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男使君】假如名士到现世(4)

实在没有想到

读着玩吧,当后备粮

可能会有错别字没改过来

我保证下一章一定正儿八经写恋爱🐶

想要评论

“我们的口号是——”

“忘川建造大师!”

—————————



太平从小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性子。

太宗陛下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捣乱,好好在忘川跟着上官婉儿一起去杜甫先生家念书。结果此刻应该好好学习的太平小妹妹,如今正拉着婉儿站在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现世街头,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些从未料想过的建筑,车辆,人流。

上官婉儿跟在她身后,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难免生出一点怯意来。

“公主,我们还是去找使君吧!”她始终不放心,小跑到太平身边劝道。太平此刻正对着路边来来往往的景好奇的紧,毫不犹豫的摇头:“我才不去找那个臭使君,他要是知道我们俩跟着他们出来了,一定会沉着脸把我们重新送回去!”

上官婉儿知道自己也劝不回她,又默默的低下头,祈祷则天陛下知道这件事不要太生气。余光看见身旁路过穿着露脐装超短裙的美女姐姐,整个人都不好意思了。

现世的女子都如此奔放了吗?

唐代当时较与往世也并不算保守,但穿的衣服少成这样子上官还是第一次见。她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美女姐姐,白花花的大腿,看上去就手感很好的细腰,结果后者像能看见她一样,轻轻的朝她抛了个媚眼。

上官婉儿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们身上穿的还是忘川时古代制式的衣服,上官婉儿跟在太平身后越走越不对劲:“公主,你有没有觉得……他们好像……都能看见我们啊?”

“怎么可能!”太平不服气的摆摆手,“我一早就………”

此刻正值正午,太阳大大咧咧的照下来,白砖石瓦的路上极其明显的现出两道黑影来。太平倒抽一口凉气,又看了看从自己身旁路过的行人,从不少眼光中辨别出来的好奇和探究直接让这个忘川小魔王红了脸。

她拉着婉儿拔腿就跑,躲进了附近的一条小巷,看了看上官又看了看自己:“我明明开了隐身啊!”

“或许是时间到了?”

上官婉儿提醒道。

太平抿抿嘴,使了些力气抬手又试一次,地下的影子还是没有消。

“这,这什么情况啊!”




麒麟是被使君扛回来的。

没错,这小神兽不知道有多重,被看上去柔弱的不行的美人使君一只手扛在肩膀上给扛了回来。

跟在使君身后的嬴政看了都肩膀疼。

小麒麟哭了一路,从他还是个蛋时就差点被不死鸟给吃了去,再到还在仙人身下当坐骑结果前主人太重被压死,最后变成魂魄来到忘川现主人使君大人连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都不给他吃的苦涩命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嚎了十几遍,在使君的右肩膀都被他给哭湿了之后,终于被太宗陛下随身带的糖哄好了。

“太宗陛下……”

使君似是不太赞同这个做法,他一向坚持赏罚分明,循例有度,本来就是小麒麟耍赖,更不应该再去给他些甜头。

“之前一直用来哄太平的,一时忘了顺带着从忘川带了出来。”李世民看见那人不太赞同的脸色,柔和的笑了笑,“既然是外出,开心就好了,使君就放了麒麟大人这一次吧。”

麒麟含着糖吸了吸鼻涕,还是十四五岁的小孩子模样,可怜兮兮的撅着嘴红着眼跑到李世民身后去,头上的呆毛还翘着,打着哭嗝的含泪望着沉着脸的使君。

嬴政看见他那受了委屈的样莫名的想笑,又碍着在和麒麟抢完冰淇淋之后终于回归的帝王威严不好发作,装模作样的扭头打量四周。

张良一早就布置好了这片玄域,五人此刻正站在门口,这里与现世相隔开,从结界出去是不起眼的小巷,进来之后是看不到边际的一大片青石白瓦的庭院楼阁,天际处隐隐显出一株连天的巨树,灵兽灵鸟一类只这一会,麒麟便看到了好几只。

此处倒像极了忘川。

使君最后还是妥协似的叹了口气,转向谋圣先生一拱手。张良回了个礼,这两个人一向是忘川的礼节代表,说话前必行礼,不行礼不说话的那种。

“使君,不进去看看?”

