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番外.到底是谁过生日!

会唱歌盛开的莲花生日蜡烛梗

续机械苦痛设定

共分三次发布

感谢@难言 老师的留言,因为之前一直混冷坑,其实喜欢数对我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了。但是谁都希望自己用心写的东西能够得到好的回应。

不会弃坑的,不要担心。小心心不达标也并不是什么硬性规定,该更还是会更新的!





美的生日正好挨到了基地放假。


他虽然是个是个思想上的疯子,但却依旧是个爱情中的舔狗。带着因为上周被俄一拳干碎而重新更换的百万墨镜,一路小跑加跳跃的冲到红色风暴的修理仓,找瓷要生日礼物。


黑色长发的英俊男人正从上往下给小巴递油漆桶。塞尔维亚跟着俄罗斯今天一早出去向总部申请修理需要用的纯钛,不知道最后结果怎么样,瓷心里正愁着呢。正巧这小冤种太子爷赶着上来,漂亮的眸子里流光一闪,利落的答应下来。


“可以啊!不过我这边修理工作还没好。总部那边审批太慢了,估计得等我要的材料到了,我才能给你去挑礼物。”


“这个好办!”


美打了个响指,一个电脑打到自己老爹那。不一会,运势直升机落到莫玉台训练基地甲板上,两个高大的人影从飞机上下来,正是俄和塞。


银发的俄罗斯人看到带着墨镜的小子就开始下意识的皱眉。他大步迈过来把笑着的瓷搂紧怀里,防备道:“他来找你做什么?”


瓷并没有回应他的告白,如今头号情敌出现在他面前,看似豪放不羁实则敏感脆弱的小熊的心脏都要爆炸了。


“他要我陪他过生日,正好就借了个人情。”瓷看出了他眼底的不安,伸手摸了摸俄毫无防备的脖颈,轻声道,“我又不是去跟他私奔,你紧张什么?”


“你去陪他过生日,那我呢?”


瓷心里微微一愣。


俄过生日那天他完全忘了。还是一起出任务的小塞在旁边暗戳戳的提醒。那是个阳光很好的午后,某个可怜又可爱的西伯利亚小甜熊因为自己非要搞一些床上的小花样而不幸感冒发烧,身体机能下降不适宜架势机甲,只好让塞尔维亚代替。


小塞是个老实人,在返航途中提到今天是俄的生日,还在盘算着自己宿舍阳台那盆小白菜该怎么吃的瓷直接卡机。


他知道自己迟迟不给对方准话这事情不太道德。小甜熊骨子里还是能够承受的了西伯利亚狂风暴雪的肉食动物,为了他罕见的剖开自己脆弱的内心泪眼汪汪的求他垂怜也好威胁也罢,拖了那么久,性格里的暴躁和不安全在床上表现了出来。


瓷曾经是个保守的人。第一次这玩意就像是土地里的第一茬韭菜一样,吃不到就天天惦记,想着百种隆重华丽的做法。等到第一茬割完了,发现自己只会包饺子吃之后,后面无论几茬就都无所谓了,想咋搞咋搞。


所以瓷的鱼水之欢对象,还算丰富。


小甜熊显然不一样。人高马大占有欲极强的俄显然认为:你跟我做了=你答应和我在一起=你要和我结婚。


你不和我结婚,你就是耍流氓。


明明应该更保守的东方人的瓷默默擦汗。


之前对待俄就不了了之,这次再和美去过生日挑礼物的确不太好。


瓷默默咋舌,干脆给了个定心丸。他拽着俄作训服的领子,把比他高了半头的小伙子拉下来,上去就给了一个热情似火的吻。


一旁围观的人全都傻了眼。


幸好美不在这,不然不知道又要怎么嚎。两个人在公众场合吻的难舍难分天昏地暗,瓷觉得差不多了俄又不让他走了,按着头搂着腰往自己身体里揉。直到真快要擦枪走火了,俄才舍得放开。


“……我要还个人情嘛。你在家里好好等我,我给你也带一个,好不好?”


面对着罕见能软下脾气撒娇的男人,红了眼的熊默默点了点头。







等到瓷在停车场与等候多时的美丽卡见面的时候,活了快三十年的男人又一次开了眼界。


基地建在海里,凡事休假出去全靠统一排布的运输直升机。他单知道这花里胡哨的小少爷背靠亿万财阀,却怎么都想不到这家伙以权谋私到会有一架满是海姆达尔贴画的奇葩私人飞机。


英也不知道这件事吗?


瓷挠挠头,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巨大的钢铁堡垒,离谱好笑之余还有些担忧。


“甜心!怎么样,今天想好要怎么陪我了吗?”


美丽卡特地换了身衣服,能看出来价格不菲。一身高级定制西服感觉下一秒就要上电视台接受采访,胸口风骚的别了一朵红玫瑰。


“就只是陪你去买个生日礼物。”


瓷看了看自己身上还沾着红色油漆的军工服,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把意思表达清楚:“不是约会,你在做什么美梦。”


“美梦的开始总是悄无声息。”美丽卡摘下自己的墨镜,漂亮的蓝色眸子朝他释放了个能够迷倒万千少女的wink——虽然瓷get不到,但是他听见了身后路过的女训练员的小声八卦和兴奋的笑声。


“甜心,你能陪我出来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在这段已经完美的旅途上再添一点心意让他更加完美,无可替代,难道不好吗?”


美伸手摘下自己胸前的红玫瑰,深情款款的递到黑发男人面前。瓷沉默一瞬,弯着头张开嘴,一口咬住了鲜艳欲滴的花瓣。


他的唇被玫瑰下面未剃干净的小刺划破,殷红的血迹和他满口的鲜红映的整个人都有些病态的娇艳。


玫瑰之为执掌者剃去自己的棘刺,吞噬者为路人,划破唇瓣,与他无关。


美的呼吸一滞。


他突然有些急躁的想要贴上来,被男人利落的推开。黑色眸子里的艳色只出现一瞬,玫瑰的盛开也只开一瞬,长发男人摆摆手,嚼着玫瑰花瓣迈开长腿上了飞机。


“玫瑰花不需要再喷香水,吃着味道不太好。你愣着干嘛,还不上来?”


身量挺拔的男人背对着他,慢慢才发出一声轻笑。他重新给自己带上墨镜,左手还拿着那朵已经没了花的玫瑰茎。茎上的倒刺只修剪了他需要手握的地方,此刻光秃秃的,可怜又普通。


美的笑颜达不到眼底,随手一抛将无用的花茎丢了出去。即使是一切已经结束之后,某些人的颓丧和逃避却依旧没有解决。


他又何尝不是呢?还说什么谁为玫瑰,谁为棘刺。




答谢是一点点机械苦痛的结局设定和小熊写的情书,感谢大家的支持。

评论 ( 12 )
热度 ( 824 )
  1. 共2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