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本大爷才不会有这样的欧尼酱!》

本大爷才不会有这样的欧尼酱!》

警告:ooc预警,过于阳间两面宿傩警告

傲娇大爷警告,虎子全程醉醺



两面宿傩有一个哥哥。

表哥,但是比亲哥还要相像。

两面宿傩很不屑,不仅仅是一个小混混对待优等生的不屑,更是同性之间强者(自以为)对待弱者的不屑。

他经常会在放学之后,骑着单车提早跑出校门,去在不远处虎杖悠仁的高中门口等待,就为了说一句:“今天我要和朋友一起去玩,不想带你!”

真的不想带也没必要天天说吧。

两面宿傩身边的小弟野田其实早就这么想了。

虎杖悠仁倒是大方的很,笑着摆摆手提醒注意安全,就毫不犹豫的和同班的海胆头一起回家了。

小弟野田每次看到气的颤抖的两面宿傩都很无奈。

是的。

每次气冲冲的跑到虎杖悠仁面前大发少爷脾气的是他两面宿傩,结果人家根本不在乎,只剩下一脸愤怒的小混混单脚撑地的在单车上愤愤不平的发射眼刀。

像极了开屏却没人欣赏的雄孔雀。

这只雄孔雀就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开屏状态维持了十二年,两个人从两面宿傩八岁相遇开始,到他二十岁出国留学的前一天晚上。

虎杖悠仁今年二十四,刚刚大学毕业,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干脆就抛弃学历去附近的快递站做起了搬运工。

而两面宿傩似乎是突然开窍一般,即使性格上没有任何长进,学习成绩却在高校时期突飞猛进一路高歌,几乎看不出这小子曾经的“小混混”经历。

唯一没变的事,大概就是他咬定虎杖悠仁不放松的精神了吧。

无论虎杖干什么 ,总能在十米之内发现某个身量相等长相极像的男孩子。而一直在两面宿傩手下的小弟野田,在某天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之后,发现自己暗恋的过程有点像老大对待他表哥的样子。

明明是想要见到,又害怕刻意,非要绞尽脑汁去想一个理由。

难道……

野田不敢去猜,他安安静静的跟着两面的指挥做事,脑子里却早就为老大的终身大事而担忧。

照老大这个样子……八百年也追不上啊……

不对不对,这表哥也不能追啊!

野田胆战心惊的看向卡座对面的两面宿傩,男人沉默的浸在阴影里,手里拿着刚刚虎杖塞过来的橙汁。两面宿傩的眉头似乎习惯了挤在一起,每次要么就是气冲冲的表情,要么就是皱眉沉默。

老大不爱笑。

野田一直这么以为。直到虎杖哥有一次校运会,他陪老大一起翻墙出去,在观众席上,他第一次看见老大笑,是因为虎杖哥得了第一名,在领奖台上兴冲冲的朝他们打招呼。

好吧。

野田很无奈。

记得当年他悄悄挤过去,小声问道:“老大老大,你是不是……喜欢悠仁哥啊?”

“蛤?!”两面宿傩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同时狠狠给了他一个爆栗“你小子是不是脑子被门挤了啊!”

野田被打的痛呼一声,于是再也不敢再提了。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弟还是认为……

自己老大喜欢他表哥。绝对!

两面宿傩自始至终的没有动作,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盯着正在与钉崎猜拳的虎杖悠仁。看到对方不知道输了多少次之后笑嘻嘻的往嘴里灌酒,终于忍不住的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一直选真心话,那么多秘密的话,你就不能换换吗?笨蛋!”

主角两面宿傩终于发声,喝的整个脸都有点反酒劲的悠仁“嘿嘿”的笑了两声,摇摇晃晃的起身把人从阴影里拉出来。

“来来来钉崎,带着宿傩一起玩!”

钉崎野蔷薇喝的估计比虎杖还多,大大咧咧的靠在后面伏黑惠的身上,刚刚猜拳太激动,眯着眼睛看输赢的时候被虎杖打到了嘴巴,到现在说话还翘着舌头。

“谁啊?我柴不摘这小少爷一起,赶紧的赶紧的,石头剪找布,人家说洛啊,下吃就是大冒险洛!”

两个醉鬼在一起摇摇晃晃的要猜拳,钉崎突然喊停。

“先说一声啊,我……我出剪纸!!”

虎杖迷迷糊糊的扒着两面宿傩的肩膀点头,还扭过头来朝他傻笑:“你信哥……哥这次!哥这次……绝对赢!”

