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5

第五章.奇涅卡


 泛太同盟的集体会议在每月中旬进行。


苏死后,同盟元帅位置一直空缺。随着四代革新技术开始,同盟背后的资本开始趁机上台,三代驾驶员英因此被背后家族趁机推举到台前。


“赤色风暴的重组提案通过了。”


今天一早,训练结束的瓷在自己宿舍门口看到了许久未见的战友。


两人那日不欢而散,几日不见,这个平日冷静而骄傲的千金之子似乎格外疲惫。瓷身上还穿着浸了汗未来得及更换的灰蓝色作训服,他的嘴角总是习惯性的往下放,眼里也很少会有五年前那样外向易亲近的笑意。因此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依旧还是冰冷冷的表情。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东方人的面孔上才有了点冰山融化的笑意。英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眼神格外有些不自在,像是在掩盖什么似的,道:“我觉得你会想要见到它,不然也不会把它在地底下藏了五年。”


同盟需要机甲。重新设计在加基建几乎来不及。三代机甲之中,性能最好的赤色风暴虽然在立尾鼠战斗中自毁的只剩大半,但好在部件原料大半都被打捞了上来。


更何况,地下被瓷亲自恢复的机甲,同盟已经大致扫描过,基础性能并没有缺漏。可毕竟只是私人造出来的机甲,威力并不能与当年的赤色风暴相比,但是基本需要具备的都有,下一步只要将它运到基地里,进行统一的科学的修改就好。


“嗯……最近在基地,感觉怎么样?”


英歪了歪头,尽量去找一些可以沟通的话题。他与瓷之间的交流总是不愉快的,即使二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差到分道扬镳的地步,甚至当年在同盟里,他是瓷少有的“同伴”。


黑发男人放下了视线,嘴角罕见的有了些弧度:“都可以,和之前的训练也大差不差。重组这件事情,谢谢你。”


现在的瓷可比之前又敏感又暴力的那个正常多了。


东方人的容貌本来就温润柔和,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只是一点点的笑意,舒展开的眉和眼角就像是悄然盛开的一朵花,掠人心头。


英不自在的挪开视线,张嘴刚想再说什么,一旁的宿舍门就打开了。


银发的高大男人裸着上身,手里还拿了一杯酸奶。眼神漠然的从英德身上扫过去,最后轻飘飘的落到瓷身上:“桌子上留了酸奶和面包,什么时候吃?我去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


他这话让心思细腻的英不太舒服,总觉得是在对谁的模模糊糊的催促。瓷略略一顿,朝站在门口的俄点点头,露出三分礼貌疏离的笑:“抱歉,我一会就去吃,你有训练任务可以先去,我会把宿舍里的电器关掉的。”


“其实也无所谓……”


英听见总是独来独往的俄模糊的低语。他心生疑窦,等到这人重新关上宿舍门之后,才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你刚回来,通感训练练习了吗?”


如果没有搭档,基地里的训练生是统一到精神力训练室里和向日葵进行匹配。考虑到瓷的特殊性,英才特意提起这个问题,“明天做个通感匹配,三代驾驶员的控制力普遍优于四代,但也并不是完全能匹配上,还是要重新锻炼。”


“法应该说过了,”英见对面男人不反抗,压低声音道,“跟你同宿舍的俄,你应该知晓为什么要把你安排到他身边。”


这才几天,俄对待瓷的态度从刚刚一个动作来开不可能不特殊。英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但至少一切的发展都在按照他的安排走,唯一的变数瓷也并不抵触,就已经够谢天谢地了。


“我服从组织安排。”


提到“组织”,刚刚好不容易出现在瓷面上的笑意又暗淡下去,“我只是为了给老师报仇,搭档是谁,只要不妨碍到我,我都不在乎。”


“甜心!”


明显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了。瓷利落的往旁边迈出一步,美利坚就一头载进了他满面黑线的老哥怀里。


自从那天浴室见面之后,这带着墨镜咋咋呼呼的黄毛小子就开始缠上了慢热高冷的东方美人。瓷并不愿意和别人有太多交集,于是几乎不会去理睬这小子热情过度的呼喊和拥抱,结果对方越挫越勇,之前安排好的训练也不去了,也不和那群小弟鬼混了,开始一心一意的费尽心思创造偶遇和想尽方法贴贴。


英显然不是这句话里的“甜心”,美看见自己便宜老哥出现在这里,墨镜下面的眼神瞬间出现了一丢丢的小紧张,立刻把张牙舞爪的手脚收起来,敬了个标志漂亮的军礼:“兄长大人!”


兄长大人都出口了。


瓷心里默叹,觉得同盟是一代不如一代。


英的眉间快皱出三个褶,没好气道:“你出现在这干嘛?”


