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男使君】假入名士到现世(五)

ooc预警!!ooc预警!!

男使君怎么可能没人不馋?←_←

今天也是励志要娶使君的一天呢!

“路上碰到男使君应该怎样打招呼呢?”

“嗨!老婆!!(。ò ∀ ó。)”


————



使君收到则天陛下自忘川发来的消息时,正在和麒麟一起把客厅里的地毯铺上。

麒麟的化形功夫没修到家 ,仅仅半天就出了尾巴收不回去了。他这么大摇大摆的在客厅上蹿下跳,尾巴上的倒刺把茶几下的地毯勾住,洒了一地的茶水和玻璃。

使君为了节省灵力做起了“保洁阿姨”,带着麒麟一大一小,默默的弯腰收拾残局。

“主人……我们以后,真的要到现世来吗?”

麒麟自知做错了事,声音都兴奋不起来了。小正太翘着呆毛跪坐在地板上,看着手里湿漉漉的碎玻璃,声音倒有些不安。

“始皇陛下和太宗陛下既未提异议,如今最好的去处也只能是现世了。”使君抬头看了眼突然蔫了的麒麟,笑道:“怎么了?麒麟大人害怕了?”

“不是害怕。”麒麟摇头,“我们从忘川一走,九泉之井的大封就会增加,只怕到时候新名士极难摆脱轮回。忘川本就是幽冥界的代表,名士们尽数搬离,忘川灵气细微,不知道那些恶灵会如何作祟。也不知道阎君陛下……”

使君微微一怔,手上一个微颤,便被那润了水的碎玻璃划了个口子。他还没感觉到痛,直到殷红的血缓缓的冒出来,麒麟惊吓出声,男人才意识到自己流血了。

麒麟连忙凑过来想伸手去看,使君倒毫不在意起身,又把麒麟拉起来:“别收拾了。”他用手指略略拂过伤口,又随手一挥,地上残局便变得无影无踪了。

麒麟赶紧把使君的手抓过来,只发现那处伤口并未愈合。银发男人诧异的皱皱眉,又使了些灵力,还是没好。

“这是……”

使君好像不想在此事上多做纠缠,用两指指尖随意的伤口出流下来的鲜血捻开,麒麟刚想开口,三世镜却突然出了声。

“使君,使君!”则天陛下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使君一挥手召出三世镜,“则天陛下?”

武则天的声音一反常态的带着些急切,但至少还算镇静:“使君,太平和婉儿,不见了。”




始皇和太宗还不习惯这种“独栋独户”的住处,被张良拉着去门卫小鬼处补课去。

补课的小鬼恰巧是个在现世“潜伏”已久的高中生,最是活泼热情的年纪,又看见是自己生前的两位偶像,立刻拉着两个皇帝开始了长达一个时辰的现代科普。

张良却在这两个人补课的时候,偷偷的回了使君的住处。

麒麟面色不安的来给他开门,看见张良第一句就是:“子房先生,婉儿和太平不见了!”

怎么能不见?

忘川之中万物息息相连,婉儿与太平既已经为九泉之井所重铸,就不可能消失,除非……

他向屋里看去,使君赤脚跪坐在地上,双手结印向三世镜里缓缓的输送灵力探查周围。男人的白色长发如今已经披散下来,身上却依旧着桃源居时的旧衣,整个人静坐如雪山之上的青松,挺拔卓绝,却意外的身形有些微微颤抖。

探灵之法虽然便捷,但其中荒废的灵力却不可小觑。昔日在忘川,忘川之力与使君融为一体归于天地,有时名士们的东西丢了,多半会找使君用此法来寻。如今在这现世的幻境之中,连心槐的灵力却无法支撑这么大的紧缺,只能从刚实施过空间之法的使君身上倒扣。

可也不该如此。

银发美人垂眸略略思索了一番,随后答道:“既如此,良这几日在现世也结交了不少好友,这就写信给他们,还需委托大人跑一趟。”

“好。”麒麟忙不迭的点头,他似是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张良先生,你的那些朋友……”

“都是些碎魂精魄,不危害现世的,麒麟大人放心。”

使君临走时将忘川的大小事务拜托给则天陛下和东坡先生,来到现世一天还未过,就有两位名士出了事,也不知道忘川如今的情况如何。莹蓝的光芒一点一点的流过三世镜的纹路,白发男人沉下心口的淤气,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从镜外巡探。名士失踪这样的事情他已告知阎君 ,现在能做的只有探查现世,看看是不是两个姑娘悄悄的跟了过来。

