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水仙】坚书直实的幸福


无第四与第三世界if


坚书直实水仙向



具体解析在最后





坚书直实又一次醒来。

从那个世界回来之后,神之手就消失了。随着消失的还有一行瑠璃留下来的一切。

他的班级里,一行瑠璃的位置被别的同学取代了。一行的家也消失了,只有当时被带走时所处的那条河与河上的桥,静静的等着坚书直实每天的到来 。

没有人有一行相关联的记忆,仿佛这个人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他还是那样的懦弱,没有主见,不善交流,仿佛那个曾经可以勇敢的抵挡狐面的坚书直实从来没有出现过。他甚至会去想,那个在竹林深处月夜之下用神之手创造出一切的是不是自己,那个十年后的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十年后的自己。

温热的鲜血,抵挡在自己身前的男人,被自己用神之手亲自的摧毁的坚书直实。

自己的“老师”。

他已经彻彻底底的死亡了。

坚书直实闷闷的翻了个身,男人在天台身死之后,坚书直实就被被动的送回了尚未被销毁重启完全的阿尔塔尔。这个世界已经被系统摧残更新殆尽,却也被编辑出了新的生机。破旧的街道与中断的桥梁,深不见底的黑洞,总是出现在他上学必过的那条路上。周围的人们似乎都习惯了这样的变故,仿佛他们生来就是这样,本该就是这样。

这的确是对于阿尔塔尔最好的结局。

经历过销毁的坚书直实如是想到。

他在回来的那晚马不停蹄的奔到了神社。没有一行瑠璃,没有十年后的自己。销毁全部中断,他其实应该庆幸的。

“要……幸福下去……”

十年后的坚书直实挡在自己面前,胸膛被系统狠狠地穿过,鲜红的血甚至喷溅到了坚书直实自己的脸上。

“老师……”

黑暗中的坚书直实喃喃道,“我会幸福下去……没有一行同学……我也一定会……幸福下去……”

温热的泪水顺着眼角滑了下来。坚书直实想要把一切当做一场梦,他不是数据,他不活在阿尔塔尔,他没爱过一行瑠璃,他也从没……

从没见过十年后的自己。

男人像是在他生命里轰隆划过的流星。带着他对于未来的向往降落,再由他自己亲手摧毁,再去重新成为。森林里的教导,那些鼓励的话语仍然时不时的出现在他耳边,告诉他,坚书直实,你可以做到,你的未来已经做到了。

失眠的坚书直实睁着眼睛流着泪,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时钟终于敲过了午夜十二点,今天,是他回到阿尔塔尔的第80天。

他在寂静中起身。现在这个世界有时候会安静的让他心慌,他甚至会怀疑,他是不是这个世界唯一会呼吸的数据。

坚书直实拉开门,他有一种窒息感,似乎只有奔跑才能缓解。他穿着睡衣,跑去了老师还在时,带他练习神之手的地方。

森林在销毁的大火中被烧掉了一大半,树木稀稀疏疏的立着,坚书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曾经练习的地方。他气喘吁吁的跑过去,跨过堆砌的树枝与碎石,在座椅旁停下。木制的座椅被大火燎了近乎一半,焦黑的边缘还模糊的闪着数据构成的蓝光。

坚书直实感觉自己快要喘不上气来了。他缓缓的踱过去,扶着扶手慢慢的坐到了那个位置。

那是老师曾经坐过的位置。

数据上似乎还带着来自十年后的体温。坚书直实一点一点摸过残椅上的木纹。

“你可以创造出很多东西,直实。”

男人想要把精疲力尽的他扶起来,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实体。他半抱歉半尴尬的立在旁边,轻轻咳了一声:“想想一行,我们要保护她,直实。”

十年后的他似乎要比自己更加成熟与懂得迂回,男人总是用“想想一行。”“你要保护她。”来激励自己。那个时候的坚书直实也总是灰扑扑的自己爬起来,腼腆的笑两声,再默默开始下一轮训练。

天台的风里,温热的血中,挡在他身前的男人,告诉他:“要幸福下去。”

他并没有。

坐在椅子上的坚书直实想。

他并没有幸福。

他在第二世界的医院里狠狠的打向男人的那一拳,在解气之后是一种“我竟然真的能够碰到他了”的欣喜。在一行瑠璃消失之后,他知道,自己失败了。

老师在天台上,用自己的死亡换来了秩序的正常进行,重新将他送回了第一世界。

他还是那个一开始的坚书直实,没有阿尔塔尔,没有数据崩坏,没有一行瑠璃,没有十年后的那个男人。

现在一切恢复了正常,域名不再有重复,自己也不会再是曾经那个十年后的自己了。

他已经失去了,有勇气去抓住自己爱情的资格,他从回来开始思念的不是一行瑠璃而是那个白衣男人开始,他就已经注定与十年前的自己擦肩而过。

他不会再是坚书直实,十年后的他不会是那个为了爱人不顾一切的坚书直实。

他只是一串在阿尔塔尔生活的数据,只是一个懦弱的孩子,也将永远是一个懦弱的孩子。唯一的不同只是,他比别人多知道一些,多记得一些,多见过一些。

坚书直实甚至感到了痛苦。他从窒息感中脱离出来,倚在椅子上放声大哭。他无力却又捏紧木制的把手,觉得自己就只有死在这片森林里才是真正的解脱。

他是一串代码。

他弄丢了自己的爱人。

他的未来被自己搞得一团糟。

坚书直实完了。

坚书直实完了。

不爱一行瑠璃的坚书直实完了!!

