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男使君】假如名士到现世

试试过不过肾。

是纯情批憋久之后的饥渴产物。

真的好想写爆炒使君!

太宗:大学教授。

使君:被下药。



太宗经常会梦到那一晚。

玉人脸上的绯红,端正的发冠被平日一丝不苟的主人自己摘了下来。修长白皙的手,一点一点的摸索着墙壁,摇摇晃晃的往这里走。使君身上穿着的还是桃源居的旧衣——这人偏爱这种旧衣,不知道是不是舍不得还是心里喜欢,迷蒙着眼,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往自己怀里靠。

他终于有了七情六欲。

李世民不一样,他至少曾经拥有过“人”的身份,而怀里这个“天上人”却是在这诡谲的阴谋中,阴狠的药效下,第一次成为了“人”。

使君是个很正常的成年男性。他并不瘦弱,但是身上却在此刻露出了一种及其惹人怜爱的脆弱感。

李世民第一次敢这样抱他 。

这两个人都活的太克制了。一个明君一个神仙,一个不配情爱一个不懂欲念,连带着太宗抱人的手都是抖的。使君却浑然不知,他看见面前的人,眯着眼睛却看不清楚,只摸到了李世民从学校回来没来得及换下的西服料子,晃了晃头道:“太……太宗陛下?”

李世民没回答他,他的气息都是抖的,要遭天罚一般的心思去揽住使君的肩。一层玉骨,凉人,温手。等到彻底碰到之后,他才敢缓缓的叹出一口气。

“使君……可又不适?”

使君听见他的话,半响后慢慢摇了摇头。他的衣服被自己拉开了,露出了白皙的半个肩膀,整个人无意识的往李世民怀里拱,白色的长发散了一地。两个人跪坐在地毯上,屋里除了难自抑的喘息就是窗外偷窥的雨声,从没完全关上的窗缝里飘进来的冷风也无影无踪。

李世民只感觉自己的腰被抱住了,接着是有些温热的唇。使君的体温一直都是个未知数,因为没人敢试,没人碰过那些藏在刻板衣服之下的羞涩且周谨的肌肤。太宗在此刻猜想,玉人的身体平日里应是凉的,不然使君此刻怎么会气息凌乱,满面绯红,情难自抑的拥着他。

明明他此刻的体温才刚至温热。

评论 ( 4 )
热度 ( 394 )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