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侠】旺财

压点更新。



“唐柴有一只猫,他叫旺财。”

 

 

 

唐愧之看着书架上那一双蓝金异瞳有些无措。

“你什么时候抱来的?”

他转头问身后正在弯腰收拾行李的唐柴,小少侠头也不抬,道:“路师兄给我的。还有只小老虎呢,讨喜的很。”

“那怎么挑了只乌云踏雪?”

唐柴掂了掂自己的荷包,脚底抹油一般的滑了过来,从书架上将那只乖乖的小猫抱了下来:“来,咪咪,给你的伯父打个招呼。”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拎起了那只小猫的小前爪朝唐愧之身上扑。语气柔的露出了少年人特有的沙哑,竟然还有几丝低沉的颤音。喜提“伯父”辈分的唐愧之听的心猿意马,长发之后的双耳悄然红透一片:“我怎么就成伯父了?还有,这名字也太难听了些。”

“你是我师兄,它是我儿子,你不就是它伯父了?”唐柴笑着把猫往他怀里递了递,“咪咪要你抱呢师兄,快来。”

小孩笑得虎牙都露出来,让唐愧之想起了十多年前的模样。他笑着把乖乖的小猫接回来,突然觉得两个人像极了民间一对普通夫妻,刚刚有了小宝宝的那种。

傻了不成。

唐愧之把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去,不甚熟练的给猫顺着毛:“你包袱收拾好了?”

“没多少东西,简单收拾就行。”唐柴走到一旁的书案上,低着头提笔写了几个字。唐愧之抱着猫凑过去,白色的墨汁上写了几个“大黑”,“小白”,“二黄”之类的名字。

唐门首徒看的眼角狂跳,诧异道:“这是什么?”

“名字啊!师兄,你说我叫他大黑,或者小白,他会不会自卑啊?”

唐柴苦恼的撅撅嘴,食指与中指分开抵住自己的下巴,“要不叫二黄?”

“这都是些狗的名字,你给一只猫用?”

唐愧之觉得自己怀里的小乖乖可怜极了,被人叫咪咪不说,连个正儿八经的名字都要盗用狗名。

“那怎么了?我还单字一个柴呢。师兄你心疼他,不如心疼心疼我。”唐柴义正言辞道,“我明日就要走了,连碗桂花羹都吃不上。你却还在这对只猫的名字斤斤计较,我不管,就叫……旺财!”

他在侠客岛的房子还没建好,就听路小佳说唐柴要去云滇,忙连夜坐船过来。

唐柴到江南客栈寻他的第一天就点名要吃桂花羹,他俩是匆匆小聚,奈何唐愧之事情太多,还要帮着唐青容处理唐门诸事,便一直不得空给他做。

唐愧之被这小孩的撒泼打滚搞得哭笑不得,只能习惯性的去摸唐柴的头。谁料这人神经质一般的跳起来,表情夸张道:“刚摸完旺财的手!离我远点,小脏猫的灰都落我头上了!”

“小兔崽子!”

唐愧之被他气笑了,将怀里的猫放了出去,伸手就往唐柴身上一件崭新的月牙色衣袍上摸。这料子还是他亲手置办的,柔软透气的很,唐柴平日宝贝的不舍得拿出来穿。

两个人从书房头打到书房尾,被唐愧之放到一边的小猫早不知跑到了哪去。两个大老爷们后知后觉,又开始满屋子找猫。

客栈隔壁的租客被唐柴扯着嗓子喊的“旺财”吸引了过来,开了窗户朝着喊:“刚刚楼下有个小孩被条狗追了好一会呢,是不是你们的啊?”

“不是啊大爷,我们找的是只猫。”

“猫?你那房顶上不是只猫吗?”

两个人顺着大爷手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的屋顶上,真的有一只猫!

“旺财!”

唐柴喊,“快下来快下来,阿爹给你鱼干吃!”

旺财没有反应。猫嘛,上房揭瓦也算不上什么特别事,可偏偏这只还没和人培养起感情,别再一不小心的弄丢了。唐柴思及此处,干脆直接自窗内飞身出去。他翻到房顶上,却突然发现整个木质结构上面都没涂了一层没干的防水粘油,打滑滞脚,不得不使了力气去控制力道。

他步步都胆战心惊,忍着不愿意往下看。从小从距水面十几米高的桥上掉下来溺过水,唐柴白着脸,咬牙离着旺财近些。好在这猫还不算没良心,乖乖呆在原地不动了。

他摇摇晃晃的将这小畜生抱起来,唐愧之在下面看的心惊,眼看着人摇摇晃晃就要从楼顶掉下来,忙几步飞奔上去冲到檐下,实打实的做了回肉垫。

哗哗啦啦的木头倾倒声后,唐柴和他怀里的旺财,全落到了唐愧之怀里。






“师兄……”

唐柴跪在床边,催头丧气的看着大夫给唐愧之将脱臼的右手腕接回去。

“我错了。”

“哪错了?”

唐愧之面上深沉,心里早就疼得嗷嗷直叫,恨不得以头抢地。

错位的骨头“咔嚓”一声扭了回来,疼痛却是如迟来的浪潮,一波又一波,把人逼的咬牙切齿,偏偏这位还要强装深沉。

“我下次再也不上房顶了。”

“……”

唐愧之看了他一眼,示意不对。

明明有更好的选择的。

唐柴下盘不稳是老毛病,他的武功是唐愧之一手調教出来的,哪里薄弱哪里擅长唐愧之了如指掌。

偏偏要自己上去。明明师兄就在身边,真就一点没想过喊他帮忙?

唐愧之心里闷闷的。他开口道:“不知道喊我帮忙,嗯?”

唐柴的头垂的更低了。他怀里还抱着一切的罪魁祸首,回道:“太着急了嘛。再说那上面全是油,你上去也未必会比我好几分。”

唐愧之用另一只好好的手弹了他一个脑瓜崩:“上房顶这种事,你就不知去召自己的傀儡出来?”

“对啊!”

唐柴眼睛一亮,仿佛还真是刚刚想到。他“嘿嘿”笑着凑过去,把脸贴在男人温暖的手心上:“我记住了师兄,你别生气了。手痛不痛,我给你揉揉。”

唐愧之坐在软榻上,看见少年亮晶晶的小眼睛也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嘴角:“明日启程去往云滇,也要记得不要像今天这般以身犯险,明白了吗?”

手指轻柔的摩挲着少年的脸颊,唐柴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灯影幢幢中,一双眸子如温润春水,赤诚无疑的望着他。

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断壁残垣。

评论 ( 2 )
热度 ( 40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