于是他乖乖出了锤子。

钉崎野蔷薇出了布。

两面宿傩简直没眼看了。

“哈哈哈哈哈哈!究极必胜法万岁!”钉崎笑得跳了起来,虎杖悠仁还在那盯着自己的小锤子愣愣地问:“哎……钉崎,你不是……不是要出剪纸吗?”

“我不管!”赢了的疯女人嚣张的放话,“说好洛,炸冒险的,卓不到喝酒啊!”

虎杖悠仁慢慢的叹了口气,整个人干脆放松的靠在了被他硬拉过来的两面宿傩身上。

“说吧说吧。”

钉崎野蔷薇的眼睛在附近看了看,最后落到了两面宿傩身上,想了想之后,坏笑着开了口。

“嘿嘿……其实……特别简单……你!虎杖悠仁!”

她指向虎杖悠仁,后者立刻从两面宿傩身上爬起来,站得笔直的敬礼:“是!”

“转头,去舌吻你身边的两面宿傩三分钟!”

“是!”

“蛤?”

被强行拉进伙的两面宿傩一把挡住虎杖悠仁扑过来的脸,“你们大冒险关本大爷什么事!”

“哎呀明天就要走了嘛,现在不得给最照顾你的表哥留下一点难忘的纪念吗?”

钉崎野蔷薇坏笑着辩解道,虎杖还在迷迷糊糊长牙舞爪的想要抓住两面宿傩的肩膀,后者一脸嫌恶的看着他,绯红却悄悄的爬上了他的耳朵。

“我会有这样的表哥?!”

两面宿傩整个人炸了,尤其是发现自己掌心的湿热开始慢慢的蔓延之后。虎杖悠仁竟然开始舔上了他的手掌心!

“这种蠢货,本大爷绝对不会……虎杖悠仁!”

他一把按住虎杖的肩膀把人压坐回椅子上,旁边的野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小声却足矣在场所有人听到的:“那干脆虎杖哥去随便找个人吧。”

“好耶!”

“不行!”

两面宿傩狠狠的瞪了野田一眼,抓住人的手又紧了紧,钉崎“哎?”了一声,“那怎么办嘛,你又不愿意。”

虎杖悠仁还在那里迷迷糊糊的抬头盯着他。似乎已经做好了随时出去随便拉一个人舌吻的准备了。两面宿傩低头看了他一眼,面上的羞色似乎已经遮不住了,心里虽然暗暗的骂了一声蠢货,却还是缓缓的蹲了下来,平视着虎杖悠仁,头都不回的说了一句:“把你的手机收回去,臭女人。”

“臭女人”撇撇嘴,恋恋不舍的收起了手机。

虎杖悠仁坐的笔直,如果能够忽略他那双明显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的眼神的话。

“喂。”

“是!”

好家伙,虎杖悠仁已经对这个称呼见怪不怪了。

虎杖悠仁的一声响亮的应答让两面宿傩瞬间以为自己重新回到了某个愣头青的热血高校时代。酒吧里灯光很暗,有一块光斑照在地上晃来晃去。

虎杖悠仁很明显的要去追它。

他在位子上瞪大眼睛的盯着,两面宿傩尽量让自己变得淡定一点,可是耳朵上的热度怎么也掉不下去。

“虎杖悠仁,接下来本大爷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好好的给我听着。”

虎杖悠仁很明显没有好好听。

他跃跃欲试的起身要扑向那个光斑,结果被虚晃一枪,反倒直直的把蹲在他面前吞吞吐吐的两面宿傩扑倒在地上。

“我的天啊!”

钉崎的惊叫在虎杖的耳边掠过,虎杖几乎是在嘴唇有着异样的触感的那一刻就彻底清醒了。他呆呆的看着顺势搂住自己的两面宿傩,眼神细细的看过少年青涩的绯红耳垂,微微闭起的双眼。

他的后脑被两面宿傩搂住,在满场惊呼中亲吻,也在满场惊呼中坦白与告别。

两面宿傩大爷要说什么来着?

没人在意了。

散场回去之后,两面宿傩抱着已经喝的迷迷糊糊虎杖悠仁回家了。留在原地的钉崎野蔷薇一脸大势已定的开口:“野田!”

“在!”

“录像!”

“已经奉命分享到【宿虎大作战】群里了!”

“非常好!”

而已经走远的两个人……额……准确的是一个人背着一个人,还在妄图进行两个星际间的交流。

两面宿傩:“你真的不好奇我要说什么?”

虎杖悠仁:“唔……宿傩……好吃……”

两面宿傩:“………笨蛋………”

评论 ( 6 )
热度 ( 357 )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