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侠】之死靡他

81级主线任务有感,想写点糖吃吃。

唐门少侠,唐门大师兄。

本章主讲双少侠,下章唐青团追妻火葬场



腊月二十八,唐柴回了唐门。

他想给唐青团写信来巴蜀坐坐,两人自上次白玉京之别已过了一月有余。

与白玉京的一战,唐柴战到最后看似侥幸逃脱,实际上第二天就在客栈里发了高烧。他心里清楚是对方故意放水,不然定被虐的连渣都不剩,整个人在客栈昏昏沉沉醒了再睡,脑子里全是小时候乱糟糟模糊不清的记忆。

醒过来时便躺在了师门外,师兄唐愧之急匆匆的下山奔来,把早已冻僵的他用厚氅抱了回去。

几日后,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唐柴坐在无涯居,心里乱的很。头一遭在信首的“团子”上顿了笔。

当年竹海一行尚未如此心烦意乱,唐柴面上是没听懂的样子,实际上心里却是有意识的让自己转移注意力,生怕自己的一腔热情全部错付,于是干脆大大咧咧的装做没事人。

可这次不一样了。

白玉京一事终于掀开了两个人之间那一层薄薄的布帘,指着唐柴的鼻子说:“唐青团是你的隐龙!你是白玉京之子!”

去他妈的真龙隐龙。

坐在庭里的少侠撇了撇嘴,下笔极重的在纸上写下两个字“团子”。浓黑的墨慢慢的在纸上四散开,唐柴心里一叹,竟是又不知道写什么了。

唐愧之从门外进来,身后的傀儡手里端着放着喜庆的窗花的木盘。

这小师弟喜欢热闹不假,却不善交际,见人都傻乎乎的凑上去要交个朋友。真到了关键时刻,就只有写信咬笔杆子埋头苦思的份了。

“小师弟,快来贴窗花。”

他让傀儡把窗花放下。唐门过年还是穿着那身紫色校服,左右袖口虽是束起来的,但右臂处的金属连坠,却在唐柴应声站起来时意外打翻了桌上的墨盒。

唐柴手忙脚乱的把盒子扶正。微微泛黄的纸上,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写下的两个字重新被墨汁拉进了黑暗中。他看着那一块越来越大的墨迹,竟然头又开始痛了。

“怎么了?”愧之察觉了他的不对劲,走过来把人扶到座上,提气运力,两掌附上少年刚刚长开的脊背,浓厚的内力绕着少年略略亏损的经脉运行了一个周天。唐愧之皱眉:“上次去嘲天宫,你体内尚有情人泪的余毒。我让你每日子时服药运功打坐,你是不是没听师兄的话?”

唐柴心虚的笑了笑,鼻息不太稳。当时之所以没有将余毒排出,也只是想在梦中看看自己记忆深处到底有什么人。他自小在八荒的扶养下长大,师兄师姐待他是无以言说的好,可是那毕竟弥补不了少年人对于过往的好奇。唐青枫那日找他去试汤药,隐隐窥见的记忆更是点燃了心里一直想要一试的想法,谁知……

谁知真相竟是这般苦涩。

窗外微微飘起了小雪,屋里烧着碳火,一时也不觉得冷。唐愧之从卧榻上抱来一床薄被,干脆席地坐在唐柴身后,张着被子连同人一起,像小时候一样搂进了怀里。

唐柴“嘿嘿”的笑了两声。情人泪发作之后,即使有师兄的真气做保,体内仍然有寒毒断断续续的发作。他挪了挪身子,在师兄怀里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实打实的靠上去,问道:“师兄……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世的?”

唐愧之似乎也放松了下来。沉沉的笑了两声,却答非所问:“你知道,你为什么叫唐柴吗?”

“不知道。”

唐柴仰头看他,两个大老爷们靠在一起一个,一个搂着一个也不觉得变扭。毕竟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被师兄养大的。伤病,练功,学习,比某个便宜爹靠谱多了。师兄从不向他提起儿时,唐柴也不去想,因为一想就头疼。

唐愧之眼角有一颗泪痣,安安静静的,只有师兄笑起来的之后牵动了眼角才会动。唐柴被这么一搂,盯着那枚小痣,竟然又上了些睡意。

“你那个时候,个子特别小,瘦瘦的。那么小的一个孩子,连话都不会说。韩莹莹之前去了神威太白丐帮移花,你都不愿意进去,死死的抓着你韩师姐的手。”唐愧之没忍住,想起当时小孩子畏畏缩缩的样子不厚道的笑了,“几个孩子里就属你最挑。本来你如果再不愿意来唐门,你韩师姐就要把你丢到天香去了。”

“啊?”

