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

“他只给我留下了红星。”




“他们一同奔赴过人类诞生于苦难之中的信仰与理想,却在无法反抗的现实与波谲云诡的人心鬼蜮中失散。”



大量私设

all瓷汤底,主美瓷俄瓷

前夫哥始终是前夫哥,诈尸也是前夫哥。

可能大概会写成长篇,章节控制在二十章以内。

🐵🐵无任何zz映射,机甲名字都是我瞎编,纯粹是饿死了找不到粮自割腿肉‼️‼️

‼️‼️很有可能因为没有人看,没有评论,没有小心心而弃坑‼️‼️





第四章.向日葵


苏死后,瓷顺从他生前意愿,将大脑留在了同盟,成为了训练下一批驾驶员的精神力模拟指导。


苏的躯体葬在了纪念碑之下,从头到尾,瓷带走的只有这人肩章上的一颗小小的红星。


那颗红星被他放在了重建赤色风暴的地下工厂的中央。瓷习惯性的在修理恢复工作结束之后坐在那个高台之下,就像过去一样,陪着他看着无数可以用来保卫蓝星与人类的钢铁巨人的崛起。


他在法的陪伴下一路畅通无阻,当精神训练时的大门缓缓打开的时候,看到那颗在保存液里安静等候着的大脑时,仍然红了眼眶。


他们一同奔赴过人类诞生于苦难之中的信仰与理想,却在无法反抗的现实与波谲云诡的人心鬼蜮中失散。他还在呼吸,只不过不再是熟悉的人身,而是冰冷的数字,和无法断开的支撑电流。


法看出他眼中的犹豫,将手边的通感装置递给他,轻声问道:“想……试一下吗?”


机甲驾驶员愿意将大脑捐献出来的本来就少之又少。因为他们的死状多半凄惨,大脑能够抢救过来的更少之又少。苏的大脑能够留存下来,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的搭档在脑死亡时没有选择断开通感,而是同步自己的呼吸状态,将大脑活性时间无限延长。


这才使得这颗大脑具有用作“教具”的基本能力。


黑发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亮光,那亮光转瞬间重新跌进黑色眸子里的深渊。大脑通感,共享记忆,五感,想法,动作。世界上最无法掩藏自己的地方被别人窥探,信任,情感,想法,每一项都要受到检验。


这颗大脑,曾经在五年前无数次对他坦白。他们在战场上默契并肩,生活里拥有无数美好。他们共同做过一个梦,拥有共同的理想与记忆。


瓷无数次的回想起他与苏通感的感觉。


那种电流流过全身,无畏与勇气充斥心口。那种世界上自己的所有就伴在自己身边,他们互相保护,甚至不需要眼神就能知晓对方的动作。


我是那么的爱您,我的启明星。


那么你死后,你的大脑,还会爱着我吗?


老师,我还能在通感里,再次见到你吗?


黑发男人的指尖在颤抖,训练室里安静的只剩下仪器运行的嘀嗒声。片刻之后,他摇摇头,转身欲走。


“基地里有个孩子,与他的通感高达97%,比你们俩当初还要高。”法突然开口,语气试探,“想去见见吗?”


“……我不需要转移情感。”


“这不是转移情感,瓷。”


法回道,“你不觉得神奇吗?精神力,大脑通感,人的意识海是世间最隐秘,最神奇的地方,朝夕相处的兄弟之间的匹配度尚且八十出头,当年你与元帅的匹配度可以归功于自身素质的特殊,可现在,一个精神力特殊到整个训练营里都找不到与他能够稳定通感的新兵,却能与五年前战死的人达到了近乎神迹的匹配度,而且两个人的外貌……”


他不说话了。


凌冽的黑发男人回头,冷冷的看着他,仿佛是在看令人可笑的跳梁小丑。话语是那么的直白残酷,像是在对别人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他已经死了。”


瓷缓缓开口。


“死在那个寒冷彻骨的冬日,被一只四级怪兽拉进深海;被泛太同盟别用用心的切断了通讯电路……你们需要伟大的英雄,前提是必须是一颗听话的棋子。”


“联络线中断并非人为……”


“你还在撒谎!”


“瓷!”法高声质问,“你心里最清楚当时的情况,赤色风暴出厂前的最后一次修改,有人问过你……”


“我不清楚!”


训练室里的气氛剑拔弩张。


法缓缓地叹了口气,他把语气重新恢复到心平气和地状态,拉开话题道:“我们不说这件事,你的最后一战,立尾鼠,还记得吗?”


“当年我们把怪兽尸体打捞出来地时候,很可能遗漏了一块尸体碎片。”


赤色风暴最后与怪兽同归于尽,一颗自毁炸弹将机甲的半个身子直接炸空,那只四级怪兽也肉片四散在大洋底部。


“两周前,侦察队员在当年地旧址发现了与五年前相似的波动。”


法将手里的文件递过去。瓷迟疑着,最后还是伸手接过。


“经过扫描,我们初步推断,这是他的子体。怪兽的次脑在保护之下没有被损坏,利用剩下来的干细胞重新发育成了一个与母体相似的子体。另外,我们还发现,因为那片海域曾经残留着爆炸时留下的轻微辐射,这只怪兽,很有可能,进化为五级。”


五级,当年两只机甲对付一只四级尚且狼狈,这只五级的又该如何应对?


