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双少侠】紫刃流萤

全文七千字,八点见微博




“传言中有一大网,叫因陀罗网。它的每一个结上,都嵌着一颗因陀罗珠。因陀罗珠有一特异之处,便是世上每一颗因陀罗珠,都必定能映出其余所有因陀罗珠的光华。是以,一颗因陀罗珠上映着所有因陀罗珠的光,而映着所有因陀罗珠光华的这颗因陀罗珠,又被映到了其余因陀罗珠之中。每一颗因陀罗珠都是如此……”

 

 

【双少侠】紫刃流萤

唐柴早该想清楚退路的。

他在八荒上行事妥帖,从不冒进,一来是继承了他师兄的处处谨慎,二来则是他不是个莽夫,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可那毕竟只是在八荒。

唐柴自昏迷中醒来,心中警铃大作。他在侠客岛上卸了心防,以为处处有他师兄作保出不了差错,这才让那人有了间隙可循。

昨日他与唐愧之因为云城之事大吵一架,师兄不愿他再去接近紫刃流萤。唐柴想要快刀斩乱麻,当夜暗中去了放置魔刃的密室,谁料半路被人打晕,现如今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多长时间。

他的双手双脚皆被铁链绑住,冰凉沉重的手环脚环微微一动就会发出声响。小少侠不敢妄动,脑中却在思索。他被打晕的地方正是密室门口,那人是否已经偷盗得手,既然得手为何不杀他,留着他的性命是不是要继续威胁师兄?

师兄呢?师兄有没有发现侠客岛上来了歹人?此刻是否安好?有没有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如麻的心思里藏了些愧疚,小少侠又想起昏迷前几个时辰的激烈争吵,越发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不该惹师兄生气。

可他却丝毫不打算改变自己的心思。天魔女也好,白玉京也罢,那么多的线索直指云城,若要他放弃,眼睁睁看着师兄自己一个人去涉险,绝无可能。

不知道等了多久,人在视力丧失的情况下其他感官就变得格外灵敏。唐柴被用黑布蒙着眼睛,支着耳朵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他躺在身下的像是一层软棉料子,明明那么柔软那么舒服,此刻却让他毫无睡意,一动不动的躺在原处,只敢尽量减轻手腕上的铁链碰撞声,小心翼翼的往外摸索。

很宽敞。

他渐渐摊平了四肢,没有摸到墙壁与栏杆一类,他身处的地方更像是一张宽大的床,连床边都摸不到的那种。唐柴慢慢的起身,想要拽下自己眼上的布料,右手还没来得及抬起来,就感受到一股外力死死的拉住铁链,把他不安分的手重新按回床上。

该死。

唐柴心里暗骂,金属相撞的声音很大,他生怕惊了把他绑过来的人。说不怕是假的,新一代的八荒新秀,毕竟也只是一个未及弱冠的年轻人,但理智能使他遏制自己的惊慌,房间里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却是怎么都放轻不下来。

唐柴脑子里全是他和唐愧之的争吵,明明此刻身处的环境那么静。未知总是能轻易勾起一个人的负面情绪,唐柴开始想,他从来都没与师兄这样的吵过,每次惹师兄生气都是他自己有错在先,可这次他真的觉得自己没做错。为什么偏偏要把他自己一个人留下来,每次都是这样,次次都是这样,他小时候就是这样,长大入了八荒之后以为终于能与师兄一起了,却还是要被抛下。

唐柴越想越气,心里原本的愧疚也变成了少年人不可言说的那点委屈,在一片迷茫中红了眼眶酸了鼻子,却死死不愿意流下眼泪。

小儿女之情,不能哭,不值得哭。

唐愧之推门进来的时候,小孩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

他以为人还没醒,因此脚步格外轻。刚推开门就听见小孩恶狠狠的质问:“谁?!”

唐柴反手死死拉住束缚住他四肢的铁链,明明大半张脸都藏在蒙住眼睛的黑布下,语气与周身的气场却在此刻化成了有形的矛,仿佛下一秒就要刺穿来犯者。他的语气里还带着些若有若无的哽咽,唐愧之眸色一暗,也不出声,自顾自的坐在床边椅子上。

他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会把唐柴锁在这张床上。

评论 ( 12 )
热度 ( 56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