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

第三章.发动机


不过两个小时,瓷就又一次进了审讯室。


这次不是在跟他过家家。法本想把他带到会谈室,路上正巧遇到了久候多时的英。三个人同为三代驾驶员,五六年的时间,却早已经云泥之别。


“你可别告诉我你要把他带到会谈室,温上一壶热茶,再和他畅谈五年不见的相思之情。”


英法曾经互为搭档,最了解这满肚子鲜花香水的法国情节。犀利的英国人视线仅仅擦过被卫兵控制住的男人一瞬,就灼伤般的转开来:“法国佬,你是不是还要给他足够余地,让他再逃一次?下次去哪抓?这次香港,下次澳门?”


法不善于和他斗嘴。一番快速且有效的对峙之下,这只十几人的队伍立刻改向。新路线避无可避的经过人多的训练广场,黑发男人看似低垂着眼,实际上却在用余光一点点丈量,这个满载他青春与血泪的老地方。


于是当他被按在审讯室的椅子上时,瓷有些意外的发现,五六年了,泛太同盟的审讯室竟然还是当年的样子。不过加了一个当年他亲自实验调控的实时影像投影。


好吧,让他想想,这投影究竟是为什么安装出来的?


消瘦安静的男人晃了晃自己手上的电子镣铐。在他对面,审讯室外一路上都在臭着脸的英投出清晰的影像。这家伙一直是这样,尤其是看到他的时候,脸臭的像谁欠他三四张饭票,每次瓷要和他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又开始局促不安,结结巴巴连个话都说不好。


可是五年之后,英明显变了。


该是好事吗?瓷不善于揣度人心。他二十几岁的时候,跟在老师身后。那个坚毅沉默的男人给了他太多保护与支撑。机甲制造被他一手担起,泛太同盟最杰出的一届元帅,人类抗击怪兽的主心骨,也是在觥筹交错,声色犬马中可以挡在他面前替他喝下无数杯来意不善的香槟,在深夜中抱着他共眠的爱人。


瓷已经有很久没有与人交际说话了。


因此他只是紧抿着嘴,有些呆滞的看着对面皱眉沉默的立体投影。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他声音嘶哑。英眸色微微一暗,抬了抬手像是对谁打了个招呼。不多时,审讯室大门被打开,卫兵送上了一杯热茶。


是他之前最爱喝的休宁松罗。


“这茶叶失传了,法兰西那家伙费了大手笔重新找到的。喝口。”


英点了点下巴。面色虽然冷傲,语气倒还是当年的样子。瓷苦笑,道:“你知道的,我尝不出味道,给杯白开水就成。”


英没有答话。


黑发男人缓缓抬手,肩膀上挂着的长发被肩膀上轻微的动作慢慢的滑落到身后。他身上穿了件简简单单的甩帽衫,在大海中阴雨天气骤降的温度下显然不够看。


审讯室空调慢慢的升温,男人喝完了茶,英才慢慢开口回答他的问题:“两年前,赤色风暴本来应该被送到西伯利亚定点销毁,是我把工厂改了,送到了中国香港。”


“我知道一定会有人来偷。”


审讯室中的身影轻笑出声。


“果不其然,机架上最重要的两组发动机没了。”英看着他耸了耸肩,嘴角是上勾的,可眼底半分笑意都无,“三代机甲统一用核动力供能,技术革新之后,四代都是电磁发动组。核动力发动机本来应该拆下来留作军用,所以一般来说,我们都会在废弃机架上安装可以定位的小插件。”


“无人机定位到了香港的地下工厂。调查出来的照片告诉我,有人在那里,私自制造军用武器。”


一张投影照片发送到了瓷面前,模糊的工厂里,几个年轻人正在一个巨大且熟悉的铁家伙上忙碌。瓷呼吸猛地一滞,笑容消失在脸上,沉声道:“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英显然对他突然的质问早有预料,“别紧张,没怎么样。我盯了两年才出手,不会因为你,就去把这些东西全部毁掉。”


“瓷,你想再造一架赤色风暴。为什么?”