瓷本质上还是个军人,即使心中不甘愤懑,可在真正的灾难面前,他还是无法冷眼漠视。


“同盟现有的四代机甲不过四驾,我们预测,这只子代立尾鼠登岸之后,在全球各地还会有三只三级怪兽集体登岸。我们无法再经历一次像失去赤色风暴那样的痛苦了。瓷,同盟需要你的帮助,你是唯一与立尾鼠有战斗经验的战士,元帅他……一定也会支持你这样做。”



 


 

俄在晚上从禁闭室出来的时候,是罕见的好心情。


在他身后,被闻声赶来的英暴揍一顿的美,眼睛发青的已经带不住墨镜。


俄听见自己口袋里银行发来的短信声,他知道,肯定是这次斗殴又被上面的人狠扣了一把,可是他一点都不后悔。


相反,还很神清气爽。


银发的年轻人从口袋里掏出两颗紫皮糖,熟练的剥开塞进了还有血腥味道的嘴中。美利坚抛下了他身后一堆哭爹喊娘的小弟,咬牙切齿的甩了甩刚刚差点被俄卸下来的左手。


俄侧头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加快脚步,打算趁着熄灯之前去公共浴室把身上打架热出来的汗冲掉。美不依不挠的跟上来,两个冤家好死不死的住对门。


不知道刚刚突然出现又消失的英去哪了。


美利坚心里嘀咕,自己这便宜哥哥无时无刻可以对任何东西看不顺眼,最后把火全都撒在他身上。想起刚刚黑着脸大步把一堆人挨个收拾一顿的英,小太子爷打了个寒战,也打算早点去洗个澡,将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菜汤冲掉。


普通四代驾驶员都是两个人一间宿舍。美依靠背后势力耍赖讨了个单人宿舍,俄则是长的太凶没人敢和他一个宿舍。走到一半,美国又开始闲着皮痒痒的挑事情,和前面大步往前走的俄比起了走路速度。两个人越走越快,几乎同时进了各自宿舍房门。


美在自己乱糟糟地屋子里目标明确地找到换洗的衣服,三下五除二的塞进盆里踹门而出。而对面平日与他不相上下的俄却突然没了动静。


哈哈,肯定是那倒霉蛋临时出了什么事!


美嘚瑟的撇撇嘴,昂头挺胸的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奔向公共浴室。


已经接近宵禁时间,浴室此刻几乎没有人。美是个从小自由散漫惯的人,最喜欢这样空无一人任他胡闹的地方。


只不过今天不太巧,当他哼着跑调的歌走到换衣间最里面的时候,透过一层厚厚的磨砂玻璃,看见了一个似乎从来没见过的……女人?


这人背对着他,刚刚低头穿上同盟深蓝色的作训服。上身赤裸,一头湿漉漉的长发垂落到腰间。皮肤白皙的不正常,肩膀处的骨头瘦的突出来一大块。


腰臀曲线倒是不错。后背……也挺好看。


美见过太多俊男美女,第一眼就评头论足的上下打量几乎成了他没人敢阻拦的坏习惯。他像个变态似的,视线紧紧的粘在磨砂玻璃后面那人漂亮光滑,还带着水珠的后背上,脑子里却在思索,营地里什么时候来了这号人。


难不成真的是今天奥汀抓过来那个女人?!她为什么在男浴室?!走错了,还是故意的?



我是不是该表现得绅士一点,或者赶紧跑路在浴室外面来场偶遇?


要不……


“砰——!”


铁盆锤到后脑壳的声音。


一声巨响,最里面的人闻声转过身来。美在眼冒金星之前成功看到了那人平坦的胸口,有力的八块腹肌整整齐齐。长发就这样不加阻拦的垂在身后,一张面相温润却视线凌冽的面孔皱着眉头的看向这边


男……男的?!


美痛呼一声,抱着自己的后脑勺无力的蹲下去。在他身后,人高马大的俄光着膀子,手里还拿着底部正在颤抖不止的铁盆,冷声嘲讽道:“闲着没事干搞偷窥?脑子没问题?”


“臭……毛……熊。“


美疼的呲牙咧嘴,视线却还在固执的往那东方美人身上瞟。俄也注意到了角落里的陌生男人,却反常的主动开口:“你……就是我宿舍新搬来的那个?”


西伯利亚毛熊话里的温吞和软意几乎让本就一铁盆打的头疼的美头更疼了。他几乎控制不住表情,嘴长的能塞下一个鸡蛋,不知是惊讶还是疼痛。


“啥?这人跟你一宿舍?!”


俄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他。趁着太子爷落难,蹲在地上疼的暂时没法起身的时候,一抬手腕,又将手里的铁盆狠狠的招呼在还想说什么废话的老美头上。


“不行!我不同意!我编号明明在你前面……”


又是一盆。


美国彻底傻眼了,他跌坐在地上,无能为力的看着光着上身的俄越过他去向冷着脸的东方美人方向。


不行。


美利坚想。


说什么得把我的宿舍改成双人间,今晚就去找英!






下章更新小心心破两百解锁

第一次混ch圈,哪里不好的请私信我修改,谢谢。

评论 ( 20 )
热度 ( 1197 )
  1. 共3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