少年坐在椅子上越哭越凶,似乎终于吵醒了什么,消失的椅子另一端终于传出了一声叹息。

“不要哭了,男高中生。”

男人低沉的嗓音随着风飘了过来,仿佛一触就破的泡沫,“对付修正系统的时候的勇敢哪去了?”

“老……老师?”

坚书直实四下望去,没有人。他看向声音来处的那片虚无,长椅相邻的位置上,他似乎看见了一个白衣男人略显无奈的笑脸,却又在眨眼之间不见。

“是……是你吗?老师?老师!”

他好像在自问自答。少年站起来,伸手去抓那一片虚无,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泪水还是没擦干净,流了他一脸。

“老师,你再说句话好不好?老师,你在不在?”

坚书直实觉得自己疯了。他像个小丑一样自暴自弃大吼大叫,男人的声音就像是他的幻听。孤独的旅人在狂沙中抓住的绳索,似乎又不见了。

“老师……”坚书直实哭坐在地上,“我……我弄丢了一行同学……我可能再也……再也找不回她了……神之手也没有反应了……老师……我不幸福,我该怎么办?我的人生一团糟了老师……”

“为什么会一团糟?”

“我不爱一行同学……我不爱她……我该爱她的……”

“然后呢?”

“然后我才能变成十年后的老师……”

“所以你觉得,老师的吸引力要比一行同学大?”

崩溃哭着的坚书直实点头。

那声音似乎倒抽了一口气,男人有些愠恼的声音大了不少,几乎一声吼的:“你给我起来!男高中生坚书直实!从地上站起来!”

坚书直实被吓愣了。       

他愣愣的开口,鼻涕都流进嘴里了也浑然不觉:“老……老师?”

“老师!我能听见你说话了!”坚书直实从地上窜起来,刚刚痛哭的似乎不是他一样,“老师!你没死!你还活着!!”

“准确的说是死了。”男人无奈的声音又小了下去,“总而言之,我处在了夹缝里,也回不去自己的世界了,只能等系统修复慢慢的把我修好。”

坚书直实用睡衣袖子擦了擦脸:“我……我看不到你。老师,你在哪?”

“我就在长椅上。我这边的月亮好亮,夹缝里只有我一个人,是阿尔塔尔的备用空间。按照系统自动修复的程度……你可能还需要七八年才能看到我。”

男人在那边似乎站了起来,“我能看到你的,坚书直实同学。现在你可以擦干净你脸上的鼻涕了吗?刚刚你的睡衣袖子完美的避过了他。”

坚书直实想笑又笑不出来,他听话的擦干净脸之后重新坐回长椅上:“你在我身边吗?老师。”

“在。我就在你的左手边。”

“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额……每天来看我?陪我说说话?毕竟这个夹缝里还挺无聊的,一个人都没有。”

“好,好。”

坚书直实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万丈高楼的重量似乎从他身上卸了下来,让他的脑子清醒了不少。男高中生似乎才刚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一时脸又红又白。

“老师,一行同学……不见了。”

“我知道。”

男人的声音仿佛低沉的擦过了他的耳边,“她去了另一个新的世界。”

“那你的一行瑠璃……”

男人打断了他,“我已经失去她了,彻彻底底的,连爱她的资格都失去了。”

“我的十年,就是一场偏执的梦。你比我要幸运,阿尔塔尔没有销毁完毕,你还留有重新来过的机会,我已经没有了。”

坚书直实低下头,他习惯性的摸自己的右手腕,两个人一时无话,竟然就这样沉默下来。

“你要重新开始你的人生,直实同学。”男人开始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与他交流,“不要成为我。”

“可是我想成为你,老师。”

“为什么?”

“你很伟大,很聪明,很勇敢。我什么都没有。”

“你知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脑子里的想法是什么吗?”

坚书直实摇头。

“还是这么愚蠢,老实,懦弱。可是我很熟悉,很喜欢 。”

男人的话里带着笑,“毕竟我是这个世界最了解你的人了,黄色漫画放在哪里,平时最爱吃的面包是什么,下楼喜欢先迈哪个脚,你知道吗?”

坚书直实摇头,他真的没考虑过。

“傻子。”

男人被他逗笑了,坚书直实甚至能感觉到男人可能正在拨弄自己的头发:“我的十年前,怎么可能会这么傻?”

坚书直实红了脸。

“可惜我碰不到你。”男人的声音带了写落寞,“以后多来这里找找我吧?嗯?我一定在。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夹缝还要七八年才能与你那个世界融合。那样我们就能见面了,等到夹缝彻底的溶进你的世界,我就能碰到你。”

“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男人的话像是一种祈求,坚书直实甚至能看见,男人坐在他的左手边,眼里盛满了星河,与他没有什么差别的脸上是如水的笑意。可是在眨眼之后,他看着那块被烧掉的虚无,突然感觉到了落寞。

落寞再之前的,是他寻找依旧,重新回归的幸福。


十年后

市立图书馆的管理员坚书直实先生,在结束一天的工作后,面带疲惫的推开了家门。

屋里充满了勾人的饭香,与他长相没什么差别的男人从厨房冒出头来:“小直实呀,欢迎回家!”

坚书直实站在门口换下鞋子:“是的,老师,我回来了!”

是了,坚书直实先生,很幸福 。







本文第一世界,为高中生坚书直实与一行瑠璃的世界。

第二世界,为十年后的世界。

第三世界,为电影中高中生一行瑠璃与坚书直实在最后回到的那个更新过的阿尔塔尔世界。

第四世界,为十年后坚书直实死亡后回到的那个一行瑠璃拯救他的世界。







.

评论 ( 4 )
热度 ( 128 )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