金发男人的眸中露出探究,语气开始逐渐失控,失望,愤怒,不解,曾经的战友,在此刻在一件小小的审讯室冷言相向,“多年不见,抓你回来本来不是想要审讯你,批判你。可是我真的不明白,你耗费精力想要重新塑造一架机甲,为什么不能重新回到同盟?你知道我们有多么需要你,三代驾驶员能够为同盟省下大把的时间,无数的交战经验,其价值不可估量,尤其是你,你为什么……”


“你闭嘴!”


瓷忍无可忍的怒吼出声。


黑发男人站起,一掌挥开桌子上尚有余温的茶水,眸中尽是痛色,“是同盟亲手抛弃了我们,是同盟亲自送走了老师!赤色风暴服役六年你们说扔就扔,那我为什么不可以离开,我不是什么为了大人类而活的圣人!”


瓷的吼声几乎破音。


对面咄咄逼人的英缓缓地吐了一口气。


“是你们切断了联络线。”瓷地眼底是鲜艳的血红。那双黑色地瞳孔里装了太多的无可奈何与绝望,“他本来有机会活下来的,他本来有机会活下来的……”


“……元帅的事情,我很抱歉。”


“我不要道歉!”


吼声在空荡的室内回荡。瓷失控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仿佛一瞬间回到了五年前离去的前一晚。他不稳的迈着大步往前走,面上全是失控的眼泪,两手拽起对面人的衣领。


他冰冷的手在影像中空空的穿过去,就像他再也握不住曾经那个人一样。漂亮的眼睛里痛色被热泪融化,流出一种浓厚难摧的绝望:“我知道同盟背后那些上不了台面的蛀虫。三代机甲大部分组装设计都是老师亲自安排制造的,该怎么做,我也很清楚。我重建赤色风暴不是要为了什么人类利益继续跟怪兽拼命,我是要毁了那些一手遮天的垃圾,我的枪口是要给他报仇!”


我做不到好好活着,我每一天都在死亡的感觉里奔逃。


他的话到最后几乎已经嘶哑失声。泪水从眼睛流下再重新滴进嘴里,他尝不到苦的味道。


五年前,当姗姗来迟的士兵将二人从大海里打捞出来的时候,瓷与已经失去呼吸的苏大脑通感,依旧是一种连通的状态。


这个人在深海中体会过失去和死亡,于是变得病态,冷漠,偏激。


他在地下工厂藏匿了五年,倾尽家产,用偷,用抢,跌跌撞撞拼凑出一台将枪口对准人类的机甲。


瓷突然想起来了,审讯室里的影像技术,几年前还是因为他自己安装的。


起因是他在审问犯人,对方失控暴起,尚且年轻的瓷直接在审问室将对方痛打一顿。送进医院发现下手狠了,直接将人打成了重伤。苏那时将外界对于他“虐待犯人”的口诛笔伐用轻飘飘的一句话带过,明着偏心,却在审讯室里装上了虚拟投影。


“他们都说这是为了保护犯人,实际上,我是为了保护你。”


男人带着笑意的话萦绕在他耳边。残忍的时间不愿意带走他的回忆,让人无法脱身。


现在,又保护了谁呢?


英的虚影在无声中消失。男人哭着哭着就开始笑,长发凌乱的像个疯子。他跌坐在冰冷的硬石砖上。审讯室大门被拉开,法沉默着踏进来,把几乎崩溃的男人慢慢的扶起来。


“好吧,我就说,还是应该带你去会谈室做个心理疏导。”


他一起带进来的还有一沓厚厚的文件,“英那家伙临时被上面叫走了,他那个便宜弟弟天天惹事,这时候估计得一顿好打。”


他状似简单的聊聊日常,实际上却在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瓷的心理状况,“你还记得吗?元帅去世后,将大脑留在了精神力训练室,我们给他编号叫做向日葵,你想去看看吗?”







环太平洋AU

大量私设

all瓷汤底,主美瓷俄瓷

前夫哥始终是前夫哥,诈尸也是前夫哥。

可能大概会写成长篇,章节控制在二十章以内。

🐵🐵无任何zz映射,机甲名字都是我瞎编,纯粹是饿死了找不到粮自割腿肉‼️‼️

‼️‼️很有可能因为没有人看,没有评论,没有小心心而弃坑‼️‼️

下章俄瓷见面,心心过二百解锁。

因为这篇文,真的,好冷啊。。。。(惆怅ing)


评论 ( 24 )
热度 ( 1252 )
  1. 共4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