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


环太平洋AU

大量私设

all瓷汤底,主美瓷俄瓷

前夫哥始终是前夫哥,诈尸也是前夫哥。

可能大概会写成长篇,章节控制在二十章以内。

🐵🐵无任何zz映射,机甲名字都是我瞎编,纯粹是饿死了找不到粮自割腿肉‼️‼️

‼️‼️很有可能因为没有人看,没有评论,没有小心心而弃坑‼️‼️






第六章.意外敌袭

 

这个男人有一张很漂亮的脸。

 

俄承认。

 

他的眉骨与鼻骨是亚洲人少有的深邃立体,却没有任何混血的影子,将柔和中的凛冽挥发到了极致。

 

那双眼尾微微上翘的眼睛,里面的光华丽而又热枕。当你开始直视他的时候,你又能轻易看见他毫不掩饰的狡猾与调笑。

 

他在笑什么?青涩的银发男人,甚至是刚刚步入心率异常的银发男人后知后觉的想,他在笑他的躲闪吗?

 

不敢看他。

 

东方的风太柔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清风。这风让人想起家乡想起一切,想起所有自己心底最柔软最难舍的景色。

 

这风拂过不止他一个人的面孔。在有意无意之间近乎强势的入侵他的黑夜。俄在深夜中清醒,隔着短短的几米距离,却迟迟不舍得开口说话。


基地训练的任务很重。他清楚的知道睡眠质量严重影响着自己的训练进程,可熟悉的困意似乎都被那东方的暖风吹走。


俄能听见自己心底冰封之下重新跳起来的跃动。就离谱,认识不到一周,就能在意成这个样子?


他太孤独了。


俄开始给自己找补。他在门外偷听,只是因为想要确定自己的搭档是不是新来的室友罢了,可是却在无意间听到美利坚那些怂恿的话。


说不担心是假的。


每一个机甲驾驶员都期望找到自己的通感对象,早期三代机甲以及之前的驾驶员是能够自己一个人支撑起巨大且勇猛的钢铁战士的,只可惜对于大脑的损害太大,同盟在这条路上走了不少歪路子。到后来三代机甲第一次革新,才开始尝试使用“搭档驾驶”。


自己的通感对象会是什么样的,他们是否会默契如同一个人,达到书本上理论所说的“共享大脑”?这个素日沉默寡言的青涩新兵在憧憬与不安中等待,努力的训练,让自己变得拔尖,出色。却被同盟背后的资本用一只大手死死压下,理由始终是那个“目前没有能和你精神力匹配的对象。”


他在等待中消沉,本以为那日第一次踏上主神奥汀的驾驶舱说明一切都还有转机,在他身侧几米开外正在安睡的室友是他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希望。在甲板上烟雾中的匆匆一瞥,却如钉子一般在他心口死死扎下,拔不得留不得,横竖都要他流血而死。


空气都冰冷下去,漆黑的宿舍突然被屋外的白光照亮。基地没有半夜将巡查灯对准士兵宿舍的习惯,在一瞬间的白光闪过之后,窗外突然传来几声人的挣扎呼救声。


声音只有几个音节,却不偏不倚落在半夜时分仍然未眠的男人耳中。他下意识地坐起来,视线投向此刻重归死寂的窗外。仅仅几秒之后,宿舍门突然被规律而又离奇的敲击。


俄坐在床边,看着黑夜那头的铁门,眉头皱起,内心隐隐有丝不妙的感觉。


正此时,一直在床上沉睡的瓷却突然醒了过来。不待俄提醒,他自己就从床上缓缓坐起来。


动作一如平常一般,丝毫没有沉睡与清醒之间的过渡,俄不知怎得心里松了口气。很快,他的注意力就又被门外规律的敲门声吸引过去了。


那声音不轻不重,用力均匀甚至怪异。声音之间的停顿仿佛人为设定的机器,在这无声黑夜里不慌不忙地一点点穿过一层厚厚的铁门,挤到屋内二人的耳中。


“咚咚-咚咚咚-咚咚—”


长发男人缓缓摸到墙上的轻触灯,屋子里顿时被惨白的冷色调洒满。他似是被这光闪了眼睛,左手在眼前挡了一挡,右手却缓缓地朝静坐地俄打了个“停驻”的手势。


俄罗斯猜不到他要做什么,可还是选择的听从,手缓缓地伸进枕头里摸到一直防身用地一把军用弯刀。


瓷的动作几乎无声,光脚踏在冰冷的地砖上。他随手抄起旁边置物架上的一大瓶玻璃装的伏特加,保守的泛太同盟从来不允许士兵结束训练后配枪,不然怎么会退化成要用酒瓶子来防身。


