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

环太平洋AU

大量私设

all瓷汤底,主美瓷俄瓷

前夫哥始终是前夫哥,诈尸也是前夫哥。

可能大概会写成长篇,章节控制在二十章以内。

🐵🐵无任何zz映射,机甲名字都是我瞎编,纯粹是饿死了找不到粮自割腿肉‼️‼️

‼️‼️很有可能因为没有人看,没有评论,没有小心心而弃坑‼️‼️




第二章.黑发




主神奥汀落在甲板上的时候,天气突然雾蒙蒙一片。


泛太同盟为了防止怪兽有报复性的登岸,以及能够在战时更快速的赶往全球各地的登陆地点,把如今的总部分散开来,在海上建立了更为灵活机动的防御性训练基地。


那只赤色的机甲被钢铁大手安放在一早准备好的包围圈内。为首的男人成熟老练,棕色卷发在脑后扎成小揪揪,下巴上还有这因为工作繁忙,没来得及剃干净的胡渣。


“嘿,法。俄这小子又半路掉线了!”


德一开驾驶舱就迫不及待的大喊。二人一前一后从驾驶舱出来,顺着升降梯下到了二十米以下的甲板上。运输直升机有序的将无人操控的机甲拉起运入维修主舱,高大的铁门缓缓拉开,露出其中无数钢铁怪物的冰山一角,以及在上面忙碌维修检查的士兵。


法无视了他的话,只朝二人点了点头。视线自始至终未曾离开包围圈中央的小型机甲上。


几十个人将这里有意的与外界分割开来,像一幢安静的人墙,全都等着机甲控制舱的门自己打开。


十几分钟,依旧毫无反应。


法推开旁边士兵阻拦的手,缓步走到机甲下方。他的表情有些许痛苦,语气深沉道:“老朋友,好久不见。”


德嘴角的笑容有一瞬间凝固。


他与法并非同期入营。三代机甲几乎退役大半之后,德才进入泛太成为驾驶员。


三代机甲退役,除了其中科技落后之外,最为重要的原因则是同期驾驶员已经陨落大半,驾驶员人数属于青黄不接的一代。


法早年与元帅同为一线。随着诺肯达时代最后一场战役结束,元帅战死,四代机甲革新开始,同批驾驶员大都退居二线,从事机甲研发或者生物科技。


与法同期,诺肯达时代的遗孤,德不难猜到机甲里面的是谁。


那个与他有着一面之缘的前辈,曾经陪同人类最伟大的英雄站在讲台一旁。


那人与他的爱人在诺肯达最后一场战役中驾驶“赤色风暴”与怪兽同归于尽,创下无数泛太同盟现在训练的最高纪录。他是元帅最优秀的学生,也是三代驾驶员里最坎坷,却依旧幸运活下来的一个神话。


小型机甲动了动,腿部突然高高抬起,几乎驾到了在他身旁的人类头上。卫兵与德俄二人立刻举枪上膛,冷声提醒道:“博士,请立刻躲开。”


法没有回头。于此同时,机甲手臂又弹出了三四颗剩下的烟雾弹。甲板瞬间迷蒙一片,只听见法几乎破音的一声喊:“瓷!”


俄在瞬间感受到了身边流动挤压破开的空气。烟雾弹里含有大量的催泪气体,众人促手不及,独独他还未摘下带着面罩的头盔。


随着机甲舱门打开的声音,一个瘦削的身影在俄身边狂奔而过。动作迅速的斯拉夫人瞬间出手,尚且温热的手掌目标明确的贴上一块冰冷,骨感的手腕。


这人太瘦了。


俄的大脑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其实他还能有更多腹诽的空闲,可惜对手也不是善茬,丝毫不留给他胡思乱想的时间。被法称作“瓷”的男人消瘦却有力,几乎毫不犹豫的把尚未反应过来的俄往自己方向顺势一拉,接着狠狠地抬起腿。


