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忠爱】探视


下克上就是最带感的!

小秘书快把你家爱之介抱走!!

会有后续


【忠爱】探视1


“爱之介大人,请您注意脚下。”

狱警恭敬的在前面带路。昏暗的监狱里随处可见的是因为光亮降临而随处逃窜的老鼠。神道爱之介厌恶的皱皱眉头,抿着嘴的迈过地上积存的小片水洼。

菊池忠今天突然想要见他。

姑妈们安排着要照顾神道家的体面,对待犯错的曾经的下属,应当保持着宽容大度的美德,对于这样的小小请求……

必须满足。

爱之介闻到了空气里潮湿发霉的味道。这种味道他很熟悉,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经常闻到。

可惜神道爱之介并不想细细去回忆。

他只想立刻见完那事情多的要死的菊池忠然后立刻会去和他的夏娃一起“约会”。

很恶心。

他总觉得这样的事情,很恶心。

所谓的“爱”,都是别人强加在他头上,没有半分是他自己的想法。

罢了。

只是看看替他背锅的以前的旧下属而已。

爱之介把心头又一次涌上的戾气强压下去。他随着狱警走了很长的一段路,走廊两边的灯全是声控的,每个单独的房间都有一个小小的窗户又来会面,此刻全部安安静静的关闭着。

直到他走到走廊尽头的最后一间。

菊池忠进来的时候,神道家为了面子,给了好大一笔安置费。

因此看样子他在监狱里过的并不是多么糟糕。

哼。

神道家的狗,此刻也开始享受主人家的权力了吗?

狱警打开了房门,恭敬的站在门边。爱之介向房间里投去视线。

果然啊,连探监都可以拥有面对面的特权了。

他在内心里冷笑。面上一片冷漠。

“姑妈们说你想要见我。”

菊池忠端坐在简陋的单人床上,穿着颜色暗沉的狱服。

即使是在服刑,这位神道家的前秘书依旧善于把自己收拾的一丝不乱,干净整洁。

“爱之介大人。”

神道爱之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并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已经悄然离去的狱警。

菊池忠抬头看他,面色如几个月前刚刚道别一般沉默。眼前的男人还是那身蓝色西装,眼里带着及其熟悉的不屑与不耐烦。只是新来的秘书还是有些疏漏,爱之介的发梢……并没有被发胶完全的压下去。

他似乎没有起身的想法,在那一句问候之后便又低头,安安静静的看着地面 。爱之介被他那一句“爱之介大人”勾的火气又旺了起来。可心里又不想率先开口,冷哼一声抬手去摸口袋里的烟。

菊池忠总是这样。

一只及其完美的……狗。

可惜是一只背叛他的狗。

他侍奉的并不是他爱之介,而是神道家。甚至早在当年默认父亲亲手烧了他的板子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被菊池忠背叛了。

没有人再陪他一起滑了。父母的管教,眼里的家规,爱之介都可以默默的听话的去承受,那是因为他至少还有一个出口,一个在每晚夜深人静的时候,一起和名字叫做菊池忠的人一起滑滑板的出口。

每到那个时候,月光,星光,草丛里叽叽喳喳的昆虫鸣叫,板轮在地面上的摩擦声,每一次的跳跃,翻板,都是他的希望,和身边人一样永远不会远去,牢牢握在手中的希望 。

可是最终,他却被背叛了。

神经病也好,懦夫也罢。

神道爱之介吐出嘴里苦涩的烟,皱着眉头去看面前这个沉默寡言,却在最后决定以滑板来一决胜负的男人。

菊池忠……

那个给了他希望的菊池忠,最终带着他的板子,狠狠的,狠狠的背叛了他!

还妄图让他放弃!

神道爱之介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放弃!不许把他变得和你一样!

火气再也压不住了,爱之介把手里未燃尽的香烟甩到地上,几乎低吼着冲了上去死死拽住菊池忠的衣领。

“你以为给我看你现在这副样子,我就会原谅你吗?”

