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男少侠】之死靡他

其三.风起



巴蜀临霜阁门口有一条长桥。

那桥建的结实,一旁就是飞流直下的瀑布。唐柴从小就喜欢坐在桥的木栏杆上,在大晴天里看从瀑布飞出来的彩虹。

师兄每次看见他坐在那上边总要揍他。栏杆沾了飞流的水,稍有不慎就会屁股一滑掉下去。唐柴小时候还乖乖听话,每次都安安静静的跟着师兄回去等着“下次还敢”。长大了之后,远远的看见他师兄,立刻两臂一翻,灵活的悬吊在吊桥下面,等着他师兄找不到人再捉急的离开。


他第一次这样应付师兄来寻他的时候,唐柴记得清楚,唐愧之瞧不见他,在桥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步子是乱的,一遍一遍的喊他的名字,最后急的不行,以为他掉下去了。

唐柴那个时候就吊在桥下,他两个腿盘在桥下的直木上,两个手抓着另外一根横木,在下面越听越慌。

他不过是想装着不在这的样子等师兄离开,却没想到唐愧之竟然以为他掉下去了,急着要从桥头下去找。唐柴在那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桥下水流湍急,湖水水位渐涨。可若此时上去,师兄一旦知道自己被糊弄了,指不定要怎么训他,估计又要到弟子堂蹲马步蹲上一天。

算了,蹲马步就蹲吧。

唐柴咬咬牙,又重新翻身上去,如无其事的喊住人:“师兄!”

他笑得坦坦荡荡,心却慌的狠。唐愧之听见声音回头去寻,看见他好好的站在那,又看到他双手脏污,立刻明白了什么。

他急的咬牙,面色阴沉的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甩头拂袖走了。

唐柴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讪讪的想喊些什么,可又有些犹豫,什么也不敢说。那天晚上,他低头丧气惴惴不安的回去之后,师兄却没罚他去弟子堂蹲马步,而是整整三天都再没对他说过一句话。

后来,当他终于哄好了师兄,重新又去偷偷跑去与朋友玩闹的时候,远远的看见师兄过来,于是又故技重施的躲到桥下,可自从第一次之后,师兄就再没上过桥了。

唐柴心里压根就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他心里还在沾沾自喜,觉得师兄终于不再束着他管着他了。十几岁的少年郎玩心像雨后的竹笋,冒的是一寸比一寸高,直到那日他真正的掉了下去,在激流里迷迷糊糊又惊又怕的挣扎了半个时辰。唐门的师兄师姐们为了找他在下游拉起了网,唐柴被唐愧之颤着手憋着怒气的捞上来,两个耳光到了脸上,他才回过神。

唐柴这是人生第一次被扇耳光,还是最疼他的师兄扇的,立马又惊又怕的冒了金豆子,委屈的在眼眶里打转。

“你……你……”

唐愧之被气的浑身发颤,满目血红,似是后怕或怨恨,在场的十几个人也没想到唐愧之会气成这样,忙打圆场:“哎呀,阿柴也不是故意的啊,这不幸好我们到的快找着人了嘛,小孩子心性,愧之你也……”

“那要是没拦到呢?!”

唐愧之头也不回的低吼道,唐柴窝在他怀里被吓的瑟缩了一下,两颊是火辣辣的疼,没有任一刻怕过此时。他这才发现唐愧之的手上还有河底的淤泥,身上的衣服似是湿透了,两个人一个躺着一个跪着,全是一身泥沙的落汤鸡。

只不过有一只快要被气熟了。

“我与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坐在那上面,你偏不听,整日不好好练功,歪门邪道玩的倒熟练。这河直通到徐海,怎么,巴蜀玩不下了要去徐海了是吗?!”

唐柴不敢说话。他低着头,撅了撅嘴,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扭头把自己埋进了师兄和他一样沁着冷意的怀里。

这小孩嘴硬的狠,即使他知道自己错了,他也放不下姿态来句落实的道歉,只能换个别的法子告诉对方:我错了,对不起,你别生气。

“你不会水,与那群孩子一起野什么?掉下去没碰到沙石还好,若碰到呢?那石头直接碰伤了骨头呢?河里的水呛进肺里了呢?若不是那几个孩子跑的快拦的及,你要我去哪寻你?!”

十几个人都哑了。

唐愧之是内门当之无愧的佼佼者,唐门其余的师叔师姐都要让他三分的弟子。他平日里克制恭敬,鲜少失态,更别提发火这种事。几个女弟子被他凶唐柴的余火吓的不敢喘气,其中一个年级稍大的师叔略略的稳稳心神,大着胆子建议道:“愧之啊,这天也没暖和起来呢,咱们要不先回去给阿柴看看伤?你刚刚下去的急,后腰不是也被石头碰了?咱们要不……先回去吧。”

一旁的师兄师姐也是看着唐柴长大的,知道这孩子皮的狠,却也看不得他哭。唐愧之没说话,他半响才压了火气,看了眼怀里默不作声泪流满面的小孩,抱着人起了身。

他的后腰被水中的尖石划破了衣服,一道极深的血口为了再次下河去找人被草草的包扎起来。唐柴哑声的哭着,两只手死死抓住大师兄湿透了的衣服,生怕下一秒就要被丢出师门。

唐柴也是在很多很多年之后才知道。故人已去,空留一剖黄沙,他在前人的日记里读到,唐愧之为了找他,下水三次。在迷蒙的那半个时辰里,唐愧之放弃了准备已久的偃师房弟子的比赛,失去了可能获得王老太青睐的机会,他起与微末,似乎也败与微末,却毫无遗憾。

或许,在当时那个风雪交加的冬夜,当尚且青涩年轻的唐愧之推开柴房的大门,看见那个又脏又凶又怕人的小疯子之后,两个人的命运轨迹就已经开始重叠了。两条本不该相关的线,似乎带着无可救药的勇气,执拗的纠缠在一起,填满了剩下的时间与年岁。

十几年后的唐柴来到徐海的第一夜,他突然开始异常的想念起了自己的大师兄。他甚至会想,如果当时真的死在了河里或者冲到了徐海,是不是还来的及把两条不该混在一起的线理清,是不是不会把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带进这场龌龊的局里,是不是……




大师兄也不会就这样的,离他而去。





评论 ( 5 )
热度 ( 68 )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