另一股来自外界的灵力却柔柔的贴上他的后腰——使君下意识的回头去看,是不知何时来的子房。

张良朝他勾唇笑了笑,正跪坐在他身后。使君无暇他顾,只是放松了身体,郑重的朝他点了点头,让那股灵力慢慢的融进自己的身体。

肩上的肌肉慢慢的放松,从后方的视角看过去,谋圣暗了暗眼眸。那层水蓝色的使君服贴身的很,一点一点的勾勒着人的身形,宽肩窄腰,在白发的遮掩下更显的人疏离克制。

张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史家后入的传记也好,传诵千年的歌谣也罢,这世上真正知他真面目的人不过一个刘邦。潇潇君子骨披久了,人总是会对这些礼义法度感到厌恶的,恨不得直接上手撕开,最好能够再亲手的把他破坏掉,折磨头骨,再狠狠地吞吃入腹渣都不剩。

大街上,正在被寻找的太平和婉儿却浑然不知,还在路上漫无目的的绕了好几圈了。

四个轮子的方盒子跑的很快,这里的楼建的很高,没人对她们俩身上的穿着指指点点。来来往往的路人嘴里说着她们听不懂的词汇,太平有了片刻的迷茫,但似乎又立刻被这个时代的氛围所感染,干脆大大咧咧的拉着上官的手跟着人流走。

“我们干脆等着臭使君来找我们好了,”太平说道,“反正他这么神通广大,也不会找不到我们在哪的吧?”

母后估计此刻已经发现了这次的“出逃”,太平暗暗的想,在心里又默默的叹了口气,估计等到回去的时候又免不了一顿胖揍。

“哎呀算了,本公主被母后修理了这么多次了也习惯了!婉儿你有没有什么想看的?我们干脆先玩个尽兴,剩下的以后再说!”

婉儿看见了她又纠结又不甘的小表情,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公主陛下,我怎么觉得……你的眉毛是不是今早起床时画斜了?”

太平立马转移了注意力,忙把自己“疑似画斜”的眉毛遮住:“有吗有吗?都怪佛印,大清早的约我去饕餮居抢包子。昨日又和小霍将军一起约了蹴鞠玩的晚了………”

一回顾起昨日的种种,太平更心虚了。要不是她自己一时兴起跟踪使君,说不定此刻正好好的坐在千工苑里吃着糕点喝着茶美滋滋的听高先生击筑呢!还连累婉儿一起流落街头……

两个小姑娘兜兜转转的转到路边的花园,一起坐在了木制的游人椅上。不远处是一片湖泊,波光粼粼的水光还漂着几条游船。

“我走之前,特意去向麒麟借了些现世的书册。”上官婉儿缓缓的开口,“现世与我们那个时代差的太多了。在那些缤纷的书册里看是一种感觉,可当我真正站在这里的时候,却是另一种感觉。”

“我知道。”太平沉吟出声,“没人会不向往活着,有烟火气的生活。”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太白先生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公主陛下,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俩刚来忘川,第一次见到使君时,他说了什么?”

“ 我当然记得! “二位既然来了忘川,就可把忘川当做一次新生。”  那时候忘川还没这么多人呢!使君也是个刚上任的……什么来着?菜鸟?”太平有模有样的挺直腰板学使君说话,之后又歪着头想了想,“哎呀反正使君那个脾气,有时候看的我急的紧。说话慢吞吞的干什么都要将究礼数。”

“你还记不记得上次东坡先生在饕餮居研究新蛋羹的那次!”太平突然想起来什么,坏笑着凑到上官身边,“那次新蛋羹炸了一地,麒麟的角上沾着碎末就回去了。结果隔天,你知道使君干了什么事吗?”

“使君竟然托小鬼从外界买了整整三碗蛋羹让麒麟送去,以为是麒麟偷吃在先,还特意抽了下阎君府议事的时候亲自去给苏东坡赔不是!我听狄青狄将军说啊,东坡先生当时脸都绿了,身为自封的“忘川第一大厨”,却被别人用外界的蛋羹来道歉,人家的蛋羹做的还比他做的好!”太平笑的眼睛都要没了,她懒洋洋的靠在婉儿的身上,随手拔了草丛里的一株草,“你说说使君这人,有时候倒真的是认真的有点傻气。”

可是再傻气,笨蛋使君也会不知厌烦的替他们解决一切鸡毛蒜皮的小事。忘川可看做新生 ,或许,连使君自己也不会意识到,如果没有他,忘川便并非今日的忘川,永恒便即是孤独。摆脱六道轮回之后的魂灵会永生永世的留在幽冥界,再不见天日。

婉儿笑了。两个小姑娘依靠在一起,不时有游人的眼光落在她们俩身上,都以为是穿着汉服出来游玩的小姐妹。上官婉儿开口:“那使君又是什么时候和子房先生交好的呢?”

