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星世】小彩蛋

一次悄咪咪的试探

是之前的《画地为牢》的回礼没发出去,又二改了一下

看一下具体反响,下一次男主是谁呢?

请多多来一点心心和评论

爱您ing






星河记得世子腿上的疤。因此在这件事方面,他自己总是各外惦记小心。


他自己觉得要的并不多,可奈何对方听见这事后总是一脸惊讶。


惊讶归惊讶,却也没有拒绝过,从两个人温存的气息交融中抽身,乖乖的去洗漱沐浴了。


花世子闲不下来,有一次是在营帐里。风尘仆仆来找他的奇术师耐不住几个月不见的相思,当即将穿着铠甲禁欲又威严的将军压在了帐中,打算狠狠一顿大吃特吃。


手下人却突然在外叫喊,堂堂大景南国公,在这见了鬼的营地里竟然连马不够下一次巡查人数的烂事都要管。


每日到处巡演的星河困意涌了上来,内火又得不到疏解。可是实在太累,只得沉沉睡去。再醒来时只觉身下湿粘温暖,混混沌沌睁开眼,却见人影在身上,迎着昏暗的烛光起伏。


好一个活色生香的场面。无声迷离的烛光打在布了一层薄汗的皮肤上,隐忍的气声和因为感觉而紧绷的身形。两条腿分开跪在他身侧,上身只着了一件短衫,在起伏中不知何时滑去了肩膀下,露出两个圆润的肩头。


星河当即醒困了,心里惦记着的是世子的左腿,下意识的把人按在了怀里转了个身。角度的改变入的更深,大将军发出一声无力又沙哑的气吟,下意识去抓他的手。这人也立刻伸出手与他十指相扣,将他的左腿举起,虔诚的在膝盖腿窝侧的淡褐色疤痕上留了一个吻。


怎么就这样的开始呢?


星河感到很高兴,因为这是平日里沉默寡言的世子对他的第一次主动。那双曾经映着荷花的眸子在此刻里也有了些别样的感情,像是积年不化的冰雪在此刻缓慢的消融。


“殿下。”他唤,“我的殿下…”


大将军被抱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牢牢抱住身上唯一一根浮木。这浮木载他越过千万里深潭,在短暂的分离之后跨过千山万水,执着而又忠诚的将即将溺毙的他从深渊里带出来,孑然一身,无惧无畏的为他下了一场宣京春雪。


花世子不愿让他难过。






评论 ( 5 )
热度 ( 335 )
  1. 共2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