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

完结倒计时,10......吧。


环太平洋AU

大量私设

all瓷汤底,主美瓷俄瓷

前夫哥始终是前夫哥,诈尸也是前夫哥。

可能大概会写成长篇,章节控制在二十章以内。

🐵🐵无任何zz映射,机甲名字都是我瞎编,纯粹是饿死了找不到粮自割腿肉

很有可能因为没有人看,没有评论,没有小心心而弃坑



第七章.黎明之前


瓷收到法从总控室传来的消息时,他与俄二人已经合力搞死了两只怪兽幼崽。


迅龙霍莫保留着地球动物的天性,畏惧火光。但同时,群体作战的怪兽也被烧灼同伴的火光吸引过去,一路追着瓷和俄咬死不放。


机灵的奇涅卡也已经察觉到了不对,被俄临走时放飞到了基地之外。二人一路奔逃。训练服的腰带上有统一配备的军用蓝牙耳机,一番颠簸之下竟然只有俄罗斯的能用了。这玩意一看就不是国产,质量差的令人哭笑不得。


瓷手里是随手从走廊上摸到的三棱刺,此刻锋利的刀刃被触手上的强酸腐蚀的歪歪扭扭,狼狈的很。


那触手上的毒囊并不是不停喷发的,许多时候并没有强酸毒液喷出来。反倒是上面密密麻麻的尖刺将男人右手划出不少深长的口子,鲜血淅淅沥沥的淋了一路。


“怎么了?!”瓷觉得耳边被人塞进了什么东西,俄跑在他身后,肩膀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了伤,身上灰色的衬衫红了大半,“法兰西!我们要立刻撤到战备仓!”


“喂!”瓷点点头示意听到,左手将耳机塞好,呼吸错乱,“海面基地你不要了?”


“同盟统一下的通告。不止莫玉台,其他几个基地也遭到了袭击,侦察雷达上没有任何异常,这些怪兽已经进化出了可以屏蔽信号的能力。”法的语气焦急,“你们下到地下一层,到时候会有人掩护。”


这里的路瓷即使闭着眼都能走,他看了看身后皱着眉头的俄罗斯,视线落到了男人右肩上的可怖的血洞,几乎毫不犹豫道:“太远了,我们都受了伤,无法判断有毒无毒,估计撑不到那。这里最近的医疗室不过八百米,中间是不是还有一个……”


“你必须立刻回来,瓷!”法不给他反驳的机会,“四驾机甲已经出去了三驾,后续局势变化如何并不好说。这些怪兽的智力和行动力进化的速度几乎可怕,我们没有能力再等下去。”


“不用迁就我。”身后的俄突然开口。那头漂亮的银发上此刻也沾了血,面色虽然因为失血而苍白,但是眼神还是清醒精神的,“如果我活不了,这些东西也别想活。”


他甩了甩手里抓住的半条长长的触手,上面四五可手掌大的毒囊被他徒手撕下来砸到求追不舍的怪兽背上。二人一路狂奔,终于看见了地下一层严阵以待的重型军械。


军械之后是一层嵌着防爆玻璃的重金属铁门。此刻缓缓地合上,似乎算好了二人奔跑的速度。


红色的警报灯不停闪烁着,怪兽的嘶吼由远而近。他们能感受到脚下地面的震颤与不规律的波动。


变故只在距离那门几米的时刻发生,速度突然暴涨的怪兽幼崽挥舞着触手,一根锋利的触手猛然从俄耳边擦过,距离跑在前方的身影近的可怕。


一步之后的俄罗斯心里一紧。他能感受到又有一只锋利的触手缓缓破开了他的后背,却还是用尽力气,下意识地伸出手,将男人狠狠推进门去。


瓷失去平衡,被外力一推砸进了等候在此的兵士之中。与此同时,重金属铁门轰然关闭,他在几乎没有停顿的枪响声和剧烈的眩晕之中突然想起来什么。


死亡的恐惧感又一次淹没了他那颗伤痕累累的心脏,瓷几乎喘不过气。他头发凌乱,黑色顺滑的长发在逃亡打斗中散掉,上面似乎还交杂腥臭的血气,此刻安安分分的垂在他的肩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


俄。


俄呢?


“人呢?……人呢?”


瓷呼吸不稳的往身后看,那个银色头发的高大身影不见了。他眨了眨自己干涩的眼睛,到最后几乎破音道:“我室友还没进来……我室友还没进来!别开枪,别开枪!停下!”


门外的重型机甲的枪声不断,似乎在嘲笑他的徒劳无功。男人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踉踉跄跄的扑到门上的玻璃窗口往外看。他被俄罗斯推进来时扭伤了脚,此刻也顾不上疼痛,用本就伤痕累累的右手颤抖着推开想要把他扶起来的人。


全是血。黑色的重型机甲是鲜血中唯一的颜色,丑陋贪婪的怪兽幼崽嘶吼威慑,被火光密集的弹药镇压,最后张牙舞爪的倒在血泊之中。那濒死的嘶吼几乎让一向冷静的男人窒息,他仿佛在五年之后重新坠进那片冰冷的海里,所有的遗忘都是无用功,所有的苦痛又重新漫了上来。


他双眼赤红的推开姗姗来迟的法兰西,语气冷静的质问道:“既然有重甲安排在外,又为什么要关上门?!俄还没进来,如果,如果……”


法兰西不说话,只是沉默的将他抱紧。黑发男人伏在他怀里,右手的伤口因为用力攥紧而滴出血水。他听见自己的老朋友声音沙哑似是不忍,道:“就在几分钟前,海姆达尔,在太平洋,失联了。”


海姆达尔,四代机甲中的佼佼者。不过一个小时过去,在茫茫无际的大洋中失联,侦察飞机也被怪兽打落。卫星信号似乎也被人为屏蔽掉,传来的位置图像安静的可怕。


基地的最后一架用于留守的四代机甲卡特彼勒也已经外出救援,除了现在安静伫立在仓被反正一新的赤色风暴之外,他们再无方法。


男人的哽咽全都塞在胸口。他咽下一口涌上来的鲜血,红着眼去看枪声逐渐止息的门外。同样,那里依旧血红一片,人血也好,怪兽的鲜血也罢。


镭射枪的惨白灯光和普通子弹出膛的火光一闪而过,瓷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稳,是一种带着狠劲镇压下去的冷静,缓缓道:“英那天说赤色风暴提案通过,现在重建的怎么样了?”


黑发男人身上突然浮现出一种让法兰西及其熟悉的错觉,从失落到冷静再到爬起,似乎这个人已经习惯,经历过无数次。法失神一瞬,道:“大部分已经修复完毕,狙击炮和左臂柴油动力引擎还有一半没有组装完成。塞尔维亚在手背安装了新的放电装置,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小塞来了?”


瓷的面上露了丝苦笑。虽然欣喜,但是死亡的阴影并未从他身上撤去。男人缓缓叹了口气,沉声道:“我可以自己一个人驾驶赤色风暴。”


他话音刚落,法就气急的想要驳回,却被铁门一声巨大的撞击声震在原地。


一只大手突然拍在了铁门的玻璃上,留下一个阴森可怕的血手印。






-----

环太平洋里的设定是怪兽鲜血不是红色,这里改了一下。

下章可能是前夫哥出场。


俄:不!绝不能让瓷一个人去!给我开门!(雄起怒吼)

塞塞和小巴要来咧要来咧。


评论 ( 20 )
热度 ( 938 )
  1. 共4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