铁门的锁用的是密码锁,内里需要室内的人自己解开倒扣的插销才能进来。瓷的眼中是毫无感情的狠厉,眼睛直直盯着还未打开的大门,空着的手却在缓缓伸向门内的倒锁。


“咔哒——”


“轰隆——”一声巨响,刚刚打开一条缝隙的铁门被屋外的庞然大物猛地撞开,与此同时,屋外的沸腾叫喊也一并挤入屋内。瓷被身体本能牵扯着往后退,大力地将酒瓶朝着伸向他的怪异触手狠狠砸下。


“敌袭!按警报铃!”


基地里每个宿舍都会安装上确保士兵安全的警报铃,直通基地后备部。俄用脚一脚踹下墙上的红色按钮,同时借力躲开袭向他的一根触手。弯刀在黑夜中反射出那触手上的荧光,狠狠的将成年男人脚踝粗的一根触手砍断。


“请全体成员注意,请全体成员注意。”


“怪兽集体攻击莫玉台基地。请主神奥汀,海姆达尔,重启者耶拉的六名驾驶员迅速赶到准备仓。”


“重复一遍,怪兽集体攻击莫玉台基地。请主神奥汀,海姆达尔,重启者耶拉的六名驾驶员迅速赶到准备仓。”


“基地内出现的小型怪兽为迅龙霍莫的三月龄幼崽,其触手带有大量腐蚀性强酸,如遇到,在未配备枪械的情况下,请尽量躲避,不要直面迎敌。”


“重复一遍,基地内出现的小型怪兽为迅龙霍莫的三月龄幼崽,其触手带有大量腐蚀性强酸,如遇到,在未配备枪械的情况下请尽量躲避,不要直面迎敌。”


直面迎敌的二人谁也顾不上听那广播。


那幼崽共有六只触手,长在那老鼠一样的身形的背上。瓷听见对面宿舍一阵枪响,面色阴沉的美利坚一脚踢开铁门,却又被门外的触手挡住了去路。


瓷清楚他是海姆达尔的驾驶员。对面戴着墨镜的美丽卡手上只有一把柯尔特M2000,弹夹容量十五发。


即使三十发把触手全打断估计也对付不了这东西,黑发男人想。他一只手在酒瓶落地之前硬生生的改了方向,确保酒瓶不会碎在宿舍中之后一改攻势,躲到了门边,朝着正在专心致志对付触手的俄罗斯道:“新兵!来个打火机。“


俄几乎没有任何反应时间的将火机从瓷床头柜上抛过去。瓷几个小时之前刚刚在屋外抽了根烟,瞧着基地里的自动打火机好看才特意顺了一个过来,此刻要忍痛割爱自然有点心疼。


他轻松接过,趁着触手回缩的空隙闪身出去。美的表情不太妙,显然已经被这怪兽身上难缠的触手扰的心烦意乱且无可奈何。他余光看见从对面闪身出来的瓷,之前心心念念的“东方美人“轻佻的朝他吹了声口哨,晃了晃自己手上的打火机。


只可惜现在时机不太对,要是平时,美很乐意陪他聊上几个回合。


下一秒,玻璃瓶装的大瓶伏特加被瓷利落的抛在走廊上空。美会意举枪瞄准,一声枪响,烈酒带着破碎的玻璃渣淅淅沥沥的浇下来。


已经打了火的火机几乎同时抛到了伏特加身侧。只听见“刺啦“一声,微笑的火苗碰上炸开的烈酒,淅淅沥沥的烈酒变成了轰然炸开的火幕和掉落的艳色火苗,全都砸在了走廊之间的怪兽身上。


原本毫无办法的触手自保的缩了回去,美利坚寻到空隙,立刻翻身跳了过去。海姆达尔不能缺少他,已经浪费了许多时间,再耽误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他在狂奔中回头,走廊上的火苗越烧越大,那个朝他吹口哨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了火苗之后。


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他在机架上所向披靡,是世界的灯塔与英雄,却屡次陷入这样神秘的温柔乡。温柔刀刀刀入他心口,美利坚几乎无法自控的喘气粗起来。


他想,等到执行完任务回去,他一定要给这个漂亮的东方美人一个“美式“热吻。




冷兵器和热兵器,还有伏特加。



评论 ( 17 )
热度 ( 925 )
  1. 共3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