“这我倒不知道了。”太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愤愤的坐起来,阴阳怪气的说道:“谋圣大人清闲的很,我陪爷爷去找使君,次次找次次见到他,每次都安安静静的在使君背后,倒像个大尾巴狐狸,也就笨蛋使君看不出来,还像个傻子似的跟他亲近……”

太平的声音越来越沉。奇异诡谲的香气突然从草丛中飘了过来,上官婉儿感觉肩上一重,竟是太平已经昏睡过去。她察觉到不对,下意识的往反方向看去,直到越发模糊的视线里中出现一抹黑影,便再也支撑不住的与太平一起晕了过去。

公园中,两个小姑娘昏睡过去之后就静悄悄的再无声响,地上绿植的阴影却慢慢的聚集在一起成型。黑色的人身一点一点的朝沉睡着的女孩儿们爬了过去,发出嘶嘶的吐舌声……

不远处的须弥幻境里,萦绕着蓝色流光的三世镜发出异动。使君像是探查到了什么,皱眉低低出声:“不好。”

麒麟已出去送信了,使君急急的站起身,召回三世镜。谋圣也应声而起,从男人紧皱的眉上窥到了一丝不妙。

现世突然多了一层自幽冥界而来的怨灵之气,多半也是觉察到了忘川失踪的两位名士。

“现世不应该有怨灵之气的。”使君说道,“不知太平公主与婉儿姑娘是何情形,但从刚刚探查到的气息,那些怨气都去了一个方向。”

“可是太平与婉儿坐在的位置?”谋圣问道。

“某是这样料想的。”使君点点头,眉头紧皱,眼里是少见的焦急,“子房先生,还请您帮忙照顾须弥幻境里的其他名士和小鬼们,幻境初开,一切变数皆不可知。待到麒麟回来,便让它传信给阎君。”

如今与忘川的两个连接只有使君的三世镜和麒麟自己的瑞兽之力。须弥镜虽然也是神器之一,但毕竟专业不对口,难能在空间之外的领域上发挥大用。

“某先出幻境去探查一番,如若能发现两位名士自然最好,如若……”

使君未再说下去。

恶灵的目标如果真的是太平与婉儿,使君心里却说不上有多欣喜。名士之力在忘川之外的地方难以发挥出多少,不知这两人的情况如何,更不知这些怨灵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如若这些怨灵的目标是其他,可又是什么值得他们如此兴师动众的去往一处聚集?

谋圣大人点点头,却在使君即将施法出幻境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腕。白发男人略微诧异的回头,眼里的焦急还没褪下去,被这么一拽倒显得有些愣神。

谋圣先生似乎也不知道自己此举是要做什么,张了张嘴最后也只说出了一句:“使君,万事小心。”

使君点点头,双手合掌,瞬间消失在屋内。


茶几上的热茶还袅袅的飘着热气,谋圣大人站在原地 一动不动。幻境里的天气时辰都是与外界相对应的,此刻已是黄昏,夕阳从使君新居的落地窗斜斜的穿了进来,只可惜房里的放置尚未整理好,主人便已经匆匆离开。

阳台上还放着麒麟从桃源居带过来的龙船花,阴影处却突然冒出了一张惨白的人脸。他“桀桀”的笑着,看见背对着他沉默的男人呼唤道:“良先生,良先生。”

那张脸的声音沙哑似老人,却又包含了恶毒与怨念似的,张良回头,看见这不人不鬼的东西似乎也不意外。

“东西送过去了?”

银发男人冷冷的开口,他转身拿起桌上那还冒着热气的茶水,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送给幽冥界的小鬼了,想必不久阎君就能收到了。”那鬼脸露出讨好又有些畏惧的笑,“我们家大人的事呢?我们家大人想这忘川使者可想的紧……”

鬼脸的声音粘腻恶心,带着些令人遐想的语气,张良皱眉看他,像是在看雪白地板上的一块陈年污渍。

“你们家大人的事,让他亲自来找良。魂狱那个鬼地方良不信能够困住他,让他连个分身都送不出来。”

“您也知道,我们家大人的分身是留着做大事的。”鬼脸猥琐的笑了两声,选择以退为进的开始转移话题,“大事还要仰仗良先生才行啊!放眼整个忘川,没有良先生以外的人能再与忘川使者亲近了不是?我们各取所需,互利共赢,待到我们家大人真的……”

“我没有时间和你聊别的。”张良冷笑着把杯子放下,“告诉你们家大人,良改变心思了,我要你们保全太平和上官婉儿。忘川使者身上我已经留了破绽,你们家那位大人能不能发现就看他自己的能力吧。”

鬼脸显然不满意,抿抿嘴还要说什么,却被张良重新堵了回去。“我累了,还有,以后再有什么事,直接从须弥镜找我,不许再到须弥幻境里来打扰我,听到没有?”

鬼脸不情愿的应了下来,又慢慢的在阴影中消失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杯子里茶水的热气还没散去,苟延残喘的附着的杯壁上。墙上的挂钟才刚开始工作。

嘀嗒……

嘀嗒……

嘀嗒……




我喜欢疯批美人攻(挖鼻)

这章我断断续续写了三个月(流泪)

真的太忙了。





评论 ( 6 )
热度 ( 323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