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宣世】年夜饭

完整版晚上八点见飞鸽

统共五千字

祝大家虎年快乐!





燃灯守岁

贺新春

 宣望钧篇

宸王府的新年过得可以用上“寒碜”这个词。


宣望钧窝在书房的座位上,雪球就趴在他腿上乖乖睡觉。屋里屋外,除了定时点上的灯光,再无其他暖物。


宸王府里呆了大半辈子的老管家颤颤巍巍的推开门进来,放入了几声热闹的炮火声。宣望钧放下手里的书,起身道:“于伯,这么晚,怎么还不回去过节?”


老管家将煮好的饺子端到桌上,道:“这就要走,小王爷,这是我女儿做的一点饺子,是当年咱们府上经常做的苋菜馅的,您有空便尝尝。”


小王爷愣了一瞬,随机又有些呆滞的点头:“……本王记住了。”


老管家笑着应了一声,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又出去了。书房里并不冷,但一碗热饺子的温度显然更高,袅袅的热气在屋子里升空扩散,最后再消失。


府中的下人全被宣望钧放了年假,如今老管家再一走,诺大的宸亲王府,真就只剩他自己和雪球了。


小王爷面上没什么表情,可眼底还是有些沉默的失落的。他重新坐回位子上,拿起那本刚刚看的书册,企图让自己忽视掉外面热闹的鞭炮声和来来往往的人们的笑声。


天不遂人愿。


“喀哒--”


“噗通!”


屋外传来一声树枝断裂的声音,还有不知道是谁摔在地上的一声不甚文明的“我去”。


 

 

 

 

花世子从地上费劲巴拉的爬起来,这人一开始手里还抱着一个大盒子,幸好一早挂在了另一个比较粗的树枝上,这才幸免于难。


花二似乎不受宸亲王府大门的待见,来王府的这几次就没怎么正儿八经的从大门走着进来。次次翻墙,次次被摔屁股。小世子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又伸手去够刚刚自己挂在树枝上的饭盒。


嘶,挂高了。


他撇撇嘴,看了看四周灯火如晦,干脆手上一使劲,像个猴似的窜上了树。


感谢季老二,在明雍这些时日,花世子练就了一身上墙下树,下树上墙的好本身。因此分外熟练自负,结果就是下来的时候屁股被树杈子一戳,脚一滑又要掉了下来。


我这亲手做的饭!


花世子在心中大呼一声“此饭休矣!”,企图以腾空高举法保住这顿饭。危机一刻,一只冰凉的手稳稳的拉住他抱着饭盒的手,整个人落到一个同样冰冷的胸膛里。


“你这是……在做什么?”


乖乖,九次翻墙,终于有一次被宣望钧抱住的世子激动的快要哭出来:“师兄,哈哈哈哈哈,今天晚上月亮真的好亮啊,哈哈哈哈……”


众所周知,尬笑隐藏不了尴尬。


宣望钧显然没有被他蒙混过关。花家世子从宸王的怀里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语气有些不好意思:“楚师兄说你没跟他一起去楚家,我寻思着师兄你过节也没人一起,所以就自己做了几道菜……”


他害怕被拒绝,因此语气有些软,还有些想要让人对他为所欲为的小心翼翼,耍赖道:“我好不容易才从季元启那人堆里爬出来!你都不知道,这一路鞭炮放的,我差点被炸着了都!师兄,今天除夕,你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就收留我吧。”


宣望钧不是第一次被对方这样哀求。因此也不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在对方身后,好像看到了小狗毛茸茸的,讨好的,喜人的,毛茸茸的尾巴。


他面上突然多了些红,轻咳着转过头去,一句话不说的把人拉着带进了温暖的书房。


花二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眼睛笑得变成两道月牙,屁颠屁颠得跟着人进了屋。雪球一见是熟人来,“喵”一声从高处跳到人怀里。


“雪球!”


花世子亲热的抱着怀里的小白猫亲了亲,宣望钧就站在一旁笑着看。原本安静的书房,因为这一个人的到来突然变的充实热闹起来。花二与雪球打完招呼,才想起来自己的正事,连忙打开饭盒,把里面的饭菜点心挨个摆出来。


荤菜素菜被他满满摆了一大桌,许是刚做好不久,许多还带着香喷喷的热气。花二将饭盒抽到最底层,拿出今晚特意带来庆贺的两瓶秋月白:“师兄,今晚喝点?”


宣望钧不怎么能喝酒,但是过年不喝酒怎么叫过年呢?小王爷默认了,从花二手里将酒接过去,放在炉上慢慢温着。二人坐在桌前,花世子抬手将热酒给他倒满,道:“是明雍山脚下卖的最好的花椒酒。季二偷偷藏了一整箱呢。”


“你又与他一起翻墙逃课了。”


宣望钧无奈道。花世子颇为惊讶:“师兄怎知?!我们这几日已经很收敛了。”


“卖酒的老伯几时开张,几时闭店,我也是知晓的。”


宣望钧低头舀了一勺软烂的银耳粥。对面的小世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双耳绯红一片:“师兄放心。我虽然与季二经常同流合污,但功课还是过关的。”


他夹了块松鼠鳜鱼的鱼腹放到宣望钧碗中:“师兄尝尝我的手艺,玉先生都说好。”


“玉先生?”


宣望钧皱眉,心中不知怎的,微微有些酸涩:“你……与玉先生,经常一起?”


“去帮玉先生做事啦。”花世子丝毫不知对面人内心想法,夹了块藕盒塞进嘴里,“有时候来不及去吃午饭,就会在玉先生的花园里支起锅来自己做。师兄你吃这个,藕盒炸的正好,估计是我做的最好吃的一次了。”


宣望钧点点头,眼中一晃而过的低落情绪却没能瞒住对面人。他缓缓的将藕盒吃下去,脆皮干爽酥薄,内里软糯非常,却满脑子都是眼前人与季元启下课玩闹,与玉先生在花园做菜的场面。


宣望钧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情。他从小缺失亲人,无人关爱他,因此基本上将能够感受到这种感情的阈值调的很高。可是在这一刻他却实打实的感受到,并且开始有了些妒忌羡慕的心理。




评论 ( 8 )
热度 ( 260 )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