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男使君】假如名士到现世(2)

写的不顺,想写甜甜的恋爱

大概下章……就能写到和使君的同居生活?

最强NPC我子房哥

微微的填了一点点的原创设定。

垃圾文笔,逻辑不通,如果能接受

继续往下看吧

“我们的目标是—!”

“搞使君!”

————


使君曾经做过一个很离奇的梦。

离奇到一开始只觉得自己可笑,不久之后就在整日如山一般的事务之中忘掉了。

他是天地间一缕精魂,没有出处,也没有归途。承蒙阎君点化成形,才有了今日的人身与三魂七魄。

与名士不同,名士们的星灵之力皆来自忘川。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远离时间之外,不老不死的虚妄之物。这些草木越繁盛,名士们的力量便越强大。

而使君的灵力,则来自他本身的精魂。

操控三世镜并不轻松,使君一开始的想法是将名士们分批带走,再借用阎君之力,在现世另筑起一片玄域。

可现在来看……

使君脸色发白,仅仅只带了两个人外加一只麒麟,便已经有些吃力了。

“使君可还好?”

李世民看着前面走路略微有点发晃的使君,快步上去搭了把手。三人刚一出三世镜,使君便布下了隐身咒。嬴政走在最后,抬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又微微皱起了眉。

“暂无大碍。”使君稳了稳步子,又拱手谢过了太宗,一马当先走在了前面。麒麟也摇摇晃晃的跟上,这是它第二次来现世,新奇感还未散尽,尾巴一扭一扭的跟在自己主人后面。

“用不着担心他。”嬴政与太宗并排而行,看着前面的使君,突然开口,“若仅仅只是这一点灵力便支撑不住了,那他这使君当的也太不名不副实了。”

李世民笑了笑,不知道掩下去了什么。三人一兽如今所处的竟是一处幽静异常的胡同内,前方不远处还有支起的石柱,顶端拉起了黑色的线延伸至远处。

再见现世,已然跨越了千年。此刻或许正值黄昏,胡同延伸的尽头被一大片火烧云染红,有飞鸟从云间穿过。随着三人的步伐,竟然出现了稀稀的人影,骑着太宗始皇从未见过也从未想过的东西从三人身旁飞驰而过,伴着孩子似是比千年前更为自由的笑闹声。

如今的现世,再没有秦时的明月,也没有大唐的丝竹,却比任何时刻都要让人感受到熟悉。

“主人,太宗陛下和始皇陛下好像都看呆了呢!”

麒麟小声说道,使君驻足回头,看了看身边突然一齐陷入沉思的两代君王。

“莫要打扰他们。麒麟,阎君给我们说的那处宅邸,你可还记得在哪?”

临走之时,阎君塞给了他一方地契,说是当年她在现世游历时留下来的住处。

“麒麟当然记得!”麒麟仰起他的爪子,突然又“嘿嘿”的笑了起来,半是撒娇的抱住使君的小腿,“主人~我们上次去的那家店,这次再带我去一次嘛~”

“你啊…”使君哭笑不得,上次来现世,麒麟迷上了一种叫做“冰淇淋”的食物。那次他一人前来一身轻松,便动用了灵力易容,将自己变成了现世之人,又找到了当时在现世值守的小鬼,好好学习了一遍现世的律法与规则,谁知一转头,麒麟便悄悄变成了十四五岁的人身,冲进旁边的一家冷饮店里去了。


使君当时并不通晓现世用的货币。小鬼连忙掏出两张冥币使了置物诀,变成了现世的货币把麒麟大人捞了出来——顺带把麒麟买的四五个冰淇淋一起捞了出来。

使君不怎么喜欢用法术幻形,因为灵力一旦散尽,物品便又会显出他的本质。然而当他问道如此做会不会有违现世律法时,小鬼却突然笑道:“使君 ,如此只是应急之法。我们都是鬼身精魂,是冥世,是虚无,要活在现世当个活人自然是不可能的。又何必在乎生前身后呢!”

使君自然也忘了当时是如何应答的了,死了就是死了,现世如何来者如何又干他何事。他只记得自己当时不置可否的笑笑,临走时,却将自己诞生时就带着的玉簪悄悄留在了店外。

那与他一般是天地所造,他不消亡玉簪便不会消亡,忘川使君没有寿命之限,也算是半个实物吧。

想到这里 ,使君突然又皱起眉来。若要真的来到现世,总不能日日隐身,不吃不喝。他们的确是精魂游魄不假,可一旦离了忘川,十天半个月还好说,可要真的实打实的在现世生活下去,多少灵力也不够挥霍的。

