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使君】假如名士到现世

番外.化猫记

此番外为独立短篇,不与情节挂钩。



事情要从嬴政家里突然出现一只踏雪猫开始说起。

始皇为人严肃刻板,整日在家闭门不出安心捏俑。一日忽见院墙上趴了一只踏雪乌痕猫,安安静静的坐在墙上朝他院里看。

这猫生的可爱,四肢雪白,身体乌黑,额间还有抹金黄,长长的黑色尾巴在身后摇晃。见他看过来,抬脚就跑了。

嬴政觉得那猫熟悉的很,突然想起来几日前他去使君府里找忘川旧记,敲了好几下门都没人开,最后倒是只猫叼了卷竹简来找他。

好像就是这只。

只是这猫以前从未在桃源居看过。嬴政细细思索,觉得这猫眼生的很,估计又是那使君新养的一只,就随他去了,继续低头与自己的事情。

这踏雪乌痕猫一路摇摇晃晃,倒像是新生还不会四只脚走路的雏猫。它看了看四周,见四下无人,做贼一般的从桃源居的门缝里挤了进去。

使君这才缓缓地定了心神。

他摇了摇脖子上的铃铛,这玩意也不知道是怎么化来的。几日前不过实在书房里午休,伏在案上小憩了一会,一觉醒来就变成了四角兽。猫咪使君也不会用四只脚走路,更发觉自己什么法术都使不出来了,赶忙歪歪扭扭的叼着笔在案上写了假条,说自己外出游历几日,让麒麟他们不必来寻。

小黑猫心情低落的拖着尾巴走到屋里,就看见垂在地上的白色衣摆。他诧异的抬头望去,竟然看见端着热茶的东坡和坐在软榻上和韩非对弈的张良!

吓死喵也!

使君被吓得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赶紧拖着自己这不慎熟练的四只脚往门外跑。这三个人,不在自己家里好好呆着,跑他府上作甚?!

可惜他还没跑出两步,就自己被自己绊倒了。

身后传来轻笑,“你这傻猫,莫不是使君把你给照顾傻了?怎得连走路都不会了?“

他被张良抱了起来,使君心道不好,也多亏是只看不出脸红的猫,两只后腿在空中无措的蹬了蹬,又被男人一只手合在一起抓住了。

“长得倒是喜人。使君怎得没与我们说过。”

“我平日来给使君送餐,也没见过这只。“

苏轼下手搔了搔他的下巴,猫咪满足的眯了眯眼,又立刻觉得太羞耻似的”喵“了一声,匆匆忙忙的躲张良的臂弯里去了。

使君在心里不停的自我控制,却始终满足不了猫类的天性。堂堂忘川使君,一朝遭人暗算,沦落成为名士皆可撸的四角兽,说出去他还要不要面子啦!

救命,快来个人救救他,把他带走吧!子房先生怎么这么会撸猫啊!

使君在内心哀嚎,咬着牙让自己不要失了风度,本能却让他往张良身上蹭。一旁关注他许久的韩非觉得这猫可爱的紧,伸手就摸了摸猫咪竖着的小耳朵。

”喵呜!“
这猫仿佛触电了一样,在张良怀里使了劲的扑腾。吓得在场的三人都以为是自己伤这猫的哪了,赶忙凑过来细看。猫咪使君脸都要烧起来了,发现自己即将要被躺平观察,连忙夹起双腿护住重点部位。

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

猫咪使君觉得自己的脸又要丢尽了,变成猫不说,还要被一起共事的名士们检查猫身,实在越矩,不合礼法。

他一个情急,忽然觉得身体一清。猫身现过一道白光,散去之后,只看见一个不着寸缕的使君红着脸,代替那只猫儿躺在茶案上。

白发泄了一地,身上一件未穿,脖颈上下都成了诱人的绯红。双手交叠着护在胸前,两条长腿羞耻的并拢在一起,微微抬起斜靠在案边。玉一样的纤细腰肢盈盈可握,任人宰割一般僵硬的躺在案上,紧张的抿着薄唇紧闭着眼。

第二天桃源居开会,嬴政一早就到了场。

房间里还端坐着苏轼张良和韩非。使君坐在主位上,却偏着头避开着三个人的方向,气氛诡异。

他在软榻上坐下,就看见茶案上竟然还有一根黑白相间的猫毛,问道:“使君今日又喂了只新猫?”
空气更尴尬了。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624 )
  1. 共5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