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世子】画地为牢(6)

久违的一章

小季出场倒计时

记得在评论区投票增加正主戏份!

此篇另名《宣猫猫爱要大声说出来》




6


今年的秋雨来的格外多。

新南国公从院外执伞入长廊,宣望钧手上正捧着一本《天爻》。长发披散在黑底金纹的衣袍后,侧脸在被风卷起的白色轻纱下看不清表情。

花世子站几米之外立定,行了个恭恭敬敬的朝礼。

“殿下。”

无人应答。

“……师兄…”

花世子改口,对方这才似乎是刚听清一般,声音柔和道:“坐过来。”

宣望钧如今这变扭性子和当年凌晏如有的一拼。

花世子腹诽,低着头跪坐到这人身旁的软垫上。谁料宣望钧忽然拉他,冰冷的手握住温热的腕,把人带到自己身边,坐到与自己齐平的位置才放手。

“昨夜……为什么不来?”

新帝问道,语气有些小心翼翼。两个人明明坐的那么近,却又好像搁着十万八千里一般。

宣望钧怀里抱着的雪球见是他来,懒洋洋的将爪子放在他的膝上,柔柔的“喵”了一声。

秋雨被一层轻纱拦着打不进廊内,只能感受到凉凉的冷风,和栏下新鲜的草泥气息。

花世子昨夜回家倒头就睡,本来应是答应宣望钧留宿宫中的,却耐不住困意睡在了南国公府。

他做了一夜难以自拔的梦,梦中刀光剑影危机四伏,南国公府大火烧尽之后的断壁残垣,凌晏如在首辅府书房内的无动于衷,季家少主冷冷的一声嗤笑,最后全化作缠住他手脚的无形巨网,自始至终,逃不出,挣不破。

他在恍惚中听见了屋外的吵闹,神志比身体先清醒,一双大手却在这时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重新将他带回了朦胧的睡意中。

那不是星河。

温和的轻哄犹在耳边,若儿时南塘畔依依柳下安抚。花家世子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却拦着自己的本心,怎么都不愿意往深处想。

昨日海海,过客如烟。

“昨夜在府中睡下了,忘了师兄的嘱托。”南国公光明正大的坦白,“师兄大人大量,原谅我这一回吧。”

他话说的亲热,语气却是冷淡至极的。宣望钧被这话塞的沉默,停下了手里逗弄白猫的动作,轻轻捏了捏雪球的小耳朵。

“喵~”

白猫会意,合主人心思的起身跳进旁边缄默不言的花世子怀里,撒娇耍赖的要人摸它爱它。花家世子是个心性软的人,盯着怀里的小东西缓缓抬手摸了摸。

“雪球他……很想你。”

新帝轻声道,目光注视着身边人的侧颜,生怕把人吓怕一般的小心又放肆:“你若有空,持着玉牌便能随时进宫,我整日待在庆和殿理政,你也能多来陪陪它。”

宣望钧做出了让步。

他知晓十年前自己逼着花家入朝政是二人心底最大的一个隐痛,这十年来歉语每至口边便觉无力,二人互相逃避,互相后退。朝上南国公是他最锋利的“剑”,朝下这柄“剑”却除了公事之外不愿在与他又任何纠葛。

宣望钧不想与他谈别的,只觉得两个人什么都不说,坐在一起也是好的。花世子却突然开口:“殿下,今日来边境安明,水患已解,臣想歇歇。”

“可是腿疾又犯了?”宣望钧问道,“太医院新来了一位圣手,元福!”

“不用。”花世子按住他的手,“心力匮乏,非药理可医 ,只是想回去看看。”

他这几日接二连三的做噩梦,心力交瘁是真的,许是听闻凌晏如革新不力的消息总是难受,自己厌弃极了自己,想找个没这几个人的地方待着。

宣望钧面上有些沉重,昨日天牢传来的消息被他一手压下去,他自己也明白了三分,道:“可。南塘旧府派人修好了,你若愿意,去那处呆上几天,也是好的。”

凌首辅下狱之事人人皆知,他自己给自己扣上一个革新不利的大帽子,实际上在牢中无人敢问。宣望钧明面上不理这事,却也没拦,有任他去的意思。

凌晏如与花家之间的纠葛三日三夜说不清,新南国公此时离开宣京,未必不是坏事。

花世子没再说话,只是晚上留宿在了宫中。秋雨下了将近一日,宿在庆和殿侧房的人半夜却收容了冒着雨来的帝王。

这人总是这样,花世子心想,面上抱歉无奈的苦苦支撑,实际上是自己拿着刀划着脖子威胁别人罢了。

侧殿的灯重新亮起,花世子拿来干净的毛巾,沉默的,细细的将九五至尊的黑发擦干。昏黄的烛光映着的头发像软锻般光滑细腻,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凌首辅的事……你是如何想的?”

宣望钧开口问道,只觉头上的动作顿了一瞬。

“不如何想。”花二回道,“他早已不再是我花家旧人,是死是活与我无关。”

宣望钧叹了一口气,道:“你知道的,你应当全都知道的。”

凌晏如故意放的消息,的确得来了花家世子那日初闻此训的忧心。他在牢中与这人苦耗,大有“你不来我就不出去”的架势。

但他的确没等来对方。

“我知不知道,于你于我,于其他人,有关系吗?”花世子冷颜道,“万般种种皆是孽缘与过错,不必追忆后悔,把握住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宣望钧心思缜密,听闻这话已经有了些不对劲。但他只是怀疑,未再深究。

不久之后,花世子从宣京出发去往南塘的路上,遭山匪埋伏。宣望钧遍寻三日,仍失踪不见其人。


评论 ( 13 )
热度 ( 214 )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