张良站在乌木色的大门外,一早召出布置幻境的须弥镜还在他身后遥遥的放着光。使君略带歉意的又一拱手,“多谢张良先生,只是某想再设一阵。”

使君想的其实很简单,他在忘川临走时的那一晚就想清楚了。

如若真要来到现世,那便必须要给名士们一个合理的现世身份,让他们重现回归现世,而不是当一个短暂虚影。

人都是盼望活着的。即使是在忘川,也算是一种延续,可那也是在冥世。

没有生死,没有亲人,没有来处,亦没有归途。

东坡先生会想念兄弟和父亲,想念自己的妻子。太宗陛下存着来时就握在手里的长孙皇后的玉佩。嬴政会透过那一排一排的陶俑,想着当年明月征战六国的日子……

缺憾在忘川,无法弥补,只能在永恒的岁月中无限的放大。像放下过往的曹植,身边也有着未放下的曹丕。

这就是冥世永远无法改变的。

可若真的来到现世,使君想。即使是昙花一现,即使最后还是要回到忘川,那么这短暂的一段重新回归现世的日子,在不同的光阴之中,在从未料想过的时空之中,又是否能够略微的弥补些名士们的遗憾。

张良有些讶异。使君抬手召出三世镜,镜从内而外隐隐四散了几缕白光,转息之间周围的空气便灵力四溢。

麒麟被吓得止了哭嗝,目瞪口呆的那灵力奔向四方,极快的吞噬结界布下一层新的大封。大封之内雷声阵阵,不知从哪里来的白气像是饿殍一般撕扯起这些灵力来。同时带动面前的青砖白瓦也开始快速的变化起来,在俯仰之间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这是使君第一次在人前用如此巨大的幻术。

日月一精魂,他身上支撑着的忘川的兴衰,是天地间的仁意,是不容玷污的灵魄。

他维持着冥世的秩序,有着与阎君相较量的能力。张良的目光落到之前他给使君的那条绦子,此刻被这人系在了现世的衣服上。须弥镜受了影响,竟罕见的没有反应,像个没事“镜”一样安安静静的待在张良身后。

使君衣角纷飞,安静的垂在背后的银发也被吹起,在飘渺的雾气中微微散着如月辉般的光泽。太宗陛下看着发尾那几缕银丝,不知怎的,竟然想起当时刚来忘川的时候。

冥世每逢月圆十五便会下一场血雨,淋了血雨的精魂总会在夜深时做噩梦。那日也是这人,撑着一把乌竹伞,陪他一起出忘川去寻被恶灵偷走的玉佩。

李世民突然觉得日月一瞬,那时他才刚来忘川不久,而今竟然已过了千年。

结界中不停响起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张良一早就布置好的全被使君这么一遭给拆了干净。好在谋圣大人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闲着也是闲着,竟然一旁的麒麟攀谈起来。

“麒麟大人可知,使君这用的是什么法术?”

麒麟摇摇头,乖乖答道:“主人的法力大都是汲取天地之力,移物造物之法的话,这么大一片玄域,本麒麟倒还真没见过。”

连心槐似是收到了响应,连天的树冠在空中微微晃了两下,四周突然上起了大雾。

使君到底何许人也?

麒麟的确不清楚,甚至连使君自己都不清楚 ,还在天真可爱的以为自己是天地一精魂,承蒙阎君点化,受命天恩……

张良在大雾中微微勾唇,却也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白雾散去之后,突然响起的车鸣声与人声让麒麟吓得直接跳了起来。结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隐去了,原来是气派无比的乌木大门,此刻建起了和现世其他地方一般的保卫室,外面是贴着橙砖的砖墙,上面还贴着各种各样花花绿绿的小广告。青砖白瓦的庭院都变成了西式的建筑,顺带还平分了一块一块的小院子。

小鬼幻成的慈祥老大爷正穿着保安服端着保温杯坐在门口,看见他们还咧嘴一笑,露出了里面长长的黑舌头和尖牙。大门口种上了两棵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迎客松,只是在人的一个眨眼恍惚之间就露出了那尖尖的不似一般松树的尖牙,暗示着这两株树很有可能不是人界的。

很好,麒麟已经感受到疼痛了。

五个人及其有默契的转移视线,从大门看进去能给看到一株极其巨大的连心槐。四周还布置了池塘,应是使君给右军大人的鹅准备的,附带 留够了一大片空地用来后期建设。

住所独门独户,使君在忘川看了好几天的建筑书,从房地产开发到户型介绍应有尽有,还去向许负讨教了风水。如今布置完善,还特意注意了一下自己化出的小房子,满意的微微点了点头。

张良一直留意着他,看见使君这小动作轻轻的在后面笑了一声。几个人在门口看了一圈,最后还是终于看向距离他们最近的大理石面上歪七扭八刻着的四个大字。使君从自我认可中抽离出来,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心想着该来的还是会来。只听麒麟咽了咽口口水,用自己所存不多的汉字知识缓缓的念出那四个大字:“亡……三……三……回?主人,什么意思啊?”

“咳,是忘川小区。”

刚刚还施法斗转星移日月更迭天地一精魂沉迷自己的建造大法的使君大人一本正经的纠正道。


————

太平,婉儿:流离失所ing……








评论 ( 3 )
热度 ( 355 )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