尤其是麒麟,这神兽还要化形,变成猫猫狗狗就不提了,结果还偏偏要变成人形。使君的眉头越发皱的厉害,只希望着阎君留下的宅邸能有些对策。

“这有何难。”一道人声突然从三人间各有所想的沉默中插了进来,使君被吓得微微一怔,转头看去,竟是不知什么时候跟上来的张良。

“子房先生?”使君皱眉,暗中凝力,语气略略的强硬,“先生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谁料张良一眼就看出了他的防备,一代谋圣毫不在意的柔柔笑了笑,“良这几日都未在忘川,看样子使君竟然毫不知情,如此这般的疏忽,该罚。”

使君看了看身旁行色匆匆的路人,张良自顾自的向二位陛下互相行了礼,将腰间系着的绦子解了下来递给了使君:“使君暂且先替良收着。阎君陛下一早就遣了良来给使君置办些东西。”

“置办东西?置办什么东西啊?”

麒麟在张良身旁绕了一圈,嗅来嗅去没闻到恶灵的味道,“谋圣先生,你这身上怎么有种泥土的味道?”

张良只笑不答,嬴政却注意到他塞给使君的那条绦子,上面沾染了些灰褐色的土。

“忘川的土?”

整日取土烧陶俑的秦王疑问道,张良点头: “秦王陛下好眼力,正是忘川的土。”

“相必使君也一定在为灵力不够而头疼。良这几日在现世,全凭这几块小小的土渍。”张良不着痕迹的看了眼细细盯着绦子看的使君,“阎君大人早年在人界游历时偶得的两颗连心槐,一株被栽在了人界,另一株则被她带回了忘川。良难当大任,便被阎君派来了现世去寻找这一株连心槐。连心槐同生共死世世不休,既然一株在忘川,那另一株也必定沾染了忘川的灵气。”

“嗷,我知道了!”麒麟小脑袋瓜转的极快,“那只要名士们都住在那棵连心槐附近,岂不就是有了源源不断的星灵之力!”

一直没说话的嬴政却突然冷哼一声:“如果本王没记错,阎君当年游历已经是距离现世几千年前的事了,人都不能长存,又何况一棵区区的槐树,估计早不知道被谁砍了拔了去。”

“这便是良替使君做的事。”张良左手在虚空中画了个符,右手缓缓摊开了掌心,一把玄色的如同三世镜一般的灵器凭空出现:“良已帮使君找到了这棵树,并且用须弥镜在附近布下了一片玄域。只可惜忘川此次动辄百余人,平均下来,也只能够每个人维持化形的灵力。这一来一回,还需要仰仗使君。”

“须弥镜?与三世镜一同诞生的那件神器?”麒麟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看见张良的肯定之后更是直接蹦了起来,“阎君她是真铁了心要我们到现世过日子啊!完蛋了完蛋了,这以后本麒麟也要过996的日子里吗?”

麒麟这几日在忘川网上冲浪学到了不少新词,算是半个“现代兽”。一想到自己以后都没有灵力可用还要当个人,整个兽都不好了。

“麒麟,不许刷无赖。”使君看着它那疯疯癫癫濒临崩溃的样子,脑子里紧紧恪守的四平八稳的礼仪又一次被这小神兽突破了下限。

谁料麒麟这波走的是战术,余光看见路过的小孩手里的冰淇淋,软糯糯的眼馋威胁道:“我不管我不管,要一个冰淇淋才能好!”

使君一向是不擅长动嘴皮子的那种人,皱眉无奈的摇头。张良低低的笑了两声,朝一旁第一次来现世的两位皇帝解释道:“冰淇淋是现世的一种冷饮,现在又正值夏日,麒麟大人无论是离了忘川还是到了现世,第一个想到的果然都是吃食。”

“只可惜东坡先生此次没来,若他来了,饕餮居估计又要多几样菜式了。”

使君认命一般的又叹了口气,想了想,看了看四周的路人,抬手便易了外貌,唯一不变的是那一头如月光一般的白发,被黑色的带子懒懒的系在了一起,如瀑布一般的垂到了腰间,藏在了鸭舌帽之下。

使君是忘川公认的美男子,虽然他样貌服饰从来不变,脸上也一贯没有什么表情,每日的装扮都是规规整整的,却美在身上那股藏不住的仙人之资。这突然换上了现世的装束,却是实打实的让人眼前一亮。

“子房先生,两位陛下,某先去替麒麟……买个冰淇淋,”似是自己也觉得这理由是在太荒唐,使君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些为难的表情,“既然子房先生已经找到了连心槐,还请先生带二位陛下先行一步,某随后就到。”

“不用。”嬴政开口道,大手一挥,自己竟然也换了身衣服,冷冷道:“朕与你一同去。”



下章政哥吃冰淇淋

关于更新问题

一周大概两到三更

顺带说一句

我昨天单抽出了花木兰

哈哈哈哈哈!

评论 ( 10 )
热度 ( 615 )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