“爱之介大人……”

菊池忠没有说话。

看吧,他有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了。

那种无辜的, 沉默的,认命的,毫不反抗的,毫不反抗的!

去他妈的毫不反抗!

“你总是这样,无论什么事情,永远服从,像一个狗一样,让你做狗你做够了吗?神道家的狗,随随便便可以因为主人的安排而放弃自己的狗!”

菊池忠没有说话 。那么多年了,他无数次看见男人眼里的怒火,可从来没有这一次像现在一般烧的那么旺。

“爱之介大人……”

“去你妈的大人,菊池忠,你是不是当狗当习惯了?你是不是……”

爱之介说不出话了。

那种潮湿的味道又一次勾起了他那已经搁置许久乃至蒙尘的回忆。

神道爱之介很小的时候,经常会犯错误。

姑妈们每次都会把他关到禁闭室里反省。

禁闭室是一件小小的仓库,里面的东西又脏又旧,长霉长蛀虫的到处都是。每次下雨,楼顶还会积水,然后在雨停之后一点一点的透过老旧的天花板,慢慢渗到禁闭室里。爱之介常常在里面,一待就是一整天。

这个房子,只有一个小小的窗户。

菊池忠每次都会在晚上偷偷摸摸的过来,隔着冰冷的铁栏杆,把怀里温柔的点心给他递进去。

后来爱之介才知道,菊池忠塞给他的点心,都是他自己的晚饭。

那种潮湿的发霉的空气,竟然也有他菊池忠的影子。

神道爱之介竟然异常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狭小的牢房,替他坐牢的男人被自己一拳打倒在地上。菊池忠,菊池忠,菊池忠……

神道爱之介忍无可忍,他朝着地上默不作声的男人不解恨的又踢了一脚,大步想要离开。

可是牢房的门却锁了。

爱之介咬咬牙,使了力气晃了晃门把手,还没到嘴边的呼喊被身后的一股大力推了下去。

“爱之介大人……”

菊池忠面色苍白。他一把按住神道爱之介的后颈,另一只手稳稳的扣下神道爱之介的手腕,长期的秘书工作使准备已久的领带几乎瞬间将神道爱之介的两只手腕捆在一起。

很难。

让他拥有这样的勇气,很难。

他在面对被火烧的一干二净的滑板时没有这样的勇气,在面对神道爱之介几乎十几年的恶意挑衅时没有这样的勇气,因为他惧怕现实。

爱之介恨他,理所应当。

所以菊池忠不介意让他再恨一点。

菊池忠几近迫切的附身上去,呼吸不稳的凑近他觊觎近二十年的主人。男士香水冷冷的将他包围,菊池忠甚至不知道自己此刻有多么可怕——他的眼睛因为这个味道已经开始泛红了。

多么渴望的味道。

这是他教导出来的神道家的掌门人,是赛道上的神。爱之介的每一个动作,都有当年小时候他亲手教导的影子,翻板,豚跳……菊池忠一点一点的把他的模子雕刻出来,几乎无声的看着他长大,看着他变得叛逆。

因为自己背叛了他。

菊池忠并不认为自己背叛了他。

可是主仆的不可逆性使得他放弃去解释。

“菊池忠……你要干什么……”

男人被他的动作惊到了。菊池忠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因为终于闻到了男人身上的味道而满足了。可是无边的忍耐竟然在此刻突然爆发,他看着男人明显被惊住了的眼神,竟然伸手慢慢的勾住了爱之介的下巴。

他微微使了一点力气,神道爱之介的牙齿就吃痛的分开了。菊池忠这才发现自己更加诡秘的欲望。这孩子全身上下被他自己这么多年照料的精致无比,一点点的力气就让脸颊上红了两块指印。

他慢慢的凑近那脆弱的甚至可以说是可口的两片唇瓣,看着这个一直高高在上肆意妄为的男人慢慢开始失措的眼神,再也忍耐不住的吻了上去。

评论 ( 9 )
热度 ( 121 )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