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云世】老夫少妻

是画地为牢的if线

世子如果和凌大人好好的话,应该就是这样吧呜呜呜


未阉割版上传到飞鸽,(下楼遛弯去)同名

因为b类作品设置了一个0.01的付费查看

多了大概六百字,具体情节没有变

方便的同学帮忙点进我动态,助力申请一下花果山的社区

谢谢!




1



首辅凌大人娶妻了。


消息传出来的时候花二还在陈司业课上呼呼大睡,前座的世家子弟小声讨论刚巧落进他耳朵里。


“哎,你们家收到请柬没有啊?”


“昨天刚到,父亲刚刚还差人给我送的新衣,等着赴宴的时候穿呢!”


“嗨!你说这凌大人到底娶的哪家的姑娘,怎么一声不吭的就办起了喜宴。”


“在玉景楼摆了不下三百桌,光彩礼都排了长街十里!哪家的姑娘能受的起这样的福分……”


本来睡得正鼾的花家世子此刻却像突然惊醒一样,旁边磕着瓜子等他睡醒的季元启见他睁了眼,也凑了上来悄声问道:“你呢?你收到请柬了吗?”


花世子愣了半响,像是哑了火似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他危襟正坐,刚刚连天的睡意骤然消失,小声道:“……我哪里收的到请柬…”


“不对劲啊。”季元启诧异道,“你跟凌大人这关系,花家能没有请柬?”


“没有。”


“真没有?”


“季—学—子!”


前面上课的陈司业终于发现这边的“地下交流”,语气尖酸刻薄的往这边看。头快伸到花世子面前的季元启吓了一跳,尴尬的笑着退回自己位子上。


下课之后,季元启一路小跑追上前面的人:“咋了花二,为什么这次不等小爷?”


“动作太慢。”花世子白他一眼,手里抱着一堆书册。季元启来了兴趣,道:“哟,你这是干嘛?收拾东西回家?”


花世子噎了一下,语气有些罕见的心虚:“……回趟南塘,估计要个三四天才能回来。”


“三四天还带那么多书!”季元启惊讶道,“你小子,明雍内卷第一人?”


“滚犊子。”花二抬腿踹了他一脚,步履匆匆显然是不想与他多说。谁料季元启完全不上道,也跟着加快脚步追上来:“你说啊,这凌大人到底娶的是哪家的姑娘?”


花二白他一眼,闭嘴不语。


“如今朝中几位大臣,家里的姑娘不都正在明雍求学?何况这年龄也差太大了,这不就是……”


“就是什么?”


“老夫少妻……老牛吃嫩草!”


季元启挠头:“难道真不是世家的姑娘?不应该啊,你看凌大人那样子,哪里会本本分分的给自己娶个心上人。”


花世子面上显然不感兴趣,却也被季元启这嘀嘀咕咕逗笑了:“为什么这么看?”


“为什么这么看?你还问小爷我!就拿你自己举例子吧,你每次去找他,他那次给过你好脸色看!”季元启捏着嗓子学话,“  ’明雍学子莫问朝事。’  他哪次不是拿这话搪塞!”


花世子细想了想,的确。


“哎,你真不去凌大人的婚宴了?”季元启有些遗憾,“玉景楼里好吃好玩多着呢!你不去,小爷找谁玩啊?那多没意思。”


“你莫要问我了。”花世子回道,“吃好玩好,我少一顿婚宴又不会掉二两肉。”


“有鬼!肯定有鬼!”季元启却与花世子全然不在一个频道,“为什么不请你啊?难道是……”


花世子懒得听他叭叭,正巧前面就是自己的寝舍了,“哎呦”一声直接跑走了。季元启还在那长篇大论的分析,回过头来身边的人早就不见了。


“花二,跑那么快,我看你也有鬼!”




2



“然后呢,他怎么说?”


红账里,白天还在听季元启疯狂猜论凌晏如娶的是谁的花世子,此刻正窝在首辅大人怀里昏昏欲睡。


洞房花烛夜,两个人又都是头一回。他被欺负的狠了,整个人软的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脖子上,肩膀上,胸口上,全是上午还在说的“老牛”啃出来的红痕,他这棵“嫩草”是实打实在这人身下“滚”过一遍了,半死不活……九死……九死一生暂且算不上。


花世子咽了咽口水,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埋进男人的怀里:“说我们是老夫少妻,说我不参加婚宴他都没了乐趣……”


“他没了乐趣?”凌晏如皱眉,抬手温柔将怀里人脸庞的碎发扫到耳后,“他的乐趣与你何干?”


“嗯……我跟季元启关系铁着呢……”


花二迷迷糊糊答道。他与凌晏如不清不楚的厮混在一起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这场大婚也是他一时气急说的玩笑话。凌云心这货似乎偏爱突击战,当天就把一纸婚书装模作样的送往了南塘。


接着就是浩浩荡荡的十里红妆。


林珊气的连夜赶来明雍,把花世子狠狠的骂了一顿。后者面上痛心疾首内心下次还敢,暗中却托木微霜将十里红妆的目的地是南塘这件事盖住。


自始至终,“新郎官”凌大人也只是在玉景楼简简单单陪幕僚喝了两口酒,他这个“新娘”,是一直都等在无人在意的凌府。


二人自己私下拜了天地。前脚花世子还在那在那嘲讽一生光明磊落的云心先生连结婚都要偷偷摸摸的,后脚就被对方扔进洞房花烛候着的千金软裘里吃了个痛快。


聘书,彩礼,三拜,洞房一个不缺,这两人如今是实打实的“老夫少妻”。


“凌大人好福气哦,能娶得这么年轻的小老婆……”


花世子再累也拦不住他皮,在那装模作样的当路人甲,“云心先生,您这把自己徒弟睡了,多大逆不道啊!”


“我真的很老?”凌云心低下头去,与闭着眼的怀中人换了个吻,语气有些真的失落,“周围人都未曾说过我老。你既然嫌弃我,又为何要嫁?”


“谁嫁了?”花世子嘴硬,“是本世子贪图云心先生皮囊,将自己的恩师强娶进南国公府。”


他换了换气,二人如今都是未着片缕的躺在被窝里,一不小心就要擦枪走火。花二抬抬腿,把自己又来精神的地方藏住,欲盖弥彰的环住身边人劲瘦的腰,道:“您不老,我喜欢还来不及呢。”


凌晏如没说话,眼神却变了些味道。他伸手去按住小孩藏藏掖掖的大腿,头凑过去将那双粉嫩的唇重新堵上,二人气息交融之间,花二先受不了,迷迷糊糊的放弃抵抗。


红帐外,绰绰约约的人影交叠在一起,缠绵的气声难舍难分,时不时传来低吟和诱哄,还有某些人甜蜜的求饶。





3

凌大人真的不老,真的。

洞房后的第一天,光着身子趴在凌晏如身边赖床的花世子如是想。


画地为牢一月二十号之后再更,最近在忙另外一个坑。

喜欢留个评论点个心心,爱你

评论 ( 16 )
热度 ( 838 )
  1. 共7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