唐柴一个鲤鱼打挺,从师兄的怀里坐直了,“天……天香?她们不是不收男弟子吗?”

“对啊。你去了她们不就收了吗?”唐愧之故意吊着他,伸手把少年人散着的头发挥到身后去,“可惜你看见了唐三。像个小疯子似的,也不会说话,支支吾吾的就要骑到它身上去揪唐三的毛,唐三被你揪的到处乱窜,两个小团子就在一群人眼底下冲进了柴房。”

唐柴都没脸听了,裹着被子就要跑。唐愧之眼疾手快的把人重新拉回怀里,嘴上却也不停:“你青容师姐气的脸都青了,让两个傀儡进去把你俩拉出来。结果唐三是乖乖听话了,拉你的那个却空着手出来,还被踢掉了一条胳膊。”

唐愧之终于忍不住了,大笑出声。唐柴羞的满脸通红,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唐三不亲近他了,敢情是小时候的报应。

唐愧之笑了,可是想到当时这孩子的模样,还是有些心疼:“你那个时候谁都不亲近,傀儡一来,你就在柴房里大喊大叫,几个师兄师姐进来哄,你就躲在那个木头架子后面也不说话。后来不知道是谁拿来的烟花,在门口放了,才把你抱了出来。”

“没人知道你的父母是谁。你天资聪颖,学话学的快。随未入门,却也常常跟着师兄师姐一起有模有样的练功。你却时常的不听话,让你去洗澡你不听,让你去吃饭你也不听,大家都叫你小傻子。后来那天……”

唐愧之不说话了。

怀里唐柴听的昏昏欲睡,此刻竟在他怀里安安稳稳的睡去了。

少年人睡的极沉,仿佛熬了几天几夜一般。此刻却头枕着他的肩膀,裹着被子在他怀里缩成一片,像极了唐愧之当年养的那只粘人的小黑猫。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慢慢抚上熟睡的脸唐愧之,甚至觉得入睡的其实是自己,不然怎么会做这样的美梦。

唐柴进入江湖离开他已经三年了,这是第一次在无涯居呆了这么久。

他甚至会恶毒想,不如再让他的“朋友们”“父母”伤他伤的重些,能让这个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再也没有进入江湖的勇气。

傀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无息的退下了。屋里一时只有木炭烧着的噼啪声和唐柴平稳的呼吸。唐愧之慢慢的低下头,用脸颊蹭了蹭紧紧抱在怀中的人的额头,缓缓的叹了口气。

这是他护在手心里的小师弟啊。

白玉京之子也好,李昙也罢,没有草木可以离了根生长。唐愧之开始对这孩子有了些许的愧疚。他不是没有好奇过这孩子的出身,所有的线索却都如雾中月水中花,直到那日唐柴在竹海遇刺。

在竹居外的白色玉牌,唐愧之几乎下意识的连夜出海去向唐青枫求证。白玉京之子,李唐后人。这些身份倒不像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那轮明月,反倒是一个终于见了光的诅咒。

唐青枫看着那块玉牌没说话。两个人在移花宫里对坐许久,最后得出的一致结论:先把那个要暗中行刺唐柴的人查出来。

唐愧之从不相信巧合。那群在八荒与他的小师弟相遇的少年少女几乎被查了个遍,唯独这个唐青团令人琢磨不透。

唐愧之不说。唐柴心性善良坚毅,认准的朋友就绝不放手,唐愧之拿不准注意到底该不该让他注意一些。

现在看来,若他早些把这些事告诉他,若他能在当时心狠一点直接不计后果的把李昙的真正身份戳穿,会不会……

“师兄……”

少年人在他怀里不安分的动了动,似是做了什么美梦,小小的呓语声传进唐愧之的耳中。那声音不重,轻飘飘的一缕,却足矣让把他内心一切的杀伐决断全部放下。

罢了。

唐愧之慢慢的抓紧熟睡的少年人的手腕。

如此良辰,想这些糟心的做甚。

评论 ( 3 )
热度 ( 149 )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