俄的近身格斗在基地与某个晦气至极的人练过不知多少次,立刻用剩下来的一只手回挡。他的左手使力,能明显感觉到对方停顿了一瞬,却毫不留情的将人拉近自己,另一只手将那只攻击结束想要下落的腿一把拉住。


接着带着人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男人显然被这一砸砸懵了。俄将他用体重压在地上,鼻尖闻到了对方长发淡淡的香味。他听见这人嘴里骂的一句汉话,他之前在电视上看的中国伦理剧里听到过,叫:“他妈的。”


好吧,俄懒得与这人计较。


“人抓到了,在这里。”


他冷冷开口,烟雾也被突然落下的雨打散了一半。俄这才看清了身下人的面庞。他带着厚厚的防毒面具,被刚刚摔在地上的时候掉在了几米之外。束在后脑的黑色长发遮了大半张脸,此刻从侧面看,仅能看到漂亮精致的鼻梁,和看向他空荡愤怒的眼神。


这人的肤色太白,是一种病态的,像在地底藏了几十年的青白色。面孔上的皮肤太好,好的几乎不像是个男人。亚洲人的皮肤都这么好?俄几乎不受控制的又开始胡思乱想。基地里也有亚洲人,可是他从来都没有留意过,之前还一直觉得亚洲人都长一个样来着。


不过这人倒是顺眼的多。


俄兀自思考了半响,才留意到自己手指竟然不知觉的在对方精巧的手腕上摩挲了半天。黑发男人在与他视线相接的一瞬明显的愣住了,直到被士兵控制住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都还在失神的,愣愣的看着他。


与刚刚被俄压住时的凶狠样,判若两人。

 

 



 

“听说了吗?博士今天在甲板上被一个黑发女人揍了!”


“黑发女人?基地里哪里没有黑发女人!”


俄今天踏进食堂的时候,又是那老三样。


酸黄瓜,只剩半杯不到的酸奶,还有某个刚刚和自己的宝贝机甲从娱乐头条上下来的,某个带着墨镜上来找事的美丽卡。


黄金窟里长出来的小公子悠悠哉的吹了个口哨。带着自己的小跟班又一次拦在了想要端着餐盘坐下吃饭的俄面前。


“瞧瞧,这不是我们刚刚执行完轮值任务的俄吗?怎么这个点还在一个人孤独的吃晚饭?”


俄在基地里一直独来独往,沉默寡言的高个子穿着冬日的作训服,与对面几个人聚集在一起的小团体彼此都看不顺眼。他与美上个星期刚打完一架,工资都要倒扣到自己倒贴钱了,实在懒得再与这人再来一次。


他咬咬牙,端着餐盘从旁边绕过,美利卡依旧不依不挠的跟上来,喋喋不休道:“听说你跟德那家伙逮了个黑发女人,还是法亲自点名要的,你抓住她了吗?”


“女人,一个女人。我们伟大的博士为什么会要大名鼎鼎德奥汀亲自为他抓一个女人!”美利卡身边德狐朋狗友立刻阿谀奉承的开始呼应他们的老大,恶心的荤话和嚣张的狂笑在俄耳边萦绕。


蠢货。


俄懒得与他交流,回想起刚刚甲板上黑发男人奇怪的面孔,只觉得突然心烦意乱。他在心里暗骂一声,将盘子里的酸黄瓜两口吃完,起身就走。


“抓女人这件事,应该让帅气无敌的海姆达尔亲自去。奥汀那破烂机甲,上次在太平洋对付那只尾鼠兽差点当场报废,又丑又旧的一个大家伙,人家不跑才怪呢!”


高大的银发男人的身形一顿。


俄深吸一口气,听着身后越发张狂的笑声,右手慢慢的摸到了餐桌上放着的瓷盘。





爹只是因为头发长,被误认为成女人。

俄和瓷,目前只在互相沉迷色相的时期。

老美我赌你会后悔。


评论 ( 13 )
热度 ( 1092 )
  1. 共3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