“我……我来找瓷吃早饭。”


英把视线在一静一动的二人之间来回徘徊了一会。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了,也实在关不了,看着就头大,于是基本除了触及底线的大事他基本不会伸手修理。


更何况前几天才在食堂修理了一顿,主角之一就在旁边宿舍里呢。


英懒得管他,于是皱眉模糊道:“那就这样,瓷,明天通感训练室见,我回去整理一下备选资料。”


“好。”


美的眼神一转,当下知道他哥要干什么。立刻伸着头开口,深情的邀请道:“你们要给瓷挑搭档?最完美的搭档就在你的面前,甜心,不知道你有没有意愿,和我一起驾驶四代机甲中的佼佼者,海姆达尔?”


海姆达尔的驾驶员之一,尚且健在的英无语的叹了口气。


他恨不得把手里的文件夹狠狠的砸到这个什么都敢说的小公子头上,最后却只是有气无力的朝美丽卡摆了摆手,边走边道:“你想都别想,给我回去训练。”


“我说的是真的!哥,我有预感,我和甜心的匹配度,绝对会超过百分之七十。”


百分之七十,其实并没有英和美因为兄弟关系产生的通感指数高。但是对于已经脱离训练五年的瓷,以及接下来要和他搭档的默契完全白板的新驾驶员来比,已经算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如果俄的匹配度并不如他们预想的这样的话……



 

瓷开门进宿舍的时候,银发男人正在阳台不知道摆弄什么东西。


他的新室友很贴心,考虑到他是东方人吃不惯西式早餐,还特意去食堂买了包子和豆浆,放在待机保温的微波炉里。


瓷的话不多,他在刻意的和自己的新室友保持距离。因为他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对方太像了,太像曾经的那个人了。


他很难处理好自己如今的理智和情感,视而不见敬而远之才是最好的方法。想到走廊里美与英的那些话,瓷突然有些放肆的想,如果他重新回到这里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与苏这般相像的脸,他还会选择暂时留在这里吗?


瓷咽下一口温热的豆浆,听到了阳台上模糊的鸟鸣。身形高大的男人正在低头饲喂着什么,那张冰冷寡淡的脸上,背对着朝阳,此刻充满了少年人该有的自由和温柔。


他应该才二十出头。


瓷第一次直白放肆的打量别人。他不该牵扯进来的,尤其不该牵扯进自己动机本就不纯的报复里。


鸟鸣突然凑近了,将愣神的人从思索和沉默中拖出来。瓷眨了眨眼,就看到俄怀里抱了只白灰相间的小东西。


“这是……你养的?”


前几日没怎么观察过这里,瓷诧异的问。对方点点头,将怀里有成年男性小臂长度的白鹰捧了过来,语气温和道:“他叫奇涅卡。你对鸟类过敏吗?”


“不,不过敏。我……我没有见过这样的……鹰。”


东方人的眼神都不知道往哪放。这只鹰被养的太好看了,毛色油亮,体态轩昂,反倒有种野外饲养的精神气。


“想摸摸看吗?”


俄低声问。他做到瓷旁边,把奇涅卡放在餐桌上旁。瓷点点头,感觉刚刚的混沌都被这一只突然出现的小玩意冲走了。


“我……我该怎么做?”


看到这人的手足无措和紧张,俄轻轻的笑了,伸出手给他示范:“挠挠他的下巴,他很乖,不用这么紧张。”


泛太同盟恐怕都没有想过会有士兵会自己在海上偷偷饲喂禽类。


白鹰歪着小脑袋,两颗黑豆似的小眼睛打量着面前陌生的人,露出乖巧无害的咕咕声。瓷想起来香港地下曾经坠落下来的被人毒死的一只野鸽,他在地底躲藏了五年之久,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过这样比人还要鲜活的生命。


他的动作逐渐熟练。瓷很招小动物喜欢,至少在深知雪鹰脾性的俄眼里看来,奇涅卡现在已经是少有的乖巧亲人的时刻了。回想起刚刚躲在门后听见美和英的那些话,不擅长辩解说话的斯拉夫人抿了抿唇,有些为难道:“我刚刚听到了……你们的话。”


他知道偷听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正在专心致志搔弄雪鹰下巴的瓷听闻这话微微一愣神,随后抬起头来,了然的朝他笑了。


“看样子,我的新室友,有点小小的想法。”






在俄宿舍门外偷窥的美丽卡:借小动物迅速拉进关系的毛熊是X......(被暗杀)



老规矩,心心过二百更下集

评论 ( 12 )
热度 ( 1043 )
  1. 共3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