和你认真的聊,甜心。”


“我也是。”


男人微笑着放下了餐具,支着手撑在了冰冷的桌面上:“让我猜猜,这次又要什么来制裁我?货币,关税,还是什么人权组织的绑架?”


瓷刚说完这话,饭桌对面的金发男人轻佻的朝他挑了挑眉,”别这样我的甜心,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无情。“


”我们俩有约在先,你现在想截胡,不太好吧。“


瓷歪了歪脑袋,仿佛真的是个本本分分恪守规则的商人:”我和你约可都是提前三天告诉你,从来不会修改日期和迟到。俄那小子虽然愣头青,但也知道我早上饭只吃中餐。“


“更何况,他手艺,可比你好多了。”


海蓝色的眸子一暗。





评论 ( 9 )
热度 ( 955 )
  1. 共6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