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男使君】假如名士到现世.番外

番外.味觉(上)

苏轼的手只在那粒圆扣上停了几秒便拿开了。

大门被匆匆的拉开,苏轼下意识的坐回去。张良从门外进来,看到他似是有一丝诧异,行礼道:“东坡先生。”

“张良先生。”苏东坡起身,也略略诧异的朝他回礼。

“喵居的几只小猫从百家书苑把良唤来似有急事,没想到东坡先生也在这。”白发男人的一句话让苏轼坐不住了,语气中隐隐藏着的语气让他琢磨不透,却只觉得心烦。

忘川使君与张良交好,是忘川名士默认的事情了。

使君冷人冷面不苟言笑 ,身边却经常出现张良的身影。一代谋圣似乎把使君也谋进了自己的天下,总是温温柔柔的在桃源居帮着使君打下手。一蓝一白两个身影连刘邦都看不下去,总是有事没事的去桃源居门外嚎上两嗓子。

“使君!子房在不在你那啊?”

本着脸的使君此刻总是会默默的拉开门,身后跟着笑意盈盈的张良,谋圣定是又和使君在桃源居里聊了什么,顺带理一理前上司刘三。

苏轼想到这,眼神暗了暗,扶着膝盖起身,心里倒又漫出了些酸意来。只见张良轻车熟路的拉开一旁的栏柜,轻手轻脚的抱来一早就准备好的棉铺铺到那张又硬又冷的床上,又朝苏轼点了点头,几乎是不给人反应时间的把使君送地上抱了起来。银色的长发从男人的手腕处温顺的垂了下来,微微略过苏轼的脸颊,冰凉的发丝竟然把他的心里都冻住了。

“使君进来身子一直不好。”张良回头看了看略微失神的苏轼,“这几日镜渊异动 ,酆都那边多了一大批的怨魂。阎君给他布下的公务多了不少。”

谋圣的语气像极了妻子对外人解释丈夫的不易,苏轼看着张良伸手,慢慢的把那人脸上银白的发理好,他怔怔的开口,几乎有些慌张的道:“既然谋圣来了,饕餮居上煨着的鸡汤还没关火,东坡就先走了。”

苏东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桃源居的。他似是在路上碰见了麒麟请来的药王,还被他老人家看着脸色问了一句自己有没有事。

笑话,他苏东坡又没生病。


使君醒过来的时候,桃源居里安静的不行。

桃源居里似是从没有这般安静的时刻。麒麟爱闹腾,太平,佛印,兰亭,人与兽总是在这里跑闹追逐,而今突然安静下来,使君竟还有些不适应。

不适应的还有温度。他躺在柔软的床榻里,似是只穿了件里衣。使君好像从没有这样的感觉,这床榻还是上次子房先生送来的,使君一次未用过。每日即使累了乏了,也都是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像这般躺在床上,倒也实在是奢侈。

张良进来的时候,就是这般美人倚枕,鬓乱钗横,睡眼惺忪的美景。

使君似是像要下床,未曾露在人前的双脚修长白皙,还顺带露出两截看上去柔弱至极两指即可环绕一周的脚踝。

使君的身量并不柔弱,可却总是在一些小细节上透露着几丝脆弱来。他的银发未经打理披了一身,被自己的主人胡乱的自额头而上抓了两把理开视线,刚睡醒脑袋还不太轻松,懵懵懂懂的顺着声音看过来。里衣也松了,露出里面精致的锁骨和一小片……

谋圣的脸微微红了,心里清楚的知晓眼前的美景才是忘川真正的“千年一见”,堪比铁树开花。



困死了⊙﹏⊙

评论区点梗吧,最近有点瓶颈期不知道写什么。

评论区随意点梗,只要是all男使君都可以,重口也可以。只要你敢点我就敢写(放大眼上)。

评论 ( 11 )
热度 ( 340 )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